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十章 血脉画妖师
    走进祠堂,能看得出这里也早已被人拜访过,不仅灯光亮着,甚至祠堂牌位前都燃起了香烛。

    自从秦轩因为姐姐的死离开后,祠堂自然没有人打理,事实上,哪怕是姐姐还在世的时候,秦轩也很少到这里来,平日里甚至都不怎么过来祭拜,此时跨入祠堂,秦轩莫名的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也不记得上次进来是什么时候了。

    “这里,好像没人啊?”

    然而,徐馨雅似乎并没有听到秦轩的话,她此时正死死的盯着祠堂供奉处的牌位,以及那牌位上的一个个名字:“在这里,竟然真的在这里,怎么可能。。。”

    徐馨雅的声音有些慌张,可更多的,却是激动与兴奋,只见她呼吸沉重的对秦轩说:“我,我可以给他们上柱香吗?”

    “额,当然。”

    秦轩不懂徐馨雅这反应的意义,问道:“你怎么了。”他看了眼前方的牌位,说:“不就是一些牌位吗,要不要这么激动。”

    连秦轩这个后人都没什么,她一个跟这里毫无关系的人,要不要这么激动啊?

    “你不懂,也许你以后会明白,但现在。。。”看着最高处的那个牌位,以及牌位上的名字,徐馨雅终于明白自己初见秦轩时,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原来眼熟的不是秦轩,而是他们,这些在徐馨雅刚接触画妖师知识时,便被无数教科书、典籍、历史书册提及的人物,而他们的雕像,更是伫立在无数画妖师学院中,被新时代的后辈们瞻仰和崇拜。

    而其中最为世人所知的,是被供奉在最高位子上的那位。

    秦道雪!

    这个名字,只要你是画妖师,就不可能不知道。

    如雷贯耳?

    这个词,完美的形容了徐馨雅在刚见到这个牌位时的心情,而想到这,徐馨雅猛地看向秦轩:“你,他们是你的祖先,那你岂不就是秦道雪的后人?”

    “秦道雪?”

    秦轩看向最高的那个牌位,貌似是他们秦家两百多年前就死了的创始人:“应该是吧,我很少来这里,这个名字也是第一次看到。”谁会没事来记祖先的名字啊,而且这里的牌位至少有十来个,秦轩又很少进来,而对一个孩子来说,祖先什么的,除非是特别有名的,否则怎么可能知道,更何况,秦轩的父母、姐姐,也从没跟他说过自己的先祖是什么人。

    “你,”徐馨雅被秦轩的话给气糊涂了,她无比的崇敬这祠堂所供奉的每一个先辈,可秦轩,明明他才是这份家业的继承人,可态度却这么的无所谓:“你这臭小子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这里供奉的是谁,这可都是画妖师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大人物,你身为他们的子孙,理当以他们为荣!”

    说完,徐馨雅便想到了上香,正好旁边放了不少,可刚想去拿,徐馨雅却是看了下自己的穿着,脸微微一红:“咳。”

    也许是觉得这样祭奠先辈有些不失礼,于是,徐馨雅身上浮现出了一只只白色的蝴蝶,很快便形成了一件百褶连衣裙,正是秦轩之前买的那件,随后,徐馨雅又拿出了一张‘清泉洗’符纸,洗去了身上的尘埃与污秽,这才态度严肃的跪在蒲团上,郑重的给眼前已经故去多年的先辈们叩了头。

    徐馨雅把香插好,她也注意到了这里之前也被人祭奠过,估摸着这里的香烛,都是那人点上的。这点徐馨雅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只要是个画妖师,当你冒然闯进这祠堂,又在不经意间看到这些牌位,却猛地发现这里供奉,自己从小听着故事长大的画妖师,这心情,不激动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来过了吗?’

    “那个,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上香。”

    “可你不是上过了吗?”

    “我说的是你!!”徐馨雅也不管秦轩愿不愿意,硬是用清泉洗为了祛除了污秽,然后让他也给这些牌位磕了头,当然,这事对秦轩是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的,因为这里供奉的就是他自己的祖宗,上香祭拜理所应当,只是秦轩不明白的是,为何徐馨雅要这么的认真,难道他的祖先,真的那么伟大?

    “我们追击的那个人,他在这吗?”

    “走了。”

    “走了?!”

    这,什么情况,雷声大雨点小,秦轩本以为徐馨雅会与那人来场大战,可谁想竟然就这么结束了。

    “我本以为你是这个世界诞生的本土画妖师,可没想到,”徐馨雅看着秦轩,却是没了之前的随意,反而多了一抹尊敬:“你竟然是秦道雪的后裔。”

    “这个秦道雪。。。”秦轩看了眼牌位,问道:“是个很伟大的人?”

    “你以后会知道的。”徐馨雅这才明白秦轩为何会有那么庞大的妖力,这世间的画妖师虽然本质上没有区别,但在先天上,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叫平民画妖师,如徐馨雅这样妖力稀少,主要靠山海兽战斗的画妖师,而另一种,则叫做血脉画妖师,他们天生具备无比庞大的妖力,得天独厚,这种画妖师不仅培育出来的山海兽比平民更为强大,还能够学习各种妖术,战斗力远远强过平民。

    只是,血脉画妖师的数量太过稀少,再加上他们为人极为傲慢,向来看不起平民出身的画妖师,也导致他们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往往被孤独,只有很少一部分血脉画妖师愿意同平民为伍,当然,并不是说血脉画妖师一定比平民强,就像徐馨雅,跟她相比,血脉画妖师也不过起步更高一点罢了,后天成就,还是要看个体的努力。

    “至于那个人,”徐馨雅看着这祠堂上的烛光,说:“画妖师的世界有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无主之物,各凭手段,传承之宝,不得觊觎。”

    如果秦轩的祖先没有出过画妖师,亦或是秦道雪没有了后代和继承人,那这宝物,谁能得到,各凭本事,但现在不一样,秦轩还活着,他才是秦道雪正统的继承人,除非那人疯了,否则绝对不敢动,更何况,画妖师的宝物也看人的,并不是谁拿到了都能用,宝物有灵,会选择自己的拥有者,一切都要看缘分。

    “现在,我们来说说你的本命的事情吧。”

    “本命?”

    徐馨雅追击的人,她很熟悉,所以她了解那个人,在得知这是秦道雪的宗祠后,他是绝不会动的,并非不想要,而是不能,更不愿意,心理压力太大了,就像如果此时徐馨雅捡到了秦道雪留给后人的宝物,那她百分百会将其物归原主,而不会占为己有,画妖师的人品有好有坏,但最起码的原则和底线还是有的。

    所以,既然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那徐馨雅就要把秦轩的事情负责到底了,说实话,在得知秦轩是秦道雪后裔的时候,徐馨雅真的被吓了一跳,可随即而来的,却是惊喜与兴奋。

    秦道雪后裔的引路人!

    一想到这,徐馨雅觉得自己做梦都要笑出来了:“我先来为你介绍一下山海兽。”

    “山海兽,是画妖师最为强大的力量,没有之一,”徐馨雅说:“画妖师的山海兽,可以分为三种,契约兽,即捕捉现成的山海兽,将其击败后,签订契约,如同仆从一般为画妖师所用;眷属,分为两种,眷族和眷兽,眷族同契约兽有关,是当画妖师与契约兽彼此关系极为亲密的时候,契约兽百分百忠诚于画妖师,才会从契约兽,转化为眷族,我的母巢蛛后跟我便是这么一层关系,而眷兽,则比较特殊了。”

    “山海兽以蕴含妖力的事物为食,而画妖师天生具备庞大的妖力,所以对山海兽来说,画妖师是这世上最大补之物,所以,成体的山海兽非常难驯服,他们大多对人类画妖师抱有敌意,巢姐也是因为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才能如此亲密,可对大部分画妖师而言,这样的方法,太过困难,所以,便有了眷兽。”

    “所谓眷兽,就是刚刚从蛋中孵化出来的幼兽,还未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意识的时候,便同画妖师签订了契约,因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画妖师,且从出生开始便沐浴着画妖师的妖力长大,因此对画妖师非常的忠心。”

    眷族,是经过漫长时间建立起亲密关系的山海兽,而眷兽更是从底子里就忠心于画妖师的存在,前者日久见人心,后者天生本性如此,无论是哪一种,都远比契约兽要得画妖师的喜爱和信任。

    “而我们接下来要说的,则是三大山海兽中,对画妖师而言,最为重要的一种,本命!”

    “本命?”

    “嗯,画妖师最强大的力量,不离不弃的力量。”徐馨雅说:“单说一点,只要画妖师还活着,本命兽就永远不会死去,哪怕被彻底毁灭,经过一日夜的时间,她们便能在画妖师身边,完美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