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人心险恶
    “小雪灵,辛苦你了。”

    念头转过,等到轻雪灵带着秦轩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花不语对她,只剩下了疼爱和宠溺,哪还有之前的责怪。

    “花爷爷,这是我同学秦轩,还有轻梦老师,你认识的。”

    “前辈。”

    诗轻梦恭敬行礼:“师家丫头,给您见礼了。”

    “嗯。”

    花不语认识诗轻梦,挺熟悉的,所以他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前辈您好,我是秦轩。”

    秦轩双手很疼,但还是努力抬起,想要拱手,花不语见此,连忙把手中的二胡弦横在秦轩的手臂上,阻止道:“帝子不必向我见礼,是我该拜见帝子才是。”

    “哎?”

    “雨花旦祖师爷花不语,在此,见过炁世人帝子。”

    花不语向秦轩行了一礼,而在知道对方身份的后者眼中,花不语这行为,当真是谦逊到了极点,与孤竹下那厮的张狂,完全不一样啊。

    “等等。”

    看着这一幕,轻雪灵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先看看秦轩,再看花不语:“秦轩是帝子,帝子要接受花爷爷的训练,那岂不是说。。。”

    花爷爷要下杀手的人,就是秦轩?!

    “这!”

    想到这,轻雪灵有些懵:“你们,那个,等会儿难道要。。。”

    “想必帝子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

    “既然来我这里,想必也应该有心理准备了,”花不语说:“我不会因为帝子的身份而手下留情,这一点,请帝子见谅。”

    “我知道。”

    秦轩:“既然来这里,就有了觉悟,请前辈不需要在意我的身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我死了,绝不牵连别人。”

    昆仑陪葬?

    师家人为他的死负责?

    秦轩不需要这些东西,他从踏入这昆仑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有所觉悟:“只是,我有一个疑问,请前辈解答。”

    “什么?”

    花不语将弦搭在了二胡上,说:“只要帝子想知道,花不语,定然为你解惑。”

    “我之前见过净门斋祖师爷孤竹下,那是我的一位家人请来,为我特训的,”秦轩说:“他的实力很强,仅出一招,便让我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我想问的是。”

    秦轩看着花不语:“前辈与孤竹下比,如何?”

    “秦小弟!”

    “秦轩!”

    这个问题,相当的无礼,完全是在质疑花不语身为老祖师的实力。

    但秦轩的目光却非常的坚定,他,只要这个问题的答案。

    “呼~~~”

    风拂过庭院,带起了那微不可查的花粉,花不语站在那儿,他笑了笑,也没责怪秦轩,说:“既然要帮帝子修行,自然得有些本事,帝子这问题,问的好。”

    “孤竹下的本事,我是知道的,”花不语:“自古有九州斩,以数字论资排辈,个十百千万亿兆京零,九人各创绝世剑术,纵横天下,名垂千古。”

    “孤竹下虽不在九州斩之列,但当今若再排九州斩,必有他一席之地!”

    “所以,我不敢说自己能战胜孤竹下,而他要是与我为敌,或许,我会死。”

    花不语说到这,目光却是一凝:“但他,一样会给我陪葬!”

    同归于尽!!!

    四个字,道尽了花不语的谦逊与傲气。

    他想杀我,可以,但我一样也能杀他,大不了,共赴黄泉!

    “请前辈。”

    秦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强忍着疼痛,拱手道:“赐教!”

    “这就开始了?”

    “嗯。”

    “不需要准备一下?”

    “前辈能治疗我的伤势吗?”

    “弑天骨器的伤,我治不了。”

    “既然如此。”

    秦轩说:“准备与否,又有什么区别呢,前辈?”

    兔姐不在身边,所有山海兽都陷入了沉睡,妖术也因为双手无法结印而废了一大半,两大至高妖术,以秦轩如今的状态,一动就剧痛无比,根本施展不出。

    妖力紊乱,身体遭受重创。

    这样的他,就是在手下留情的诗轻梦面前,都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更别说,一位只存在于画妖师历史传说中的老祖师。

    “等等啊花爷爷!”

    轻雪灵:“你们,你们别这样。”

    “花爷爷。”

    轻雪灵看向花不语,说:“秦轩伤的那么重,这,这怎么打啊?”

    花不语有多强,轻雪灵根本没有概念,只知道,他厉害到没边,反正轻雪灵不曾看过花不语出手。

    因为,根本没人有资格让他出手。

    强?

    这绝对不是轻雪灵对花不语的定义。

    因为无敌才是!

    “退下吧,小雪灵,”花不语的声音有些严肃:“走出这房门,到了天下,没人与你讲仁义道德,也不可能只有善意。”

    花不语是对轻雪灵很好,非常的宠溺,可他有底线。

    如果有一天,轻雪灵要出门,那花不语一定会告诉她人心险恶,一定要让她学会怎么保护自己,不能用自己的善良,去衡量别人的下限。

    就像现在,轻雪灵单纯如白纸,觉得大家都可以和和气气的,没必要打打杀杀。

    但男人的世界,炁世人的世界,以及帝子将来要面对的世界,岂能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美好?

    “叶说。。。”

    那个人,曾是花不语的挚爱,这一辈子的起点,也是最完美的终点。

    ‘等我回来,’记忆中的她,也是与现在的轻雪灵一样,那么单纯、善良:‘你再唱戏给我听。’

    她走了,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当初的约定,那段停了百万年的曲子,即便到现在,花不语都不敢再开口,唱一个字。

    “人心险恶。”

    花不语看向秦轩,眼中带着一份古怪的神色:“你说对吗,帝子?”

    “嗯?”

    气氛突然的改变,让秦轩有些猝不及防,可当他再看周围时,却发现哪里还有轻雪灵和诗轻梦的身影。

    “这里是。。。”

    再一抬头,周围的庭院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座古朴的戏台。

    巨大的圆形戏台,红色的绘着漂亮花纹的帷幕缓缓拉开,秦轩坐在台下,他回望身后,却是望不到尽头的无数的木制座椅。

    多,密密麻麻,无边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