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赤兔记 >章节目录第591章 长风起,万里黄沙落花萼,倩影相辉(三)
    两人胜负已分,庞斑雄壮的身躯从半空落下,漆黑如墨的长发随意的披撒在肩头上,给他整个人笼罩了一层难言的魅力,看起来方才的一战对他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他大袖轻挥,兀自面无表情的看着地板上一个黑黝黝的大坑。

    那里不见人影,只有留在外面的半只鞋子,显示着它主人的狼狈!

    众人一阵骚动。很显然,这一仗是苦命的阿飞输了!他被庞斑轰下去,撞破了地板生死不知。大伙儿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魔师作为顶级NPC,战胜玩家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牛逼轰轰的武林盟主会败的这么干脆利落。大伙儿原本还以为这位玩家第一高手能够给魔师带来一些麻烦的。不少人看来,两人这一战,倒是将原本笼罩在盟主身上的某些光环给戳破了!

    除了部分人继续翘首以待的看着深坑,想着阿飞那露在外面的半只鞋子什么时候会动一下,其余大部分人还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魔师的身上,对他下一步的举动很在意!

    李隆基那一伙人刀剑兵器都已经握在手中,一旦对方有什么动作,他们也会立即做出反应。似乎花萼相辉楼这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

    “魔师,如果今日一意要战,咱们不若出去动手,免得毁了大唐这美轮美奂的花萼相辉楼!”

    终于那上官婉儿发话了。在阿飞落败之后,她微微上前半步,气机牢牢的锁定了庞斑。这个动作暂时把她的主要目标从石之轩转移到了庞斑身上,同时也将庞斑牵制住,阻止他继续对阿飞出手。

    作为少数能够抗衡庞斑的高手,她的态度还是让现场的气氛微微放松了一些。

    “庞某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挡!”

    庞斑没有对阿飞赶尽杀绝,继续用那一尘不变的僵尸脸说道。

    “明知这事情不是简单动手能够解决的,魔师为何还要一意孤行?你我也都清楚,李先生也只是想要款待一下我们,但这个过程或许被某些人刻意利用了!”上官婉儿道。

    “对庞某来说,不存在所谓的利用。今日如果谁想要阻拦庞某,那结局就和这位苦命的阿飞一样!”

    庞斑继续霸道的回应道。他目光落到了上官婉儿的身上,宛如雕塑的脸庞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此时外面风沙敲打着窗户,灌入楼里的风将烛光摇曳,魔师那张脸在这种烛光的照耀下,仿佛还泛着一种淡淡的轻轻漂浮的白光!

    上官婉儿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对庞斑的强势有些意外。但见那庞斑又将双手负到了身后,微微昂首看着上空道:“庞某原以为,厉工与韩柏一死,庞某的很多心事便已经了结!没想到在这花萼相辉楼再起风波,利用靳冰云,这是一种不可原谅的挑衅!想要查出真相并不难,不过在十绝关之前,大江湖留给你我的时间不多了!”

    这句话虽轻,却让上官婉儿、石之轩等人脸色微变,显示触动了他们的某种心情。上官婉儿终于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旁人就有些听不懂了,什么叫做“时间不多了”?莫非有些人要赶着大结局不成?

    那庞斑等了一会,忽地微微一笑:“庞某的心意你们既然都明白了,那也就不必多言了!庞某只相信,这一切的真相只在这双拳头所及的范围内!”

    话音刚落,他忽地跨出一步,庞大的身躯骤然一晃。众人的惊呼声尚未起来,庞斑竟仿佛瞬移一般落到了李隆基面前,朝未来的唐明皇结结实实的一拳打过去!

    刹那间狂风大作,花萼相辉楼骤然起了带着无数肉眼可见的旋涡!

    上官婉儿本能的身形一动想要阻拦,但是忽地感觉到了来自石之轩的一道压力,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那石之轩朝她微微一笑,用一种极低的声音道:“年轻人,不要动手!否则我也会出手拦你。不如先看看魔师的作为吧!”

    上官一脸寒霜的冷哼一声,但她不可能无视邪王的威胁。两人武功在仿佛之间,一旦动起手来很难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庞斑的拳头,是这个大江湖最可怕的武器。它可以正面与丈二红枪对轰,与翩跹若仙的覆雨剑一较高下,能硬撼郭靖的降龙十八掌,还可以轻松打扁苦命的阿飞!

    魔师一直都有一种霸气却又极度自负的气势,与人动手也往往都会等着对方准备好了,然后一拳平推过去,与郭靖一般,偏偏天下莫有人当。但他偶尔主动起来,也往往如九天之上的迅雷,叫人避闪不及!

    或许江湖上有人可以躲开他的拳头,但这人绝对不是李隆基。

    他们俩甚至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在旁人的眼中,那庞斑是主动一拳击向了李隆基!而在李隆基眼中,庞斑一拳击出,刹那间涌动的气机封锁了天地,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李隆基禁锢,让他进退不得,甚至被反向拉向了庞斑的拳头!

    恍惚之中,并不是庞斑穿越虚空而来,而是他李隆基怀着无尽的恐惧主动迎了上去。

    空间在庞斑面前不再是阻碍,但周围的人却在庞斑气机的牵引下陷入了某种泥潭,连呼吸都困难起来,遑论出手相救了!

    这就是魔师庞斑的实力,古往今来魔门第一巨擘!

    处于旋涡核心的李隆基大骇,他经历过血腥残酷的宫廷斗争,波谲云诡朝堂争锋,却没有真正这般与武林高手捉对厮杀,将性命系于豪侠勇烈的拳脚之上!

    他甚至都没有挣脱庞斑气机的能力!

    这一刻,他所谓的帝王豪情也被魔师的一拳气势所夺!世人也都明白,花萼相辉楼原本是皇族畅游风月之地,如今已经变成了江湖游侠的舞台!

    游侠可仗剑直抒胸臆,暴起而杀人,正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么魔师呢?

    李隆基清楚,在庞斑这一击之下,自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他内心各种绝望惊恐的情绪不断涌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嗡地一声,在极致的情绪之下,所有的声响离他远去!

    李隆基半张着嘴,内心从极度恐惧中,忽地生出了一种难以解释的情绪!

    他看着不断在眼前放大的拳头,思绪在凝固之前,被拳头上的淡淡而清晰的光泽给吸引住了!那些光芒很奇特,并不是烛光,或者是外面的日光反射所致,而是由庞斑身上散发出来的,由内而外,朦胧而不可捉摸!

    不知怎地,未来的唐玄宗想着,如果这个光芒更盛一些,庞斑整个人会变成一团光,向太阳一样么?

    一瞬间他身躯一颤。想起了当年在月满拦江之上,魔师与浪翻云大战之后,就是从体内爆出一道炫目至极的闪电,然后消失不见的。今日的情况,让他忽地明白了方才庞斑的那句话!

    大江湖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是了,他们是要破碎虚空而去了!

    庞斑,石之轩,甚至是上官婉儿,都可能已经步入了这个玄之又玄的境界,堪堪就要触摸天地之间最玄奥的秘密,成就那无比动人的一步!

    这一步踏出,就是超越,是打破桎梏,成就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境界!

    就像是仙凡之别!

    对那层境界有着孜孜不断的向往与追求,让这些超凡卓越没有琐碎的时间去寻找所谓的阴谋真相。而以他们的能力也不需要这么做。他们所依仗的便是各自的绝顶武艺,只要打破一切,就可以找到隐藏在后面的真实!

    尤其对庞斑来说,如果今天有人幕后捣鬼,那么直接抹杀了便是。不管这里的人有罪无罪,无辜还是牵连,都已经不重要了。别说是花萼相辉楼,就是整个江湖都站在面前,庞斑的拳头也会义无反顾的砸下去!

    这恐怕就是庞斑现在的逻辑,他是雄霸天下的魔师,行事作风未免有些乖戾,与魔门的某些风格其实是一脉相承的!千百年来,人们将这个“魔”字演绎到现在的程度,也不是没有道理。

    搞清楚了这些,李隆基并没有因此深恶痛绝,相反他对自己原本的幼稚想法深觉可笑。相对于这些人的追求,自己只是图谋那所谓的世俗皇位,自称花萼相辉楼的主人名为邀请实则是拉拢,此刻看来未免是有些可笑和不自知了!

    熟不知这终究是一个属于江湖而不属于朝堂纷争的时代。

    轰!

    没有悬念,庞斑的拳头击中了上李隆基,将他整个人轰了出去。巨大的力量裹挟着他,连续撞断了花萼相辉楼的两根柱子,包括一根雕龙的粗大主柱。李隆基整个人被拍在一堆桌椅板凳之中,深深的掩埋在底层,生死不知!

    与此同时,李隆基的那些人拼命的出手相阻,却稍差一步,连庞斑的一点儿边都没有碰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隆基被一拳打爆!但魔师却并不停歇,身形一转朝周围袭来的人连续击拳击出,众人就听得明显的拳拳到肉的声音,救援的七八个人同时倒飞出去,半空中洒下了片片血雾!

    四处散开的人群将花萼相辉楼弄得混乱不堪,人人奔走尖叫。也不知有谁又撞到了墙壁或者柱子,终于头顶上传来了一阵叫人牙酸的咯吱声,大捧的尘屑簌簌落下,散在了人们的头顶和肩头上!

    “花萼相辉楼要塌了!”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更加剧了这里的混乱。魔师庞斑却不管不顾,与混乱之中朝那李隆基那群人所在的地方大踏步过去,口中冷冷道:“交出想干人等,否则你们都走不了!”

    对方一群人也是集合了金古温梁黄各系的成名高手,虽然武功比不上魔师,惊怒之下却也对庞斑一起怒目而视。其中按公孙大娘嘴角带血,强自按剑喝道:“庞斑,你自恃武功高强,就可以滥杀无辜,横行无忌吗?我们偏不如你愿!”

    庞斑摇摇头:“庞某向来都是横行无忌,倒也不止今日了!”说完伸手便是朝公孙大娘抓去,脚下也是轻轻踏出一部分。“咚”地一声,地面上被踏出了一阵奇异的声响,竟是沿着脚下冲入公孙大娘的双腿,她心脏猛地一跳,仿佛被人攥住了一样,一时间浑身惨白,竟是提不起剑来,智能眼睁睁的看着庞斑那一只白玉般的手掌朝她按去!

    这一掌宛如番天印,怕是要将她直接拍扁了!

    “够了!魔师!”

    一个人影忽地顶住庞斑的无形压力,闯入战团,伸出双手与庞斑的手掌碰了一碰!

    两相碰撞,没有什么激烈的声音。庞斑竟然被阻拦了一下,但那人也是闷哼一声,踉跄的退了四五步,哇地一声吐出了大口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

    一个女子惊呼一声跳到他的身后,担忧的扶住了他。但那人却倔强的抬起头,撑着摇晃不已的身体看着庞斑道:“魔师,够了!再这么打下去,真正的幕后黑手反而会更加乐见!”

    庞斑看着眼前这人,缓缓道:“杨凡吗?”目光微微转动,扫了现场不少按剑等待出的高手,忽地一笑道:“你们山流也准备来管这事?庞某无所谓,不管谁来都会杀下去,你们如果都死了,真正的凶手便会现身来见我的!”

    这个逻辑真是霸道,一点儿人类的感情都没有,饶是那杨凡也被气得不行。他站直了身子,大声道:“魔师宇内无敌,熟不知大江湖除了武功之外,还有侠义二字!我等不是要争那破碎虚空的虚名,但也不会允许有人滥杀无辜。庞斑,若是你一意孤行,我们山流便是拼了命也要拦下你了!”

    庞斑淡淡道:“不妨出手!不过小心了,庞某也不知,自己还剩下多少身为人类的感情了!”

    说完他继续上前,雄壮的身躯朝着杨凡等人的方向压去!

    等他一路平推过去,定是一条血路了!

    这一幕看着众人惊叹不已,心想着花萼相辉楼的聚会彻底是黄了。有些人甚是心生惧意,想要提早退出此地。不过对于另一些人就不同了。那大剑神就手持长生剑,颇有些兴奋的看着,对这种场面盼望的很!

    忽地他心里一跳,长剑朝脚下的地板刺去,“嗤”一声,再度拔剑,顺带着一道鲜血飚出!

    有人从地下偷袭他,是谁?

    惊怒的他一掌拍下去,将脚下砸了一个大洞,伸手一捞,竟是将一具穿着黑色的尸体给抓了出来。这尸体身上还有一道剑伤,正是他的长生剑刺出来的。

    大剑神脸色一变,正惊疑不定的时候,忽地另一方却有一个声音大声道:“魔师,不用演戏了!我找到一些有趣的人!”然后远处哗啦啦一阵乱响,一个赤着脚的玩家从地下破开木板跳出来。

    苦命的阿飞?他不是正躺在那坑里吗?

    大剑神一愣。不过等他看清楚了对方手中提着的东西之时,脸色变得更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