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十八章 老祖宗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本命肯定有三星潜力!这是老祖宗用无数年的经验证明过的。”

    秋可音肯定的说完这句话,秦轩就问道:“那这朝元晷。。。”

    “这,这也是,也是老祖宗。。。”秋可音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是憋着嘴,一副要哭了的模样。

    秋可音虽然年纪轻轻就成了这图书馆的备案员,但她今年也不过十五岁,还是个小姑娘,面对这颠覆了她的世界观的情况,秋可音也是慌了神:“怎么会这样,哪有这样的啊?”

    朝元晷自然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道具,它没什么特别的能力,就是对妖力非常敏感,可以通过妖力给予妖力主人一个大体的评价,而后人则以这种评价为基础,分出了十二块区域,代表着普通人,能够适应妖力的幸存者,0星,一星到六星,可问题是,最后的十、十一、十二三块区域,却一直被人提出疑问,如果朝元晷没错,那这三块岂非代表着七星八星和九星吗?

    可问题是,这根本不可能啊,世上最稀有的山海兽也才六星,而七星山海兽,闻所未闻。

    “我,我问问。”秋可音现在也是无比的矛盾,一方面是自己所说的老祖宗的经验受到质疑,另一方面,秋可音也很想搞清楚这奇怪的情况。

    “谁啊?”

    “我爷爷。”秋可音拿出了一个山海牍,输入妖力后,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的虚影出现在了秋可音的身前:“是小可音啊,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

    秋可音将秦轩药膳兔的情况跟老者说了一遍,只是老者越是听下去,脸上的惊讶之色便越重:“你是说,有个孩子觉醒了药膳兔?”

    “是的。”

    “然后在测试的时候,超过了第九区域?”

    “嗯。”

    “药膳兔在哪呢?”见老者如此的镇定,秋可音算是松了口气,看起来这不是老祖宗出了问题,而是她学艺不精,看的书还不够多!

    没错,就是这样,秋可音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无知了。

    老祖宗怎么会错呢?!

    一定是我错了了!

    “丫头你不会是在质疑老祖宗说过的话吧?”

    “怎么会?!”

    山海牍有着远程联通的作用,它可以承载一些特殊的妖术,从而实现各种功能,是非常方便的道具,而此时,老者的虚影便绕开了秋可音,目光落在了秦轩身旁的药膳兔上:“真的是药膳兔啊,活着的药膳兔,没想到千年之前就已经灭绝了的山海兽,今日竟然还能见到,小伙子你。。。”

    老者之前没注意,现在看到秦轩,顿时惊到:“期弦?你是期弦吗?”

    好吧,又来一个。。。

    秦道雪,秦轩不认识,秦墨山,秦轩也不认识,但这个秦期弦,秦轩是不认识也得认识了,而见徐馨雅、污爷和秋可音看过来,秦轩说到:“如果你说的是秦期弦的话,他是我爸。。。”

    “真的是期弦的儿子啊!”老者现在哪还去管什么药膳兔,药膳兔虽然稀有,可这天底下绝种了的山海兽不计其数,就算再有兴趣,也比不上老者看到秦轩的激动:“期弦呢,期弦现在还好吗?”

    “额,”秦轩尴尬的说道:“他十年前就过世了。”

    “什么?”

    老者的目光一暗,似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怎么会这样。。。”

    秋可音并不知道老者口中的秦期弦是谁,事实上,徐馨雅也没有关注过秦轩祖宅里供奉的那最后的一行牌位,秦期弦正是秦轩已经过世的父亲,而就跟徐馨雅怀疑的一样,他也是个画妖师,而且从老者的态度上可以看出,秦轩的父亲曾经一定也是个了不起的画妖师,只是。。。

    “天妒英才啊!”虽然只是个虚像,可秦轩却隐隐看到了老者脸上的泪痕,只听老者大声说道:“我当年就说过,不要走,不要走,臭小子为什么就不听呢!!”

    从老者的口中,秦轩得知了自己父亲的身份,他跟如今的秦轩一样,是个才能非凡的画妖师,不同的是,秦期弦从小就得到了非常良好的教育,年纪轻轻便展现了非凡的画妖师天赋,而老者,便是当年秦轩父亲的授业恩师,从秦期弦孩提时期,老人便尽心竭力的教导他,而秦期弦也没有辜负老人的期望,成为了当世之俊杰。

    可奈何,当秦期弦学成之后,他却不愿意留在老人身边,继承他全部的衣钵,而是选择了隐退,放弃了青云直上的机会,去追求他所期望的行云野鹤般的生活,逍遥自在,无拘无束。

    老人真的是恨其不争啊!

    “期弦他是怎么死的?”

    “老爹在我六岁的时候就过世了,我只记得他好像说过自己是个冒险家什么的。”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一年,可秦轩依旧还记得,当父母的尸体被停放在家中时,那偶尔掀起的白布下,两人满身的伤痕:“之后,在一次冒险中,他们似乎是遭到了什么怪物的袭击,然后就。。。”

    “期弦从小就喜欢冒险,没想到啊,那么优秀的孩子,结果却。。。”

    画妖师是个危险的职业,如果找份工作,好好的生活,那自然是不会有事的,可若你选择去同山海兽战斗,去探索山海兽的世界,虽然有趣,让人热血沸腾,可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

    “也许,这也是天意吧。”老者抬起手想抚摸秦轩的头,却发现自己如今只是个虚影,讪讪一笑:“对了,可音说的备案的新画妖师,难道就是你?”

    “是我。”

    “你觉醒了?这只药膳兔就是你的本命?”忽然,老者才记起之前秋可音说的朝元晷:“可音说无法检测出这只药膳兔的稀有度,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个东西,”秦轩指着朝元晷,说:“你们说这玩样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是权威来着。”

    “当然,朝元晷是老祖宗的经验之论,自然是权威。”老者回头看了眼朝元晷,见针影似乎没有启动,还在原地的样子,也没在意,说道:“朝元晷的九个区域,代表着九种潜力,而超过第九区域,进入第十区,也并是不可能的。”

    “什么?!”

    秋可音和徐馨雅同时惊叫道,两人可没听说过朝元晷还能超过第九区域的:“最稀有的山海兽,不才六星吗,怎么会超过第九区域?”

    “这只是现实上的说法,但在理论上,的确存在超出的可能,”老者说:“我们将其称之为传说,也就是传说中的山海兽,不过这种山海兽,哪怕是在画妖师的历史中,都已经有近三千年没有被人发现过了,最近的目击记录以及文献记载,是在2900多年前,这过去了这么久,画妖师自然也将其视作了化石,没有再去提及,最终被人们所遗忘。”

    六星是如今还存在的最稀有的山海兽,而七星,或者说第七阶段的山海兽,却是近3000没出现过了,画妖师也跟凡人一样,大部分都活不过百岁,这3000年,几乎就是两百代人,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再出现,自然是没有提及的必要了。

    “传说中的山海兽?”

    “嗯,小友的运气不错啊,”也许是看到自己得意门生的孩子,老者对秦轩能有这样的运气,感到欣慰:“换言之,只要你好好培育,总有一天,你的药膳兔得到第七次突破,从而进化成第七阶段的存在,成为传说中的山海兽。”

    “老爷子你确定?”

    “当然!”老者见秦轩竟然质疑自己,顿时气得须髯飞舞:“老夫可是画妖师学派界的权威,我说的话。。。”

    “那如果第十个区域也超过了呢?”

    “啊?”

    过了十区,就是说到了十一区,也就意味着。。。

    八星?

    “还有十一个区域,也过了。”秦轩问:“那是不是说,我的药膳兔是9星的啊?”

    “什。。。这不可能啊,”老者一脸的惊异:“第十一区和第十二区,”事实上,老者自己也没有弄懂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个朝元晷的最后两个区域,如果说第十区域代表7星,那后面两个区域,自然就是8星和9星了,但从古至今,就没有人发生过,针影跑到最后两个区域的情况啊,甚至连第十区域都非常非常的少见,老者这辈子见过的次数都不过一手之数,而且那些得到7星本命的画妖师,耗费一生都无法让其成为传说,但是。。。

    “根本没有八星和九星的说法啊!”

    是的,七星还好说,至少历史上,3000年前还出现过被画妖师定义为第七阶段的可怕山海兽,但8星和9星,难道可以进化八次和九次,成为第八阶段和第九阶段?

    怎么可能吗!

    “你再试试,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轩自然没有拒绝,反正就是抽取一下妖力,珠子也不是什么稀有的材料,所以很快,再次得出了结果,而朝元晷的反应依旧跟之前一模一样。

    “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停到十二区域和第一区域的交界处了?!”

    这算什么?

    最后一区域,还是第一区域啊?

    就跟秋可音说的那样,本命兽最低也是3星的,而且药膳兔摆在这里呢,她体内有妖力,怎么可能是第一区域这种废物中的垃圾?

    “朝元晷出问题了?”秦轩偷偷问道。

    “怎么会出问题!”可谁想,老者却激动的说道:“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会有问题!”

    “那,老祖宗错了?”

    “老祖宗怎么会错,老祖宗怎么可能会错?!”

    “那还是朝元晷的问题?”

    “我。。。”老者竟然被秦轩堵得一阵心塞,一口气没吐出来,差点给憋死过去,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这才抚着胸口说道:“好,好,朝元晷错了,是这朝元晷有问题。”现在老者也只能弃车保帅了,这怎么说朝元晷有问题也比老祖宗出错了好吧?

    此刻,老者的心情跟秋可音是一样的,看着秦轩,就是他,就是这小子,弄了个莫名其妙的本命出来,动摇了他们心中老祖宗的权威:“先把这事放一放,可音,给这孩子备案。”

    “那,怎么写?”

    “写三星。”

    “啊?”

    秋可音认为,这怎么也不该写三星啊:“三星会不会低了?”

    “不写三星,难道要写十星吗?!”连朝元晷都超出了,那不就是十星,可老者敢写吗,他这一笔要是下去,整个画妖师世界都要被颠覆了吧?

    “这只是个名头罢了,”事实如何,药膳兔究竟是什么潜力稀有度的本命,老者也无法判断:“小友应该不介意这么个虚名吧?”

    “不介意。”

    秦轩表示无所谓,反正就是个登记罢了,又不掉块肉,而且这种出名的事,秦轩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掺和的好,看着站在一旁,从始至终无所谓的药膳兔,也不管能不能得到答复,便下意识的问了句:“你知道自己是多少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