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九章 秦家老宅
    这里,是一片猩红色天空笼罩下的荒漠,尸骸绵延,恍若一座座山丘,此起彼伏,望不到边际,又像那海上波涛,汹涌而来,又滚滚至那最远的尽头。

    秦轩站在这世界里,看不到朦胧的山顶,也望不见边境上的,海天一线。

    然而就在秦轩失神的片刻,不知何时,一缕缥缈的白衣降临到了这血腥的大地上,秦轩看到她的纤纤玉足踏过鲜血,踩碎了骨骸,这是一个孤寂的旅者,一道漫步在这只有腐烂、恶臭、肮脏世界里的身影。

    “你,是谁啊?”秦轩喃喃自语。

    突然,只见一抹血光乍现,又一个扑向她的敌人倒在了地上,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悠然,目光又是那么的平静,宛如敌人的死,只是组成这天地残缺的,微不足道的又半块碎片。。。

    女人的白发在弥漫着鲜血味道的风中散乱,发丝沾染了不知何时,又不知何人的血液,她行走在这尸山骨海中,朝着秦轩一步步走来,而那身悠扬的白衣,却依旧洁净,不沾染任何尘埃与污秽,恍若隔世。女人很漂亮,美的不似人间佳丽,她不是什么蒙尘世俗的女神,因她就是不存在此世的天女。

    只是,太冷,是的,她,太冷了。

    不会笑,更不会哭,无论是表情,还是那目光,就像望穿了天地孤寂,任凭这万古岁月也难以在她脸上留下半点粉晕与红尘。

    “这是什么地方,”秦轩摇了摇头,恢复了过来,他疑惑的看着周围,以及面前的白衣女子,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女人没有说话,她面无表情的来到了秦轩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上了秦轩的脸,而在她的眼睛里,明明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可秦轩却看出了眷恋与依赖,不知为什么,秦轩总觉得有些伤感,就像失去了什么似得,两人面对着面,在这满是尸体与血腥味的世界里,相视不语。

    “我们认识吗?”秦轩觉得女人很面熟,就像曾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似得:“你究竟是。。。”

    ‘秦轩?’

    ‘轩小弟!’

    ‘快醒醒,秦轩!’

    而就在秦轩打算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摇晃伴随着徐馨雅的叫喊声,秦轩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迷茫的睁开眼,却发现周围的环境竟成了高速公路,再看不远处,一辆大巴正撞在了护栏上,幸好前面经过减速,要不然,这巴车绝对会撞破护栏,冲到高速公路外去,摔得稀巴烂。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轩看到原本巴车里的乘客,此时一个个正站在高速公路边缘,扶着栅栏,不断干呕着,更有甚者,直接依靠着栅栏瘫坐在了公路边缘,不断喘着气。

    “难道有怪物袭击了巴车?”秦轩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没有,”然而,徐馨雅摇了摇头,将前因后果告诉了秦轩:“这些,是你造成的。”

    “什么?!”

    徐馨雅将之前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秦轩。原来,刚刚在秦轩进入梦境的时候,他体内的妖力开始暴走,起初徐馨雅只以为是秦轩妖力刚觉醒时的正常情况,可谁想一段时间后,秦轩的妖力不仅没有收回去,反而越发的汹涌,甚至直接扩散到了大巴外,这可吓坏了徐馨雅,连忙用自己的妖力将秦轩的妖力包裹在一定范围内,但两人的妖力量相差实在太大,徐馨雅最终还是没能压制住秦轩的妖力,导致整个大巴里的人都受到了妖力波动的冲击。

    于是,所有人都是一阵天旋地转,头晕恶心,司机当时就撒开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幸亏徐馨雅瞬间接过放下盘,将大巴停了下来,这才只是让大巴堪堪撞上护栏,而没有飞出去。

    “好了,快点走吧。”

    徐馨雅可没工夫管这些普通人,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估计有方法解决现在的情况,既然如此,那徐馨雅就不想过问了:“我们去你的老家。”

    “啊?哦,好。”秦轩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个梦境中,一时间竟然也没有在意这些无辜的乘客,而是接过了徐馨雅的手,两人便这么消失在了公路上,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远方的山头。

    “这,你不是说不能‘唰’的移动了吗?”

    “目光所及还是可以的。”徐馨雅抬手抛出了一颗银色的金属小球,只见小球在空中一阵清响,便化作了一只银白色的老鹰,飞上了天空。

    “这里的情况与我想象中的不同,”徐馨雅发现这里的禁忌地域,似乎只是防止别人远程传送过来,混淆画妖师的目标,可内部却并没有设置什么特别的妖术,这事在大巴靠近七海市郊区的时候,徐馨雅就已经发现了,只是看秦轩睡得那么沉,这才打算不叫醒他,让他多休息会儿,可谁想,竟然出了这档子事,迫使她不得不叫醒秦轩:“还有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爆发出那么强的妖力?”

    “我也不知道。”秦轩想到了之前的那个梦,以及梦里那个身穿白衣的白发女子,刚想开口询问,徐馨雅便说道:“发现了!”

    “什么?!”

    “那个人的妖力。”徐馨雅将手搭放在秦轩的肩膀上,下一刻,一条漆黑的山路便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这里是!”

    “你认识?”

    “这是通往我家门前的路,”因为有些黑,秦轩又仔细看了看周围,这才肯定的说道:“我家住在白泉山的山腰,这里就是我家门前通往山脚的山路。”

    秦轩的老家是一座有些古朴的四合院,高高的围墙将院子团团围住,三面是碧绿的竹林,院子不小,房间更是非常的多,因为最初修建的时候,老祖宗是按照大家族的规模建造的,可谁也不会想到,秦家会这么的虚,竟然一脉单传。从山路上抹黑走来,两人站在了秦轩家的大门前,徐馨雅抬起头,只见门前挂了两盏泛着橙光的红灯笼,细细一看,原来只是像灯笼的电灯,徐馨雅的学习能力和接受能力都很惊人,这才几个小时的功夫,便将蓝星的日常理解的七七八八。

    “这就是你家?”徐馨雅笑道:“挺不错的嘛。”

    “还行吧。”

    “你家有人?”

    “没人啊,我走的时候就。。。”说着,秦轩才意识到,既然家里没人,那为什么烛笼灯亮着:“怎么哪都遭贼!”

    秦轩说这话的时候,一旁的徐馨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而随着秦轩推开大门,徐馨雅却是拦住了他,不等秦轩询问,只见她身上的百褶白裙如花瓣散去,露出了原先的那件精简牛仔服,徐馨雅随手掏出牛仔帽,将其扣在了头上将帽,这才拿上左轮手枪,先秦轩一步跨入了门槛:“我先走,你跟在我身后,不要乱跑。”

    步入这古朴的院子,首先展现在徐馨雅面前的,是正对面坐落着大厅的灰砖小路,一共二十来米长,从这里,徐馨雅可以清晰的看到灯火通明的客厅,显然,之前已经有人来过这里了。。。

    ‘晚了一步吗?’

    一座座石幢伫立在小路两旁,里面都安置了灯光,连接着照明系统,将整个院子照的宛如白昼一般。幽静的四合院里,一株苍老的桃树垂挂着枝丫,桃树的绿叶显得死气沉沉,无精打采的萎靡在枝条上,昏暗的灯光在其身后留下了极长的树影,一直延伸至远方的池塘,连接着那也开了灯的小凉亭。院子左右,一片片透着古风的屋檐首尾相连,院落很大,房间也很多,至少能住上百人,一看便知道是大家族式的排列风格,其错落有致的同时,却是又让这庭院显得格外的冷清与落寞,徐馨雅只是瞟了眼那隐隐有些陈旧的房间,就能够看出这地方,恐怕没几个人住过。

    徐馨雅是见过世面的人,像蓝星这样先进的星球她虽然第一次来,但那些古老的文明,她却是熟捻于心,秦轩家装潢的不错,很漂亮,精美又不缺大气,饶是徐馨雅都暗自赞赏,很快,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前房大厅内。秦轩家从外面看,古朴而沧桑,可这客厅,却是格外的别致,只见地上铺着层光滑的大理石,配上中央空调、沙发、玻璃茶几、玻璃桌以及墙上的一台大屏幕家庭影院级的液晶电视,第一次,徐馨雅有种自己输了的感觉。

    不过徐馨雅也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么,只见她凝聚心神,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原本漆黑的眸子竟是化作了金瞳,徐馨雅快速扫视着大厅,忽然,她的目光瞥到了凉亭外的一个角落,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秦轩顺着徐馨雅的手看去,说:“哦,那是我家的祠堂,怎么,那个人在那里?”

    “快,带我去看看。”

    此时此刻,徐馨雅却是惊讶的连声音都带了颤音,秦轩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层她只在某些特殊的地方看到过的景象:‘这种妖力?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地方!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人留下的?’徐馨雅原本只以为秦轩的老家也就那样,而那个人寻找的宝物,估计是被秦轩祖先意外得到的,可谁想,当徐馨雅真的到了这里,她才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