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十九章 徐宝宝,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太弱了。”

    “啊?”

    药膳兔轻声道:“山海兽。。。”

    “额,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在说自己很强吗,还是说别的山海兽很弱,秦轩并不是个自负的人,相反,他其实很谦逊的。

    “我,”药膳兔自信举起萌萌的拳头:“最强。”

    “咳咳咳咳。。。”

    秦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徐馨雅之前在跟秋可音谈备案的事,备案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而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身为秦轩的引导者,徐馨雅自然会把这些事情搞定:“山海牍的事你不需要担心,我都会帮你解决好的,之后,就是山海行会开户的事。”

    “山海行会?”

    “类似于你们那个世界,储存财产的地方。”

    “银行?”

    “差不多的意思,”徐馨雅说:“在山海行会里开户后,山海币买卖也会方便很多,不再需要每个画妖师交易的时候,随身携带几千几万的山海币了。”

    “山海币是什么?”

    “一种蕴含着妖力的物质,被画妖师当做能源使用。”

    “如果每个画妖师都用山海币交易的话,那些富商动辄几十万几百万的山海币,实在是太过麻烦,”徐馨雅说:“也因此,一些底蕴雄厚的画妖师联合起来,建立了各式各样的山海行会,里面会发布各种任务、悬赏、委托,同时也拥有着储存山海币,以及山海币交易的职能,而想要在山海行会里使用这些权利,就必须要有‘铭户’,也就是一个身份象征般的东西。”

    “备案后会得到山海牍,山海牍会被送到各地的户籍管理部门,进行查收,确认无误后,再通报上层机构,层层审核才能给予通过,让山海牍正式拥有各种权利。”秋可音说着,就看向身旁老者的虚影,笑道:“我爷爷可是能够直接审核山海牍的哦。”

    “小丫头!”秋老爷子自然知道孙女打得什么主意,这是要他开后门啊,可偏偏秦轩不是外人,他得意门生的儿子:“小友也不算外人。”

    只见秋老爷子虚影的手一点,秦轩手中的山海牍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银白色的流光,这一看,山海牍果然变得不同了,如果说之前的山海牍只是玉片,那现在,秦轩能清晰的感受到里面所蕴藏的独特的气息,是秦轩的妖力气息,也有药膳兔的,本命和画妖师地位相当,有些时候为了方便,本命也可以拿着山海牍帮画妖师进行交易。

    “山海行会开户方面,老夫就帮不了什么忙了,”

    山海牍的审核,秋老爷子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份,直接跳过那麻烦的步骤,给秦轩的山海牍打上烙印,毕竟有秋老爷子做担保,谁人能质疑秦轩身份的权威性?

    没错,老爷子就是这么的权威!

    可山海行会,那就比较麻烦了,秋老爷子属于学派系的画妖师,并不是什么大商人,事实上,他对那些追名逐利的商人,并不是很感冒,平常虽然总有一些权贵上门拜访,但秋老爷子对此却总是不屑一顾,极少与这些人来往,而想要在山海行会办事,关键还是看钱:“钱财方面,老夫帮不了小友什么忙了,不过小友若是有妖术上的问题,可以找可音,书籍方面,也尽管借去。”

    “知道啦知道啦,我会帮忙的啦。”说完也不管秋老爷子纠结的目光,秋可音便关闭了自己的山海牍,然后对秦轩说:“我这里的藏书虽然不算丰富,但基本的书籍还是有的,你先回去,我帮你把‘画妖学徒’方面的书籍,以及一些《山海图鉴》整理出来,到时候一起给你。”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句话,对画妖师也是适用的,事实上,在画妖师的世界里,书籍绝对算得上一种极其高档的奢侈品。知识是无价之宝,有些时候,你给那些老前辈们送些价值连城的宝物,他们可能连看都不看,而你若是送他们一些历史悠久的画妖师古籍,没准他们就记住你了。

    秋可音出身书香门第,秋老爷子肯定也是个书迷,至于为什么,看他张口祖宗不会错,闭口自己是权威,足以见得这位老前辈的学识水平了。

    “山海行会方面,我倒是有点门路。”徐馨雅说道。

    如果没有特定的人推荐,想要在那里开户,至少也得等半个月的时间,而要是有关系的话,快的甚至当天就能给你搞定。

    “不过最快也需要一两天,”徐馨雅拿出自己的山海牍,然后跟秦轩的山海牍碰撞了一下,也是这一刻,彼此的山海牍记下了对方的信息:“从现在起,你就能跟我正常通讯了,要使用的时候往里面输入妖力就好,只要我有空,哪怕是在别的世界,也能够跟你进行对话。”

    “噢噢噢,也算我一个,算我一个。”秋可音这丫头也跟秦轩交换了信息:“我还要给你书呢,到时候我整理好了,给你送过来。”

    “送过来?”秦轩一惊,忙道:“这怎么好意思。”

    “我看啊,这丫头是想拜访一下秦道雪的祖宅吧。”

    “是这样吗?”

    “嘻嘻,被发现了,”秋可音说道:“不过我想拜祭的不是秦道雪,而是墨山老师啦,比起秦道雪,我更崇拜墨山老师,他可是我的偶像呢。”

    说实话,这秦轩遇到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他身上联系到了秦家先祖,而且他们仿佛一个个的都非常伟大的样子,可偏偏,唯有秦轩对此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他也问了下秋可音,但后者的回答却跟徐馨雅类似:“他们的事太麻烦了,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的,等你以后正式步入了我们的世界,你自然会听到他们的大名,知道他们生前的事迹。”

    “不过也不用担心麻烦啦,”秋可音说:“能够通过你晓得秦家先祖的画妖师,要么是学生,要么就是如我这般喜爱读书的人,至于其他,如商人之流,以及成年了的画妖师,是不可能通过你的长相联想到秦家先祖的,毕竟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留在他们心底的也就只剩下了那几个名字,至于长相什么的,早就忘得一干而尽了。”

    秦轩在学派系画妖师眼里,绝对是个大人物,但在商人和正规画妖师眼中,属于纯粹的路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你这么说,”秦轩说:“莫名有点失落啊。”

    “扑哧,”秋可音摆了摆手:“行了,到时候给我个地址,我会把书籍送到你那边去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污爷带着徐馨雅和秦轩离开了备案图书馆,然后回到了污武屋,之后,污爷开口道:“被药膳兔吃掉的东西,一些普通货色,我就不去算它了,但绝尘烛根、百花返魂水、斗周时株,以及九彩玉果,可是非常名贵的材料,其价值总和,超过30万山海币,当然,轩小哥才刚刚成为画妖师,所以不必着急,你可以两三年,甚至五六年后把账结清,无论是直接支付山海币,还是归还原物,我都愿意接受。”

    污爷虽然看好秦轩,但生意归生意,他一下子损失这么大,不可能当做没看见。

    “我明白,”秦轩也喜欢这样把话说清楚,他家的药膳兔吃了污爷的东西,这就像小孩弄坏了人家的东西,身为家长的秦轩,自然是要赔偿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我会尽快还清的。”

    “嗯。”

    污爷也没有要什么字据,君子之间,一句承诺胜千金,不为别的,就凭秦轩的本命是药膳兔,醒魂芒是前所未见的黑色,且还是秦道雪后裔,同秋老爷子都有着徒孙的关系,这其间种种,污爷自是无需担心,而这件事放下后,污爷便再次开始打量起秦轩了:“轩小哥真是越看越帅啊,不知,最近可有空?”

    “没空!”秦轩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向后退了一步:“我最近有事,真的。”

    “那真是太遗憾了。”

    “咳,既然这样,”徐馨雅悄悄抓过秦轩的手,然后微笑着便准备离去:“我们就先走了,下次请你吃饭哈。”

    “给我站住!”

    “额。。。”徐馨雅一个激灵,机械般的转过头,尴尬的笑道:“那,那什么,还有事?”

    “你,”污爷盯着徐馨雅,说道:“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有吗?”

    “觉醒本命的材料费,”污爷眼中透着危险的气息:“你还没付吧?”

    “这个。。。”徐馨雅放开秦轩的手,然后唰唰的就来到了污爷的身边,悄悄到:“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

    “不要套近乎,污爷我,不近女色。”

    “更何况,”污爷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还欠我钱呢。”

    “你,行,你厉害,多少钱,放出道来开个价吧!”徐馨雅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只见污爷抬起右手,伸出了三根手指:“一口价,3万山海币。”

    “嘶~~~~”

    “额呵呵,那什么,”徐馨雅先是讨好的笑了笑,可见污爷并没有开玩笑,于是小声问道:“能缓一缓吗,我最近手头紧,吃不开啊。”

    “这钱,”秦轩这时候开口了:“也由我来付吧。”

    徐馨雅已经帮了他很多了,虽说一开始有些误会,但现在秦轩也知道了,徐馨雅的确是个好人,所以此时见徐馨雅为了这3万山海币而低声下气,秦轩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反正我都担了50万了,应该,也不差这三万吧?”

    “这,可以是可以,”污爷怼徐馨雅,但他不会怼秦轩,而且他丢的主要是一些昂贵的没人要的材料,以及一些不算太贵的常见材料罢了,对其生意没有太大的影响:“但。。。”

    “什么不差三万,臭小子把老娘当成什么人了?!”徐馨雅也不再说什么了,一把将自己的山海牍拿了出来,潇洒的递到污爷面前:“三万就三万,刷卡!”

    然而,徐馨雅的心在滴血啊,这可是三万山海币,要知道,哪怕她没有被辞退前,月收入也不过一万出头,这一下子就去了三个月的工资,更何况,徐馨雅是战斗人员,平常消耗相当巨大,虽说其中有些能够报销,但培育自家山海兽的费用,却是要她自己出的,这一来二去,徐馨雅这些年来根本没存下多少钱,本来计算好的生活费,一下子就去了三万,徐馨雅很担心,怕自己连这个月的房租都要交不起了。

    ‘这还真是,’徐馨雅泪流满面:‘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