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十一章 本命兽
    “完美重生?”

    这,本命兽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能力,那真的是画妖师最恐怖的力量了。

    “每个画妖师都有本命吗?”

    “担心什么呢,”徐馨雅自然知道秦轩在怕什么,她说:“只要你能觉醒妖力,百分百能觉醒本命,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

    “不是立刻就会觉醒?”秦轩这么久都没觉醒徐馨雅所说的本命,还以为自己没有这个呢。

    “当然不是立刻!不,是我从没听说过有人刚觉醒妖力,就能觉醒本命的。”徐馨雅虽然知道秦轩是新人,可还是被他问出来的问题,弄的哭笑不得:“一般来说,本命的觉醒,有三种方法。”

    “又是三种?”

    怎么感觉画妖师这职业这么的麻烦呢,动不动就几种几种的。

    “当一个孩子觉醒妖力时,他的妖力就会不断的感知自己的本命,并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点点的将其唤醒,长则五六年,断则三四个月,主要看的,是画妖师的天赋以及同本命的契合度。”徐馨雅说:“这是最好,也是最经济的方法,因为在唤醒本命的过程中,画妖师会对自己的妖力越来越熟悉,也为之后同本命兽的妖力交融,打下了牢固的基础,所以我比较推荐这个,可如果你嫌慢的话,那也没事,反正也只是妖力交融早晚的问题。”

    “第二种呢,则比较有意思了。”

    “比较有意思?”秦轩疑惑的问道:“觉醒本命还能用有意思来形容?”

    “不是,而是这第二种说法,虽然被列在三个觉醒方法中,可我却觉得是最扯的,”徐馨雅说:“反正我是从来没听说过,有画妖师靠这种方法觉醒的。”

    “什么方法?”

    “逆向!”

    “逆向是。。。”秦轩想了下,说:“本命唤醒画妖师?”

    “真聪明!”徐馨雅说:“虽然不是很准确,但的确如此,第二种方法,刚好与第一种反其道而行,不是画妖师唤醒本命,而是当画妖师觉醒妖力后,本命自己找上了画妖师,随之觉醒。”可这种方法,怎么听都觉得有点扯淡,徐馨雅当了二十年的画妖师,别说遇到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反过来唤醒画妖师的本命,这存在吗,如果存在,那你觉得这本命得强大到什么地步啊?能够跨越无数的屏障,从传说中的海隙山,直接同画妖师对话,将自己的声音和呼唤,传递到画妖师的灵魂里,徐馨雅说:“更有甚者,还说什么,本命能够将画妖师带到她的记忆中去,在觉醒之前,就同其将来的形态见面。”

    越说,徐馨雅就觉得越扯,可看秦轩若有所思的样子,徐馨雅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就放心吧,第一种,你妖力那么庞大,没必要浪费时间,第二种呢,你也别多想,虽说本命的稀有度和潜力,是看运气的,谁都有可能觉醒逆天的本命,但这只是说说,基本上每个人能觉醒什么程度的本命,都是定下的,所以你无需担心自己的本命会很弱,以轩小弟你的妖力,本命必然能够拥有了不得的血脉。”

    然而,秦轩显然没在听徐馨雅的话,因为他想到了之前的那个梦,以及梦里的那个女人。

    ‘不会吧?’秦轩暗道:‘难道那个女人,就是我的本命?’

    而刚刚的那个梦,就是徐馨雅所说的,从来没听说过的逆向唤醒?

    “好了,别多想了,”徐馨雅以为秦轩还在幻想第二种觉醒本命的方法,说:“我以前也幻想过自己能被本命找上门,可后来有了本命,人也长大,才明白,本命并非越强大越好,而是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大姐头你也有本命?”

    “当然!”一声大姐头叫的徐馨雅非常舒坦:“我也是画妖师,自然有本命。”

    母巢蛛后,徐馨雅明确说过是她的眷族,这也就意味着,徐馨雅还有一个本命的存在,只是秦轩并没有见过它,于是,秦轩问到:“那能给我看一下吗,你的本命?”

    “额。。。”

    徐馨雅有些无奈的躲避着秦轩好奇的目光,然后为难的说道:“我的本命,不太适合观赏,所以,不好意思。”

    “哦,没事没事。”

    “另外,本命是对画妖师最为重要的东西,虽说本命并非是画妖师的弱点,而是最强大之处,可作为底牌,不是可以轻易暴露的,”特别是徐馨雅这种整日在杀戮和追捕中过日子的画妖师,更是不能暴露本命,否则要是被人针对了,那可就真的完蛋了:“至于我的本命,已经很久没有同我并肩作战了。”

    “为什么?”

    “因为不需要啊,”徐馨雅说:“她,不喜欢我的战斗风格,而我也适应不了她,嘛,估计这辈子也没有借用她力量的机会了吧。”

    见秦轩有些同情,徐馨雅连忙说:“臭小子想什么呢,这是好事啊,不需要用到本命,不正意味着我很安全吗,难道你希望我遇到不得不依靠本命,那种九死一生的情况吗?”按照徐馨雅的说法,本命是画妖师最重要的人,也是最强大的力量,是底牌中的王牌,但也因为本命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大部分情况下,徐馨雅都是依靠眷兽和眷族,便能完成战斗,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被敌人逼出本命的时候了。

    “大姐头跟本命关系不好?”

    “不,我们关系非常好,她是我在这世上,最亲密的人,”徐馨雅说:“本命不会背叛画妖师,且永远爱着他们,因其存在的意义,就是为画妖师奉献自己的全部,这世上没有不喜欢画妖师的本命,也不存在讨厌本命的画妖师,也许你的本命不够强,甚至根本不适合战斗,但它必然是你最需要的,这一点,等轩小弟你觉醒了本命,就会明白了。”

    “至于现在,我来跟你说一下第三种觉醒本命的方法,也是最稳妥和快捷的。”徐馨雅说:“这种方法,就是花钱!”

    “啊?!”

    秦轩还以为她会给出什么重要的信息,可到头来,花钱是什么鬼?

    花钱就能觉醒本命?

    忽然,秦轩想到了一句话:‘氪金,让你变得更强!’

    “花钱就能觉醒本命,真的假的?”秦轩说:“那眷族和眷兽呢,花钱能解决吗?”

    谁知,徐馨雅竟然真的一本正经的告诉秦轩:“可以!”

    “真的假的?”

    “画妖师说白了就是利用各种资源,培育山海兽,使其变得更为强大的职业。”徐馨雅说:“这资源的来路,不外乎自己寻找和商业渠道,而其中以后者居多,如果你不觉得困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贩卖本命觉醒材料的地方,然后帮助你觉醒本命。”

    “我不困!”

    也许是妖力渐渐为秦轩无意识的控制,秦轩只觉得如今的自己,比平时都要精神,而听到马上就能拥有自己的本命,秦轩怎么可能会选择回去睡觉:“带我去你说的那个地方吧。”更何况,之前徐馨雅所说的事情,实在是太让秦轩好奇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那个人,想得到答案。

    “嗯,那来吧。”

    徐馨雅带着秦轩离开了秦家,之前,徐馨雅已经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妖力,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果然,就跟徐馨雅想的一样,那个人在得知这里是秦道雪的祖宅后,也选择离去。更何况,按照画妖师中的传说,秦道雪的回廊,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徐馨雅看了眼身后的秦轩,暗道:‘没有秦道雪的血脉,无法继承那份遗产,东西是他的,没人能够夺走。’

    画妖师不可能在自己的遗产上,一点准备都不留下,往往当一个画妖师大限将至时,他们会将自己的智慧和财富,留给自己的后人,并设下强大的妖术,以防止被外人窃取的可能,如果没有其血脉,强行夺取,那是会受到妖术反噬的,非常的危险,而往往这样的妖术破解方法都很麻烦,唯一简单的,就是杀死身为继承人的秦轩,可在画妖师的法律里,杀死同胞却是大罪,没人愿意承受这样的代价。

    更何况,这还是秦道雪留下的遗产,他设下的妖术,别说徐馨雅和那个人了,就算是一位倾淫妖术大半辈子的画妖师,恐怕都破解不掉,对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选择直接放弃,继续做其他的准备。

    “来了。”

    竹林里,徐馨雅忽然停了下来,秦轩看着漆黑一片的森林,只觉得冷风阵阵,阴森恐怖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安的问道:“什么东西来了?”

    “呵,”徐馨雅一笑,打趣道:“滴车。”

    “额。”

    秦轩:“到底是什么东西?”

    “带我们去目的地的工具,我刚召唤了。”正说着,之前被徐馨雅放飞的那只银色金属老鹰落了下来,然后化作一颗银色小球,消失在了徐馨雅的身边,也是这时,只听‘哞’的一声,一只体型硕大的古怪生物,便从漆黑的森林中缓缓的朝两人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