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6章 一分也是钱(2)
    如果季安宁有这份能耐,亲家母早该和她吹捧了,哪里会藏到现在。

    所以金秀梅也没抱多大的希望,只要季安宁别丢脸丢的太难看就行。

    这会儿顾家一家人都围了上来,顾雪凑到了最前面,想看看季安宁到底能写出来什么东西。

    一双双眼睛都紧紧盯在季安宁的身上,可还别说,当看到季安宁拿起笔的那一刻,季安宁身上的整个气场都变了。

    哪怕她是身宽体胖,但从她的起势,站姿,以及行云流水的动作,都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就仿佛是站在了云端之上,把身上那些的村土气息都褪了下来。

    金秀梅不由自由的屏住了呼吸,往前探了探身子。

    只看那一红纸上笔墨飞腾,不一会就写好了一副对子,金秀梅不懂字的好坏,她只知道,季安宁写的字,一点也不必那老宋家的差!

    “日日财源顺意来、年年福禄随春到!”

    顾为民中气十足的念出声来,大赞:“好!好!安宁,你这出字写的好!对子也好!”

    季安宁从容的落下笔:“爸妈不嫌我字差就行。”

    金秀梅也高兴坏了,一扫之前不快:“安宁,你快多写几副,你这字写的可真好,咱家今年都不用去买门对了。”

    金秀梅好不容易从儿媳妇身上找一个发光点,可劲的夸着,也暗暗的安慰自己,她这个儿媳妇不算差。

    季安宁如善从流的又写下几副对子,顾长安也主动帮忙裁纸,不过一会儿,过年要用的对子就都搞定了。

    本来是来看笑话的顾雪也没了脾气,她垂着脑袋撇撇嘴,酸溜溜的开口:“嫂子,你真是深藏不露。”

    顾雪今年才16岁,在季安宁眼里不过是个孩子,季安宁自是没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她玩笑似的冲着顾雪笑了笑:“想学嫂子教你?”

    “我……”顾雪吞吞吐吐的说不上话来。

    她心里真的有些想学,她要是能写一手好字,同学们肯定都特崇拜她,只是顾雪不信季安宁会对她这么好。

    顾雪小心翼翼的给金秀梅使了个眼色。

    偏偏金秀梅没领会自个闺女的意思,直接摆摆手,戳顾雪的脊梁骨:“你看她像是个爱学的,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看甭费事了。”

    “妈!”顾雪脸红脖子粗的大叫:“谁说我不爱学!我就要学写毛字!嫂子你就教我吧。”

    顾雪仰着红脸蛋,心虚的看着季安宁。

    “成!你想学我就教。”季安宁拍了拍顾雪的身子:“你先把这些对子收回里屋,我和爸妈说点事。”

    季安宁指挥的理所当然,潜移默化的要告诉顾雪,要听嫂子的话,放在过去,是长嫂如母。

    顾雪本不想答应,刚要张嘴回呛,可一想着还要和季安宁学毛笔字,就灰溜溜的拿着对子回里屋了。

    走到门口,又不甘心的回头:“二哥,还不进来,没听到嫂子有事和爸妈说。”

    顾长安拖着双大长腿跟着进了屋,大厅就剩下季安宁,和顾为民与金秀梅三人。

    顾为民坐在旧沙发上,卷了一根纸烟,还没抽,就被金秀梅拿走了。

    “安宁,有啥事和爸妈说?”金秀梅笑吟吟的问着。

    季安宁思前想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金秀梅。

    “卖对子?”金秀梅皱眉:“这可不行,这街坊邻里的都去你宋伯那买对子,咱们家不买也就罢了,也不能不厚道,再说也肯定没人从咱这买。”

    季安宁早想好了对策:“妈,我知道这个道理,不过做生意就是这样,当然我也不会让您难做,我打算在城里集市上卖。”

    顾家一家子都不是做生意的,顾虑较多,又怕损了人情。

    可季安宁就是经商出身,生意里的门门道道多了去,无奸不商,她自个也怕顾家人直,瞧不起她见利,所以话说的十分隐晦。

    金秀梅和顾为民对视了几眼:“老头,你怎么看?”

    顾为民点头:“这是儿媳妇的主意,儿媳妇能想着挣钱,这是好事,安宁,你挣得钱就自己攒着,你们小两口将来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金秀梅没好气的扯了顾为民一把,“就你话多,我难不成还能扣安宁的钱不成,不过安宁啊,这钱你可得攒着,你要攒不住,就放妈这,妈给你们攒着,等有了急用还能用得上。”

    季安宁没接金秀梅这茬,她温声道:“爸妈你们同意了?”

    “有什么不同意的,不过这做生意可没那么轻松。”金秀梅指不上季安宁能挣上钱,季家是怎么惯季安宁的,她都知道,季安宁这孩子,难吃苦。

    何况集市上卖对子的不少,引的都是熟客,她一个新摊子,哪里会有人买。

    不过磨炼磨炼她的性子倒是不错,省的一天不知柴米油盐贵的。

    这罢,金秀梅就收拾东西准备吃饭了,至于季安宁说的话,权当过过耳瘾了。

    晚饭后,季安宁拿着红纸笔墨上了二楼,腾了张桌子,一副一副开始写,她先写了几副,也怕生意不好做,要是卖的好,她也可以现写。

    在顾家睡的第一晚,季安宁睡的不踏实,她躺在木板床上,突然回想起自己曾经,事业刚刚起步,也是起早贪黑,一家一家的跑市场,做调查。

    现在一切重新来过,季安宁无奈的笑了笑,老天是看她这一生太过顺畅,所以给她增加难题吗?

    ……

    早起鸡打了第三次鸣,金秀梅麻溜的套着衣服起床喂鸡,又去熬了一锅米汤。

    她站着楼梯口,没听见楼上的动静,唏嘘一声:“老头,瞧见没,我就说安宁光嘴上说说,平日里数她懒了,还说做生意呢,能帮忙收拾收拾家就不错了。”

    金秀梅又念叨着:“当初我说咱家儿子娶老宋家的女儿,你非不听,就要和季国强结这门亲,人家宋颖那孩子现在都当老师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诶。”

    “咱家可攀不上那书香气,文人都做派,你瞧我和宋渊啥时候有过话,再说安宁毛笔字写的,我瞧着不错,也算是咱家的知识分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