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又一位祖师
    “陪练?”

    诗轻梦诧异的看着狮豪鬼:“爷爷,您说的是。。。”

    “花不语。”

    狮豪鬼没有隐瞒,直接将自己找的人,告诉了诗轻梦。

    于是,诗轻梦愣住了。

    “什么?!!”

    诗轻梦:“爷爷您,您不是在开玩笑吧,让老祖师来陪秦小弟修行,他们,他们要是一个不小心失手。。。”

    老祖师的实力太强,哪怕是诗轻梦对上,也是九死一生。

    现在的秦轩。。。

    真不是诗轻梦看不起他,而是如今的秦轩跟老祖师的差距,实在太大。

    而且那是花不语啊,雨花旦祖师。

    诗轻梦就没听过雨花旦也能帮人修行的事,这比让她跟秦轩切磋都不靠谱吧?

    “那个,我能问一下吗?”

    秦轩不知道这个花不语是哪位,但看爷孙俩这么争执,秦轩也觉得这位花不语,来历肯定不凡。

    “花不语是哪位?”

    “。。。。。。”

    狮豪鬼与诗轻梦都诧异的看着秦轩,让后者有些尴尬:“这,怎么了?”

    “帝子你没听过花不语?”

    这个问题,就像有人在你面前说自己请了迈克尔杰克逊来教你跳太空步,然后你反问一句‘迈克尔杰克逊哪位’。

    这就是倾尽所有,却毫无成就感的标准例子。

    当然,迈克尔杰克逊有些惊悚了,但意思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总之,秦轩的见识太过浅薄,到现在,他所知道的山海官也不全,至于那些山海官中的祖师级和老祖师们,更是一头雾水。

    唯一知道的,就是净门斋的祖师爷叫孤竹下,西玊母的祖师爷是玊仙衣,画妖师的祖师爷叫秦宙古,点灯人的祖师爷是洛点尘。

    其他人。。。

    秦轩貌似也不知道谁了。

    “花不语是雨花旦祖师爷。”

    “雨花旦是。。。”

    “唱戏的。”

    诗轻梦在旁边补了一句,秦轩恍然大悟:“所以,老爷子就是给我找了个唱戏的,来教我修行?”

    “咳咳咳。。。”

    一句话,差点没把狮豪鬼给气死过去,什么叫唱戏的,一般人想请花不语唱戏,还没那资格呢!

    请老祖师为你唱大戏,你咋不上天呢?

    “抱歉抱歉。”

    秦轩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连忙纠正:“难道说,这位唱戏的雨花旦祖师爷,很厉害?”

    祖师爷?

    是啊,祖师爷啊!

    秦轩忽然关注到了这个词,狮豪鬼说对方是祖师爷。

    时至今日,秦轩遇到的每一个祖师爷,都非常的牛叉,哪怕是李清灵,她全盛时期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孤竹下都是在跳过她之后,才来跟秦轩打的。

    “帝子之前不是一直想问我,如何才能在两个月内,超越净门斋祖师爷孤竹下吗?”

    狮豪鬼说:“这位花不语前辈,跟孤竹下一样,也是老祖师,二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

    “差不多?!”

    秦轩知道孤竹下的厉害,这家伙可是轻而易举就挡下了兔姐和风姐的联手,更是能用言语威胁二人,不敢逼他太过。

    由此可见,孤竹下的真正实力有多恐怖。

    而这样的怪物,秦轩竟然又要遇到了,并且与上次一样,也是来跟他切磋,帮他修行的。

    “是让我,打赢他?”

    “当然不是!”

    诗轻梦:“花爷是隐居在昆仑的世外高人,哪怕是我出全力,也断然不是他的敌手。”

    “只要帝子你能撑过来就可以了,”狮豪鬼:“不需要想太多,能学多少就学多少,若是在战斗中顿悟,这才是帝子你需要的。”

    顿悟。

    说难很难,说容易也很容易。

    秦轩毕竟有前世打底,怎么也比其他人要轻松的多,而与老祖师级的高手过招,没准真的如狮豪鬼所说,在战斗中有所领悟,接着像之前对付孤竹下时那样,突然就变强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吗?”

    秦轩看了下自己:“可我这伤,我就这么呆着伤去见他?”

    会不会太失礼了?

    而且,这样的状态,他真的能挡得住?

    不会被秒杀吧?

    没有本命,没有眷属,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以残破之身挑战老祖师,这样的事情,全世界估计也就秦轩会去做了。

    也幸好对方是陪练,要不然。。。

    “对,就这么去。”

    狮豪鬼说:“而且这次,对方不会手下留情。”

    “啊?”

    “请帝子做好心理准备,”狮豪鬼:“这不是训练,而是生死搏杀,如果帝子你没挡住。。。”

    会死。。。

    “咚!”

    猛然间,秦轩的心脏一顿,他惊讶的看着狮豪鬼:“老爷子你,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可惜,狮豪鬼的表情很凝重,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呼~~”

    秦轩缓缓吐出了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了孤竹下的身影,而另一个与他同个等级的强者,正在未知的前方等他。

    “我去。”

    “帝子?”

    这一次,轮到狮豪鬼惊讶了,他本以为秦轩会犹豫,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干脆:“我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会。。。”

    “我知道。”

    秦轩看着狮豪鬼:“但我还是要去!”

    如果输了,必死无疑?

    这个游戏,若是在孤竹下之前来,秦轩说不定会害怕,但是很遗憾,这是孤竹下玩剩下的啊!

    “我跟她们约定好了。”

    秦轩:“只要不放弃,绝不倒下!”

    被骗也好,被戏弄也罢,被吓唬,被恐吓,被威胁,这一切,秦轩都已经经历过了。

    同孤竹下的一战,秦轩得到的不仅仅是清灵的神具化,更重要的,还是这份坚定不移的决心,既然说了要做,那就走到底,哪怕撞死在南墙上,也不会回头!

    不就是老祖师嘛,我轩哥又不是没遇到过?!

    孤竹下,洛点尘,李清灵,甚至连比他们更厉害的陌上花、玊仙衣和太始式,秦轩都认识,他怕什么吗?

    “帝子。。。”

    狮豪鬼站在那,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无比坚定的说道:“若帝子失败,老朽立刻自裁,绝不犹豫!”

    “我也。。。”

    不等诗轻梦继续说,秦轩便直接打断道:“我会回来的。”

    不需要狮豪鬼自裁,也不需要诗轻梦做出什么保证,因为秦轩,一定会成功通过花不语的考验,然后以他们所期待的姿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