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1549章 亲力亲为
    到了地点之后,冯君直接隐身探查,探查的结果说明:信息准确。

    圣裁者大卫目前就在一家规模很大的教堂里,好像休息的地方也在这里。

    至于说金向日葵,则是放在两公里外的一家私人博物馆的地下库房里。

    冯君对这样的布局,相当地困惑,如果所有的消息都没有错,那么金向日葵的公开展出,应该在这家圣保罗大教堂里,怎么会藏在一家小小的私人博物馆里呢?

    莫非这是一个圈套?

    他遇到过的圈套实在太多了,有高级的有低级的,前两天还差点把小命送在敛息阵上。

    所以他跟着听了好一阵,才发现自己的认知有错误,金向日葵还真的是放在博物馆里保险。

    迈国的私人博物馆很多,信用比国立博物馆还好,因为信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人博物馆的安保,还要更严格一些。

    打个比方来说,这就像华夏古代的社会,有哪个世家大族收藏了很多东西,愿意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其实就是显摆,安保措施能差了吗?

    哪怕是有不开眼的山贼前来抢劫,首先要考虑有没有能力冲进院子去,其次还要考虑,把东西抢走之后,会不会面临世家大族的追杀。

    但是抢公家的东西的话,难度就不一样,后果也不尽相同。

    圣保罗大教堂是很牛的,虽然不是欧罗巴的圣保罗,但是在迈国也数得着,圣裁者、参议员和众议员时常出入,气象非常森严。

    然而就跟《十日谈》里写的一样,气象森严有时候就等于腐朽衰败,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就不会有人去关心真正的责任,做得多了反而是错得多。

    圣保罗在一般的时候,肯定愿意接纳金向日葵之类的圣物展示,但是金向日葵的事情最近闹得有点凶,他们就怀疑——万一有个意外,被人把金向日葵抢走怎么办?

    按说他们是金向日葵公开展出的第一站,这个名誉非常难得,也是他们努力争取来的,但是真到了实操阶段,大教堂有点萎了——我们这个哔样,敢不敢把金向日葵收进来呢?

    自家的事情,只有自家心里最清楚,外面嚷嚷得再狠,那都是骗人的。

    正好大卫跟这私家博物馆的人有点关系,说要不把东西寄存在那里?

    金向日葵不是大卫的私藏,他不过是适逢其会,把这个东西带回了教会。

    当然,在他的心里,这都是他的功劳,提这建议毫无压力。

    冯君隐身近距离感受了一下,果然感知到了金向日葵的气息。

    圣裁者大卫则是在圣保罗大教堂,跟一干神职人员随便聊着天。

    冯君确定了这些之后,飞到城外一处无人的荒野,将帐篷取出,接驳好发电机之后,才又将大床和索菲亚放了出来。

    果不其然,女孩儿依旧呼呼大睡着,不过因为身体被搬动,呼吸变得轻了,隐约有醒来的趋势,冯君又抬手点了她的睡穴,自己一转身出去做饭去了。

    一个小时之后,饭菜做得差不多了,他解开了她的睡穴。

    索菲亚悠悠醒转的时候,冯君正好把饭菜做好,“去刷牙……”

    她懵懵懂懂地去了,等到吃饭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居然睡到了天黑?上帝,快点吃饭,还要赶往明苏打。”

    “这里就是明苏打了,”冯君冲着她笑一笑,“你睡得美,我还赶路了。”

    索菲亚的嘴巴愕然地张开,不过很快地,她就接受了这个结果,“你发现金向日葵了吗?”

    “已经发现了,还有那个大卫,”冯君随口回答,“等晚些时候,我就把它取回来。”

    “哦,”索菲亚最大的心思放下了,点点头开始划拉饭菜,不过吃了没几口,她就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冯君,“那么,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自然是我带过来的,难道你能走过来?”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到了他这个身份和地位,如非必要,他不愿意撒谎,“睡得舒服吗?”

    “呃,很不错,”索菲亚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才意识到他这么问的原因——既然睡得很舒服,你又何必计较是不是睡在灵兽袋里?

    所以她只能低下头,默默地吃饭,结果这一顿又吃撑到了。

    “歇一歇再去吧,”索菲亚惬意地斜倚在床头,“我需要消化一下。”

    “你待在这里就好,”冯君取出了她的猎枪,递了过去,“我一个人去去就来,很快的,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这怎么可以?”索菲亚不答应,她直起身来,一本正经地发话,“你是在帮我拿回东西,我怎么可能旁观呢?那样对你也太不尊重了……算了,我不休息了,一起走吧。”

    她这个态度,冯君倒是很欣赏,虽然带着她去,行动会有点不方便,但是如果能培养出她“亲力亲为”的做事风格,将来他会少不少麻烦。

    于是他点点头,“那好,你休息一个小时,我回你家一趟。”

    “干什么去?”索菲亚讶然发问。

    冯君做事一般不喜欢解释,但是他觉得她真的算靠谱,于是回答道,“那个布置阵法的秘密小院里,有两个家伙在蹲守,既然这边要动手了,那边也就该出手,教育他们一下。”

    但是索菲亚再次提出要求,“我跟你一起去!”

    冯君怔了一怔,然后笑了起来,“那好吧,我也先歇一会儿,一个半小时之后动身。”

    一个半小时之后,冯君挎着索菲亚,使用足迹来到了她的“秘密小院”,指一指两个方位,轻声发话,“这儿和这儿……有人,怎么处理?”

    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处理,而是想借此看一看索菲亚的心性。

    索菲亚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她下意识地反问,“你觉得怎么处理好?”

    “不知不觉把人弄昏迷了,”冯君随口回答,“这么冷的天气,也许就冻死了呢,随便进入别人的房间,这就是教训……只不过,你介意这里死过人吗?”

    “我倒是不介意,”索菲亚还真不像个女孩儿,胆子比一般男人还要大,“只不过……他们会因此调查我,不如把人弄到明苏打,你看怎么样?”

    “这个主意不错,”冯君笑着点点头,然后放出神识,将那俩人击晕。

    屋里传出两声沉闷的轻响,他低声发话,“好了,人已经晕了,我把他们带走。”

    索菲亚自告奋勇地表示,“我跟你一起进去。”

    冯君摇摇头,“你收束不了自己的气息,而且你要考虑……万一旁边有隐秘的摄像头呢?”

    “原来是这样,”索菲亚老老实实地点头,“我要学的东西还真多,有摄像头吗?”

    “大概没有,”冯君很自然地回答,他确实检查过了,“但也只是这次没有。”

    将两名监视者装进灵兽袋,两人又顺着足迹回到了明苏打。

    此刻正是夜里九点多,按说很多人还没有休息,不过因为寒流的到来,家家都是房门紧闭,街上别说行人了,连汽车都少得可怜。

    冯君带着索菲亚,来到了距离博物馆有一条街的拐角处,观察一阵之后,颓然摇摇头,“保安还没有休息,看来还要再等一等。”

    索菲亚身上裹着一件羽绒大衣——这是冯君给她的,哆里哆嗦地发话,“没事,已经暖和多了,咱们可以再等一等。”

    这等一等还真就等出点东西来,十来分钟之后,一辆皮卡车停在了博物馆斜对面的旅馆,有三人走下车来。

    索菲亚看清楚三人,忍不住牙关紧咬,发出了咯嘣咯嘣的响声。

    冯君讶异地发问,“那是谁?”

    “圣裁者大卫,烧成灰我也认得,”索菲亚咬牙切齿地回答,然后她又吃惊地发问,“怎么,你不认识他?”

    “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被我记住的,”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我能判断出他是谁就足够了……奇怪,他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大概是帮着看守金向日葵吧,”索菲亚的情绪多少稳定了一些,“你知道吗,今天上午我的哥哥告诉我,如果我不是叛教者,找回金向日葵的荣光就将属于我……”

    冯君愣了一愣,才又笑一笑,“呵呵,果然啊,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不过他这么做,又能收获多少好处呢?”

    “只要有好处就够了,”索菲亚冷冷地回答,“他不是世俗界的势力,不会在意詹森家。”

    “呀,下雪了,”冯君轻呼一声,“看来计划得提前进行了,否则会留下痕迹。”

    索菲亚抬眼看一看天空,飘飘洒洒的雪花自天而降,每片都有指甲盖大小,“好吧,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天呐,是闪光灯!”

    不止一扇窗户被推开了,还有小孩子在大呼小叫,“天呐,真的下雪了,好大!”

    “快去拿相机来……该死的,不是手机,这么大的雪,我一定要第一个发到非死不可上!”

    冯君摸一下下巴,无奈地叹口气,“迈国人民也这么喜欢发朋友圈吗?”

    (更新到,明天继续三更,召唤十一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