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7章 一分也是钱(3)
    金秀梅懒得和顾为民理论,直接喊了顾雪,让顾雪去二楼叫季安宁起床吃饭。

    “她自己心里又不是没点。”顾雪不满意的龇牙咧嘴,另给出主意:“妈,不行就别喊了,嫂子不是说要减肥吗,少吃一顿也没啥。”

    “让你叫你就去叫,属你话多。”金秀梅摊手又进了厨房。

    等顾雪爬上二楼,见季安宁的屋子门开着,半截红色的门帘遮着屋里的情形,她轻咳一声:“嫂子,赶紧起来吃饭!别睡了!”

    一声没人应,顾雪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低声咒骂着:“死猪。”

    她大力的掀开门帘,直接进了房间。

    刚要吼着嗓门叫季安宁起床,却发现屋里的大床上干净整洁,就连被子都叠的方方正正,哪里有季安宁的身影。

    “妈!妈!”顾雪吓的一溜烟的往下跑:“嫂子不见了!屋里头没人!”

    金秀梅刚好端着一锅米汤出来,“你说啥?”

    顾雪不知道季安宁要出去摆摊的事情,她一头雾水的道:“妈,嫂子是不是跑了!楼上根本没人,还有那床,收拾的可干净了!”

    这哪里能是季安宁做出来的事情。

    可金秀梅心里却跟明镜似得。

    她慢腾腾的将米汤放下,嘴里嘀咕着:“难不成她真的出去摆摊了?”

    金秀梅心里泛着嘀咕,“你甭管了,吃饭去。”

    ……

    日头初升,冷寒的风一阵阵吹袭而来,风声呼喝。

    应城南桥小巷口,左右堆满了摆摊的商贩,各式各样,卖什么的都有。

    尤其临近年关,都指望着年前挣一笔钱能过个好年。

    季安宁起的早,占了一小席地,将对子都摆列出来,又怕被大风刮了去,外面还罩着一层塑料,拿两块砖头压着边角。

    她初来乍到,也不怕利薄,直接吆喝着嗓门。

    “走过的路过的看一看咧,春联对子,买一副还送福字!一幅对子三毛钱!”

    她吆喝了一句,就感觉冷风不断的往肚子里灌,就是这一身肉,也挨不住寒天地冻。

    季安宁继续喊,等挣上第一笔钱,她先得买个大喇叭,否则这样喊,也不是个事。

    季安宁左右两边都是卖杂货瓜果的,她直接把第一笔生意放在了他们的身上,但不是让他们买,而是送。

    “大哥,你们家对子买了没呢。”季安宁终于发现肥胖的唯一一个好处,就是看着憨厚实在。

    她说话温和,又一直笑着,哪怕再凶煞的人,可不好伸手打笑脸人。

    雷虎绕了一圈,发现季安宁是在和他说话,他摇摇头,都是生意人,知道季安宁是什么意思,他道:“还没买呢,不着急买。”

    季安宁笑吟吟的点头,顺手就拿起一副对子递了过去,“大哥,这副对子你拿着,算我送你的,我第一天摆摊,以后有什么不懂的,还得靠你多指点指点,以后大家伙有生意了,也可以相互介绍着。”

    雷虎是生意人,生意的门道他明白,做生意,有时候也靠着一传十,十传百的口碑,相互介绍生意这一点很对他的胃口,人总是有需求的,有求就有供。

    他对季安宁另眼相看,没想到这个女人看着年轻,还挺懂生意。

    雷虎客套几句接下了季安宁的对子:“成,等我家买对子的时候,肯定从你这买。”

    说话间,就有人来看对子了。

    稀稀疏疏,季安宁大半日的只卖了三幅对子。

    季安宁搓着手,生意少,天气冷,她这颗火热的心并不寒。

    旁边的摊主雷虎生意倒是不错,等到了中午他才抽空打开季安宁的对子瞧了瞧,他家往年也买过对子,总觉得这对子,也就那么回事。

    可看了季安宁的对子,他辩出好坏来了,这字真不错,就好像一下子提了个档次一样。

    “小季,这字是你公公写的?”

    雷虎觉得这笔力,是上了年纪的人才能写的出来。

    季安宁虚笑一声:“是我写的。”

    “你写的?小季,你这么小,就能写的这一手好字了!”雷虎瞪着眼睛,显然不相信,这字是季安宁写的。

    雷虎嗓门天生就大,这一喊,周边几个摊主就都知道,这对子是季安宁自己写的了。

    这个年代,有学识的女人不多,所以他们一听是季安宁写的,都忍不住好奇的凑过来看看,季安宁能写出什么样的字来。

    刹那间,季安宁就来了主意。

    吸引客人!

    这小巷口做生意的层出不群,有特色有花样才能吸引客人!

    她暖了暖手,直接拿出毛笔蘸了墨汁,转过身,将红纸按在墙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串字。

    季安宁是以不同的笔体写着不同的对子,尤其是那些商铺门面要贴的对子,字准不能差了。

    她要吸引的不光光是这些穷苦百姓,那些商铺门面的生意,她也要接。

    如季安宁所料,这一写,围观看热闹的就多了起来。

    毕竟能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的女人少见。

    “咦?那凑什么热闹呢?怎么围了那么多人,宋颖,咱们也过去瞧瞧。”抱着课本,衣着体面的年轻女人好奇的探着脑袋。

    穿着一件翠绿色棉袄的宋颖兴趣并不大:“不过是些商贩,有什么好看的。”

    “听说是咱们南桥小巷口出了一个女才人!那字写得叫一个好啊!真的好!”刚凑完热闹大娘抽过身忍不住和她们两人絮叨了一句。

    许文艳抱着课本拿胳膊肘推了一下宋颖:“女才人,有什么人敢在咱们宋颖面前称女才人,不行,我倒是要看看去!走走走!”

    宋颖的字,是她们学校里公认的好字,况且,宋颖的爹,宋渊老先生的字还被她们校长裱起来,挂在办公室了。

    有宋渊这样的父亲,宋颖再差也有个差样。

    “文艳,你真闲,你也不想想,这些市井小民,哪懂得字。”宋颖嘴里虽念叨着,但也好奇,被称为女才人的商贩,到底会写成什么样。

    “你说对了,我就是闲,就看一眼。”许文艳乐呵呵的拖着宋颖挤进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