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你有顿悟的可能性
    “接招!”

    师家庭院中,诗轻梦正在于秦轩过招。

    只不过,比起互相对练,战斗其实是一面倒的,整个过程,秦轩就是在不断的逃跑,逃跑,然后继续逃跑。

    “轰隆!”

    诗轻梦的拳头依旧带伤,可挥舞间,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

    拳风所过,哪怕是布置在师家大院外的结界,都在不断的颤抖,由此可见诗轻梦下手有多重,当真是没有半分留情。

    “我连半分力都没有出,秦小弟!”

    诗轻梦是没有半分留情,因为她连半分力都还没出。

    “若刚才那拳我再多出半分力,你可能已经死了。”

    诗轻梦站在那里,看着汗如雨下的秦轩,只见他拖拽着绑了绷带的双臂,虽然好了一些,可依旧显得无比的凄惨。

    “诗姐,我是凡人啊!”

    秦轩也感受到了那贴着脸颊过去的拳风,再看背后,只见结界外,原本连绵不绝的山峰已经消失,只留下一道看不见尽头的凹陷。

    一拳十万山!

    所过之处,尽数夷为平地!

    但是要知道,这还不是诗轻梦的全力,而只是半分力!

    “传世之人,也是人。”

    诗轻梦说:“你如果只对自己定位为凡人,那么你就永远都无法超越任何一座山。”

    “凡人。。。”

    “超越蓬莱,成仙,超越昆仑,成圣,超越不周,成神!”

    三山秘法,绝对是最适合秦轩的训练方式,因为只有这种难到极致的苦修,才能激发秦轩的潜能。

    “如何成仙,如何成圣,如何成神?”

    “我不知道。”

    面对秦轩的问题,诗轻梦无法回答,她唯一能说的是:“爷爷说过,你有着非凡的潜力,只有生死考验,才能让他们苏醒。”

    他们?

    “他们。。。”

    秦轩有着众多的前世,白镜玄、沐秋白、帝炁、释无南、诸葛圣。

    这些人虽然已经作古,但只要秦轩还活着,他们就不会消失,而是存在于秦轩看不到也摸不着的地方。

    “这太虚无缥缈了。”

    秦轩不知道该如何激发前世留给他的力量,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到底会什么本事。

    现在唯一有过回忆的,仅仅只是沐秋白一人。

    但,那并非沐秋白的全部力量。

    气、拳、剑,沐秋白号称三绝天下,一道传三友,一人衍化出采朝翁、昆虚祖和封添仙三大山海官。

    由此可见,沐秋白有多强。

    不说别的前世,仅仅只是一个沐秋白,若是秦轩能吃透、觉醒,就足够他与孤竹下那等强者一战了。

    可问题是,该怎么做呢?

    “再来一次!”

    不等秦轩想明白,诗轻梦的腿便已经从他侧脸扫来,几乎是下意识的,秦轩抬手去抵挡,可结果却是被诗轻梦直接踹飞。

    “轰隆!”

    废墟中,秦轩不断倒抽着冷气。

    他的伤不仅没好,反而一天比一天重,而今天,重伤之下,却还要跟诗轻梦对练。

    哪怕对方手下留情,只发了很少的力,绝对不会真的杀了自己,可这么打下去,秦轩是真的要崩溃了。

    “零!”

    诗轻梦优雅的放下脚,说:“今天的训练,你连我一招都不曾挡下过。”

    尼玛!

    两人是一个级别的吗?

    挡下诗轻梦的攻击,你在开玩笑?

    诗轻梦如今24岁,8阶9星传世之人,她的力量有多强,纵观秦轩麾下所有眷属,除了三大本命,就没有能跟她打的了。

    这么强的怪物,就是秦轩倾尽全部都很麻烦,只靠画妖师自己,上去找虐吗?

    “看来是我的力量,不适合陪练。”

    诗轻梦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能带秦轩历经千难万险,但与他交手,通过战斗让他顿悟,这太难了。

    诗轻梦的拳头太过霸道,腿脚也是威力绝伦,一个收不住,秦轩很可能直接被她碾成肉酱。

    这又要关注,又要指导,诗轻梦也很头疼。

    “丫头,休息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对帝子说。”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笼罩了两人,秦轩抬头看去:“老爷子?”

    “爷爷?”

    狮豪鬼回来了,他环顾四周,说:“训练的很坚固,但,不得法。”

    “没办法啊爷爷,”诗轻梦说:“秦小弟的伤势太重,妖术无法施展,又不能用画妖师的其他本事,他没的打,我也不敢打。”

    所以,让诗轻梦跟现在的秦轩切磋,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

    “我知道。”

    狮豪鬼看向秦轩:“帝子,能起来吗?”

    “咳。”

    秦轩试着爬起来,虽然疼的让他浑身肌肉都在抽搐,但还是勉强站了起来,只是那个姿势,确实不太雅观。

    不过狮豪鬼和诗轻梦都没有笑话他,相反,他们发自内心的钦佩秦轩的毅力。

    一个普通人,在根基几乎为零的情况下,能够将三山秘法的入门修炼到这个地步,真的非常了不起了。

    没有感受过弑天骨器恐怖的人,绝对无法想象它所能带来的痛苦。

    而秦轩,一次又一次的自残,却依旧坚持到了现在,没有责怪爷孙俩的无礼,反而耐心的跟着他们的修行计划走,这份信赖与果决,只能说,秦家人不愧是秦家人。

    “老爷子,有什么事吗?”

    秦轩:“我还能坚持,这弑天骨器的疼,我差不多能忍受了,虽然还无法打入15厘米,但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可以做到。”

    说到这,秦轩脸上露出了笑容。

    “帝子。。。”

    这笑很苦,但狮豪鬼却为之触动,他眼眶微红,说:“好,好啊,炁世人有如此帝子,是我人族莫大的幸事。”

    炁世人,帝子,人类。。。

    这些,秦轩不是很清楚,也没什么概念。

    他唯一知道的是,不能让兔姐和风姐失望,也不能让这昆仑地域的人,看扁了。

    正所谓,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

    秦轩这是彻底豁出去了,反正这次要是练不成三山秘法,他就绝不出这昆仑!

    “老朽给帝子找了一个新的陪练,帝子你还撑得住吗?”

    “可以,我撑得住!”

    秦轩不知道狮豪鬼所说的陪练是谁,可这是狮豪鬼亲自去找来的,想必不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