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六大家
    可现在,狮豪鬼竟然说他就算在训练中杀了秦轩也没关系。

    这,未免也有些太大逆不道了吧?

    虽然只是帝子,但将来,很可能成为炁世人共主的炁赢帝啊。

    一旦秦轩成为炁赢帝,那身份和地位,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说别的,祖师爷那么多,其中的保皇派绝对不少。

    如果今天花不语得罪了秦轩,将来,秦轩要迫害他,让其他祖师爷围杀花不语,那结果,可想而知。

    孤竹下虽然跟秦轩战斗过,但这家伙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皇家祖师爷,当年没少给官方效力,如今秦轩当政,孤竹下这么好的打手,秦轩没理由不要。

    哪怕有点过节,可孤竹下确实很识相,也非常会做人。

    再加上他确实有本事,未来没准真会加入秦轩阵营,为他效命。

    所以,秦轩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成为炁赢帝后,在名正言顺下形成的巨大威势!

    这个,真的太麻烦了。

    即便是花不语这样的老祖师,都不敢轻易得罪秦轩。

    “道友,这是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花不语自认跟狮豪鬼的关系还算不错,他没理由把自己拖下水:“我已隐居多年,不问朝政,而且我雨花旦一脉,位列下九流,品级档次,皆不如其他人的显赫,这事,确实为难我了。”

    山海官一共八十一种,又根据其社会地位(非实力)分为九品,每品九官。

    雨花旦,说白了就是古时候的戏子,其社会地位极低。

    有道是,歌舞声乐烟雨怜,说的便是六种与演艺有关的山海官,即颂咏像、踏掌姬、雨花旦、乐正伯、宿娼妓、戏倾怜。

    这六人,分别代表歌唱、舞蹈、戏剧、乐曲、演员和小品,六个领域最巅峰造极的大家。

    “踏掌姬、颂咏像、雨花旦、宿娼妓。”

    狮豪鬼:“当年最具造诣的大宗师们,现在也只剩下四位了。”

    但宿娼妓老祖师阮思雪。。。

    这女人太恐怖了,哪怕是狮豪鬼都招惹不起,她强的简直逆天,哪怕是钦天监都称她为怪物中的怪物。

    而且大部分人并不知道阮思雪的来历,如果知道她是陌上花转世,如今更是因为明悟了秦轩与释无南的关系,过了内心的门槛,让陌上花与她彻底合二为一,修为境界真正达到了玊仙衣和太始式那个境界。

    估计,会吓坏一大片人吧。

    毕竟,这两位可是创世女神啊,别说花不语,就是孤竹下也绝对不可能匹敌。

    当然,也不是谁都不知道阮思雪的来历。

    狮豪鬼就知道一些,花不语也能猜到一部分,所以两人并没有多提及阮思雪,因为他们都不敢招惹这位神洛之主,东都女帝。

    “燕前辈当年受过迫害,心灵缺损,”狮豪鬼说:“她怕是无法教导帝子。”

    “唉。。。”

    花不语知道狮豪鬼的选择:“山老哥和小燕子都不好过,所以你也只能找我了。”

    “正是如此。”

    “罢了罢了。”

    花不语抱着二胡,说:“那就让他来吧,但我不保证能教好他,若是真不行,还请不要再麻烦我了。”

    花不语的意思很委婉,就是说,他真不敢对秦轩动真格的,这若是结下了死仇,他可就彻底完了。

    “请祖师,下狠手!”

    “。。。。。。”

    但狮豪鬼显然不想让花不语放水,他看着花不语,说:“若帝子出事,一切因果,老朽与昆仑,会为祖师背负!”

    “你是认真的?”

    花不语没想到狮豪鬼竟然敢拿整个昆仑赌,按理说,面对这种情况,花不语应该放心才是。

    但。。。

    “无需如此。”

    但花不语终究不是那样的人:“既然你这般说,那这事,我应下了。”

    出了事,不需要狮豪鬼和昆仑去背,他来。

    花不语虽然怕麻烦,但器量和担当,无愧老祖师之名,是这世间少有的豪杰。

    “多谢祖师!”

    狮豪鬼向花不语顿首,然后告辞离去,留下脸色凝重的轻齐风,以及一头雾水的轻雪灵。

    “花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帝子,那是谁?

    轻雪灵是生长在钦天监民主制度下的画妖师,所以并不知道帝子这个概念,但身为二十四门第中轻家的继承人,轻齐风如何会不知道?

    “花爷,炁赢帝,真的要复辟了吗?”

    “挡不住的。”

    花不语说:“昆仑地域已经站位,前不久的佛城,山海族也莫名其妙的选择支持他。”

    “山海族?他们怎么会支持?为什么?”

    轻齐风想不明白,炁赢帝只是人类的炁赢帝,关山海族和那些老仙灵什么事情,他们为什么要插手人类内部的斗争?

    “我也不知道。”

    花不语摇摇头,说:“虽然匪夷所思,但他们就是这么做了。”

    “天下动荡,乱世纷争,”花不语:“现在外面是真的乱啊,如果我没估计错,可能不久后,就要开战了吧。”

    开战,也就是打仗,这对生在和平年代的轻雪灵,不,哪怕是轻齐风,都不曾有过这等经历。

    “他们要推翻钦天监?”

    “必然的事情。”

    花不语说:“只是不晓得他们要怎么做,如今的钦天监,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根基犹在,这样的时候去与它为敌,狮豪鬼不会这么傻。”

    “难道那个所谓的帝子,当真有这等才能,可以让阿翁心动?”

    轻齐风很尊敬狮豪鬼,发自内心的将他当做长辈看待。

    只是,他不相信秦轩,觉得他根本没什么本事,反而很可能因为他的出现,导致昆仑遭逢大难。

    “齐风,莫要枉加揣测,是好是坏,还得见了才能知道。”

    “可花爷,您已经很多年没出手了。”

    “老骨头,也得动动了。”

    “让我来吧!”

    轻齐风说:“我来替您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花不语知道轻齐风是要帮自己扛因果,但这事已经来了,花不语觉得,也许自己也该走出心中那道困住他的大门了:“但这次,事情太大,你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