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八章 海隙,山
    “真没礼貌呢,”紫衣女子对徐馨雅说:“馨雅?你从哪捡来的这乡下小子?”

    “咳咳,介绍一下。”徐馨雅说:“这是我的眷族,母巢蛛后,巢姐也来认识一下,这是秦轩,刚刚觉醒妖力的画妖师。”

    “蛛后?蜘蛛的蛛?”

    “对哦,”母巢蛛后脸上的红宝石内,一颗颗黑色的小圆球滚动了一下,这些红宝石竟然也是她的眼睛,只见她伸出纤细精致的双手,卖萌似得在秦轩面前做了个张牙舞爪的动作,笑道:“怎么样,害怕了吧小弟弟。”

    “你是妖怪?蜘蛛精?”

    “那是什么?”虽然母巢蛛后并非人类,但从外貌上说,除了那宛如首饰般精美的红宝石外,几乎跟人类没有任何区别,而乍听秦轩说到蜘蛛精,母巢蛛后却是露出了不解的表情:“我是从低阶山海兽‘蛛娘’进化过来的异兽,属于蛛娘族,并不是你说的什么蜘蛛精,精怪类的大部分是凶兽,可跟我们生活不到一块儿去。”

    “我还以为山海兽都是像雲石狛犬那样的,怪兽呢。”秦轩说:“原来还有像蛛后姐姐这样的人形。”

    “这个你以后成了画妖师,自然会知道的。”徐馨雅说:“山海兽种类众多,有各式各样的生命,甚至非生命,其中很多就跟巢姐一样有着自己的种族,甚至文明,而我们画妖师就是专门统御山海兽的存在,其中同我们关系好的,我们一般会将其当做眷族,而不仅仅只契约的主仆关系。”

    见秦轩不是很明白,徐馨雅说:“巢姐就是我的眷族,从我很小的时候起就跟我一块了,是我非常重要的家人,另外别看她这样,她可是很强的哦。”

    “那是!”

    没有人不喜欢被称赞,母巢蛛后也是如此,只见她扬起头,骄傲的说道:“我可是馨雅的得力干将,帮她解决过很多难缠的对手,另外,小孩,如果你以后有机会,推荐你我们族的蛛娘,上的了战场,下的了卧房,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额。。。”秦轩指着自己,说:“我也有机会得到蛛后姐姐这样的?”

    “当然可以!不过,也要看你的妖力。。。咦?”

    身为山海兽,母巢蛛后自然能看出秦轩体内隐藏着的庞大妖力,可这不去感受还不知道,一感受,母巢蛛后彻底惊呆了。

    “怎么会?”那是多到连她都会心动的纯净妖力,若非母巢蛛后是徐馨雅的眷族,从出生开始就跟随着徐馨雅,并没有野生山海兽吃人的陋习,换做她同族的那些蛛娘,面对秦轩,那真的是连命都顾不上,直接扑上去啃食了,连母巢蛛后认为自己要是可以得到秦轩的妖力,都能够自信再进化一次,这样的致命诱惑,估计那些以吞噬人类为生的野生山海兽看到秦轩,要疯狂了吧。

    母巢蛛后一脸陶醉的在秦轩的头发上嗅了嗅:“这是多么,芬芳的香气啊,好闻的令人窒息。。。”

    “啊?”

    秦轩一愣,也是闻了闻自己,暗道:香气?我身上什么味都没有啊。

    “什么香气?”

    “食物的味道。”

    “什么?!!”

    “安心安心,我是画妖师的眷族,不会伤害你的。”说到这,母巢蛛后则认真的说道:“但其他山海兽,特别是那些野生的山海兽,你一定要小心。”

    “轩小弟的妖力真的有那么好?”

    “好的吓死人!”母巢蛛后说:“我从未见过拥有如此纯净和庞大妖力的画妖师,对了,这孩子的本命呢,放任他这样到处跑,要是被吃了,本命估计哭都没地方哭去。”

    “他刚刚才觉醒妖力,还没本命兽。”

    “什么?!!”这下,母巢蛛后是彻底震惊了:“才觉醒妖力?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知道他有多少妖力吗?”

    母巢蛛后悄悄对徐馨雅说了一个数字,后者整个人都惊呆了。

    “真的假的?有这么多!”

    徐馨雅不是没遇到过天生妖力庞大的画妖师,妖力这东西说白了就是能量,对徐馨雅这种妖术都不会几个的画妖师来说,多少都无所谓,反正战斗靠的都是眷兽和本命,可对那些擅长妖术的画妖师而言,这可就不得了了,徐馨雅本以为秦轩的妖力再怎么多,也就是她的十倍左右,而她又不属于妖力特别多的那种,可谁能想到,竟然会是一百四十倍,这是要飞上天了啊!

    “轩小弟!”双手按住秦轩的肩膀,徐馨雅认真的说道:“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学妖术,你这样的资质,不成为妖术系画妖师太暴殄天物了!”

    “额,”秦轩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脸,问:“你的意思是,我很有天赋?”

    “何止是有天赋,是相当相当有天赋!”

    “不止如此,还有这前所未见的质量,他的妖力纯粹的连我都心动了。”虽然不能吃了秦轩,但从画妖师身上获取好处的方法又不止一个,事实上,大部分人形的山海兽都不太喜欢吃画妖师的血肉,比起这样,她们更喜欢用另一种更舒服,更为可持续的方法,可惜母巢蛛后不是秦轩的山海兽,否则随时随地都能沐浴在秦轩的妖力下,得到血脉上的滋润了。

    “我说小弟弟,你有女朋友了吗?”

    “啊?”

    “啊就是没有咯!”母巢蛛后顿时觉得自己的幸福来了:“那你觉得我怎么样,我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多来几次的话,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轩想了下,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你不会是想睡我吧?”

    “聪明。”母巢蛛后一脸的期待:“姐姐就喜欢聪明的孩子。”

    母巢蛛后也是开个玩笑,并不是真的想跟秦轩做那种事,身为徐馨雅的眷族,母巢蛛后做任何事都要先问过徐馨雅的意见,她会这么说,只是因为嫉妒,嫉妒秦轩将来的眷族,真不知道哪些山海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羡慕啊。。。

    “额,那个,”秦轩站起身,转移话题:“我觉得巴车要走了,我们出发吧。”

    “嘻嘻,真可爱。”母巢蛛后捂嘴一笑。

    徐馨雅跟着秦轩检了票,而母巢蛛正如她来时那般,不知何时消失无踪,秦轩压住自己的好奇心,带着徐馨雅找了比较靠后的位子坐下,大巴人不多,大晚上的去七海市,估计也没多少人有这闲工夫:“大约需要三个小时,休息一下吧。”

    “嗯。”

    “哈啊~~~”之前那么多的事情,秦轩这才记得现在快11点了,正常人碰到这样的事,估计早就吓坏了,而秦轩能这么快的适应过来,还能问东问西,也许真的就像徐馨雅说的那样,他是个天生的画妖师吧:“我先休息一会儿,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叫我一下。”

    画妖师虽然可以靠着特殊的力量强化自己,但本质上还是人类,一样会生老病死,徐馨雅可以靠着妖力提神醒脑,曾经为了盯梢,甚至近一个月不眠不休,连着700多个小时聚精会神,大脑高速运转,所以对她来说,一天两天不睡什么的,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我知道了,你休息吧。”徐馨雅知道秦轩的情况,而随着秦轩闭上眼,不知不觉间,他却是进入了梦乡,连带着身子也无意识的倒向了徐馨雅,将头依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徐馨雅微微一笑,抬起手温柔的顺了顺秦轩的头发,自己也坐着闭目养神:“睡个好觉。”

    然而,就在秦轩陷入睡梦中不久,他的意识,却来到了一个奇特的地方。

    深邃的星辰宛若河中泥沙,从秦轩脚边流淌而过,远方的黑暗里,不可视的爆炸在这乌有的世界中,亘古不变的重复着毁灭和新生,他的脚下,透过迷雾,有大地在奔跑,有天空在跳跃,也是这时,澎湃的能量化作了汹涌的风暴,顷刻间吞噬这片新生的天地,明亮而璀璨的夜空下。无声中,阴阳交汇,带起了无比绚丽的烟火,日月破碎,星斗湮灭,只留下无数壮观的废墟,那永恒悬浮在了古老宇宙中的默然尘埃。。。

    这是自然的变化,也即所谓岁月如梭,时光流朔。

    万事万物,皆有其定律,人力只能观测和发现,却无法决定世界的走向,至于众生命运,早在这冥冥之中,便已写下了前因后果,一切,早已注定。

    然而这里。。。

    这里却没有所谓的命运,也不管你何去何从,前因后果不过凡人的臆想,从没人说过,他们就是对的,而所谓的最终真理,也从始至终,都不是人类可思议之物。

    秦轩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的是一座巨大的祭坛般的平台,平台的周围,摆放着二十四尊顶天立地的石塑雕像,但这里雾气缭绕,秦轩实在看不清这些雕像的真容,也不知道雕刻的是人类,还是什么怪物。他抬起头,头顶笼罩的,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眺望前方,两颗星球猛然碰撞,四分五裂,那一刻爆发出来的力量,宛如开天辟地的一瞬,震颤心灵。

    这是哪?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下一刻,秦轩的意识里出现了一个概念,而这个概念告诉了他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

    “海隙,山?”

    山与海的缝隙,天与地的交汇,传说中每个画妖师都会来到的必经之地——————海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