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565章 震惊
    艾薇儿气场全开,警方也有点无奈了,偷渡当然是很严重的罪,但是抓到也就是遣返。

    偷渡者没有犯下更严重的罪行,警方抓人的时候,也就不能过线。

    所以他们只能皱着眉头看向艾薇儿,“作为布锐藤公民,你不应该跟我们配合,尽快地抓到逃犯吗?”

    “我认为,程序正义胜过结果正义,”艾薇儿正色回答,她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能拥有小小的股权,并不仅仅因为是索菲亚的同学,她必须起到该有的作用。

    所谓股东,可不是躺着吃分红就行了,“你们有人证吗?”

    事实上,光有人证也未必有用,她只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而已。

    警方却不敢找个假的人证,因为王总的队伍在场,人家不惹事,不代表能容忍你弄出个伪证来——真以为华夏国人是随便欺负的?

    正在没奈何处,看热闹的人群里,有人喊一声,“华夏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了?”

    大家循声望去,却发现是一个中年白人妇女,她气呼呼地发话,“他们偷走了我们的技术,偷走了我们的工作,是一群可耻的、没胆的小偷……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就在这时,索菲亚站了出来,她手上掐一个法诀,冲着中年白人妇女一指,“我宣布,你播弄是非!”

    大热天的,晴空一道霹雳,正正地劈在了白人妇女头上,她顿时栽倒在地。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上帝……我们看到了什么?

    艾薇儿的嘴巴张得老大,甚至连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林四爷见状,也倒吸一口凉气,半天才低声嘀咕一句,“道门……雷法?”

    好半天之后,才有一名白人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冲着索菲亚痛心疾首地发话,“美丽的小姐,白人……何苦为难白人?”

    汤主任的人冷笑一声,“种族主义言论,我可以确认是这样!”

    几个警察交换一下眼神,有人走上前,冲着索菲亚发话,“请问您的名字?”

    “索菲亚?詹森,迈国公民,正在申请投资移民,”索菲亚冷冷地回答,“这片土地是我的,我讨厌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迈国公民……警察的头皮有点发麻,迈国人真的是不好惹,“我听说过你,现在我要问你,刚才那道雷电是什么?”

    “那是主的恩赐,”索菲亚对教会不屑一顾,但是撒起谎来也不眨眼,“庇护世间的真善美,惩罚一切的假恶丑!”

    “瓦特?”警察一脸的黑人问号,“主的恩赐……你在开玩笑嘛?”

    “质疑是一种值得鼓励的勇气,”索菲亚摸出一根女士烟来点上——最近她跟冯君学坏了,居然觉得叼着烟说话很有派。

    吐出一口烟,她淡淡地发话,“我原谅你的无知,你可以去教会了解……索菲亚?詹森。”

    看到这一幕,又听到这话,围观的人就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思,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未知的事物,更能引起人们的敬畏。

    就连警察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如果不是有人被雷劈了,他们现在都有转身就走的打算。

    不过索菲亚能驱动的雷符,对普通人的杀伤力极小——更确切一点来说,是冯君给她的雷符威力比较小,够防身就行了,没必要制造残疾人出来。

    中年女人在地上躺了三四秒钟,就哆嗦着醒了过来,她倒是很彪悍,想站起身来,但是手脚发软,怎么都起不来。

    歇了有二十多秒,她才在“白人何苦为难白人”的中年男子的搀扶下,颤巍巍地站起来。

    她又惊又气,一腔火发不出去,待她发现有个警察扶住自己,低声问自己情况怎么样,她胆子一壮,指着对方又骂了起来,“狗屎,你个臭女表子,被那些黄皮猴子操得很爽……”

    她当然也害怕再挨一记雷劈——虽然她感觉没有太大伤害。

    不过现在有警察扶着她,她就敢赌一把——有本事你把警察也劈了!

    索菲亚脸色一变,正想再次激发惊雷符,识海里接到了冯君的意念,“算了,我来吧。”

    于是她又抬手一指对方,厉声发话,“我宣布,你有罪!”

    搀着女人的警察见状,都忍不住哆嗦一下,好悬松开手,倒是那个“白人何苦为难白人”机警得很,直接放手了。

    这次没有雷电,但是女人毫无征兆地向地上栽去,扶着她的警察好悬被她带倒了,踉跄了四五步,才稳住了身子。

    这一次,女人很久都没有醒来,眼看天气越来越热,警方呼叫了救护车,并且跟索菲亚商量一下,希望她能跟他们去警察局一趟。

    “我什么都没有做,”索菲亚一摊双手,很干脆地回答,“有这么多人可以为我作证。”

    一名警察嗫嚅着表示——但是你说了那些话,才一次两次地出事,这个你不能否认吧?

    索菲亚表情怪异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主应该是不存在的?”

    由此可见,忽悠人这种技能,有些人天生就具备。

    警察忙不迭地摇头,非常干脆地否认,“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索菲亚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

    见她不买账,另一名警察出声了,“那么好吧,但是如果这名女士遭遇严重伤害的话,我们保持传唤你的权力。”

    “随便你们,”索菲亚一摊双手,似笑非笑地回答,“只要你们敢请,我就敢去!”

    这些澳大利亚警察还不知道迈国FBI的遭遇,不过相互对视一眼,也能感觉到对方话语中的有恃无恐,可这时候还不能说什么,只能匆匆离去。

    警察离开了,看热闹的人散去一些,还有人躲在树林里乘凉——澳洲的生活节奏,其实也是相当缓慢的,比北欧强点,也有限得很。

    索菲亚却是已经和艾薇儿离开,进入了筹备处的几间板房内。

    不过紧接着,林四爷和汤主任就跟了进来,王总本来不好意思进去,见有人带头,他也跟了进去。

    林震西自认年纪大了,倒是不介意跟小姑娘接触,他很直接地发问,“索菲亚,你刚才使用的,可是道家的雷法?”

    这边开始走上正轨之后,其实他都可以不来了,交待下面人把事情做好就行——他跟王总和汤主任不一样,鸿门在海外不是一两百年了,自有局面。

    只不过考虑到这俩洋妞跟郑阳的那帮人有关,他觉得不能给同门掉链子,所以才坚持下来,想着再看几天。

    然而,看到今天这一幕,他觉得自己还真的来对了,那是道门的雷法啊,只存在于传说中了,没想到他还就看到了。

    至于说这是上帝显灵?起码那一道雷绝对不是,林四爷对教会那些东西还是很熟悉的。

    索菲亚点点头,很干脆地承认,“没错,就是道门雷法,林先生很有眼光。”

    “不会吧?”汤主任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动摇了,“真有这种东西?你怎么学会的?”

    不过她的声音,没有林四爷的声音大,他皱着眉头,大声地呵斥对方,“那你既然学了道门的法门,为什么要说是教会显圣?这种事情往大里说……算你个欺师灭祖不委屈!”

    鸿门在这方面,还是相当重视的,严格来说,鸿门的规矩并不多,条例也很人性化,但是违反某些底线,惩处也非常严厉,几乎可以说是不近人情。

    当然,当年鸿门在海外打拼,必须要拧成一股绳,执法必须严厉,后来的鸿门……也就不多说了,反正从场面讲,他这样呵斥索菲亚,道义上完全站得住脚。

    至于对方听不听,那是另一回事了,鸿门是鸿门,道门是道门,鸿门不可能实现长臂管辖,其实他这么呵斥对方,也是想点醒一个后辈——否则真的太可惜了。

    华夏道门会雷法的,都基本绝迹了,现在有一个外国小姑娘居然会了雷法,他绝对不能看着她走弯路,实在挽救不回来的话,他甚至不介意派人干掉这小姑娘。

    法不轻传,你一个外国人,得了道门精髓已经可以偷笑了,居然敢算在教会身上?

    索菲亚虽然聪慧无比,短短时间就把汉语精通到了相当的程度,但是想让她彻底了解林四爷的语境,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她能感觉出,对方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所以也没计较,只是笑一笑,“这件事的因果我不好多说,但是本质上讲……我的道统跟你想的不一样。”

    “道……道统?”林四爷的眼睛瞪得老大,现在还有人懂得这个词,而且,居然是外国人?

    汤主任对他们的对话,不有点不明觉厉的感觉,不过她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文化之争——甚至是文明之争,所以就问一句,“索菲亚,你不是修道观吗?”

    “是的,”索菲亚点点头,“所以这正可以说明,我不可能欺师灭祖,只是情况有点复杂,如果我做出了什么不合适的事情,自然会有人找我麻烦。”

    王总终于有机会出声发问了,“谁能找你麻烦?”

    “我不会说的,”索菲亚很干脆地摇头,“我对华夏的保密系统,不是很放心……在这一点上,你们做得比迈国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