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9章 小有收获(2)
    卖对子,凭的就是年关前这几天。

    所以季安宁这两天都早起到南桥小巷口卖对子,渐渐的也混了一个脸熟。

    她性子活泛,和街边的商贩相处融洽,生意虽不大,但也有利可赚,金秀梅瞧她能挣,闲了中午就过来给她送饭,帮帮忙。

    有时也让顾长安出来和她一起看摊。

    今天她收摊早,并没有直接回顾家,而是直接折身往南区,回了娘家。

    季家四个儿子,都已经结婚,长子季安建的孩子五岁,二儿子季安军的孩子三岁,因为过年,四个儿子都齐齐聚在了季家。

    平日里,四个哥哥都极为疼爱季安宁这个妹妹,所以今天季安宁回来,季家格外的热闹。

    三哥季安元拉着季安宁转了一圈:“我瞧着咱家小妹怎么瘦了一圈,是不是顾家人欺负你了。”

    “安宁不欺负别人还差不多。”与季安宁年龄最近的四哥季安东毫不留情的打趣着。

    “四弟!”

    大哥季安建一本正经的喊了季安东一声,季安东索性坐在沙发上:“得,我不说。”

    倒是眼尖的秦淑芬发现了季安宁大包里的红纸,她径直走过去,瞄着身翻了翻:“安宁,你这是对子?”

    “三嫂,是对子。”季安宁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直接转过身与范敏道:“妈,咱家没买对子呢吧,今年不用买了,我拿来了几副,够家里用了。”

    范敏压住季安宁的手背:“谁让你乱花钱了,家里缺什么,妈自己买,你也省着点。”

    秦淑芬反而不客气的道:“妈,这也是安宁的一份心,您就拿着吧。”

    “淑芬,你去厨房看看,帮大嫂搭把手。”季安元知道自己这个媳妇话多,又不经脑,怕秦淑芬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拍了拍她的身子,示意她进厨房。

    秦淑芬不情愿的转了身,刚要进厨房,就听见季安宁说了话:“妈,这是我自己写的,生意还成,您就拿着吧,又没几个钱。”

    “安宁做生意了!”秦淑芬立即回过头,大惊小怪的看着季安宁:“安宁现在有本事了,三嫂前阵子还说要不找个什么事情做做,你看三嫂能帮你什么忙不?”

    范敏却是好奇季安宁怎么会写毛笔字:“你什么时候学的?”

    季安宁糊弄着摆手:“有一天没一天练着,大家伙都说写的还成,正好趁着年关前这几天赚点钱。”

    她转过脸笑看着秦淑芬:“三嫂,我也就忙着几天,过完年,这生意就不行了。”

    秦淑芬是什么人,唯利是图,季安宁虽然才刚刚见她,就大致摸出了她的性子,她话说的圆滑,秦淑芬就是再想说什么,也被季安宁堵的没法开口。

    季国强招手:“妞妞,让我看看你写的字。”

    几个哥哥也都身板笔直的站在季国强身后,一副要审阅国家大事的模样。

    季安宁顺势把几副对子都拿了出来,放在长木桌上。

    “妞妞,你这字写的……好!”季国强就是个粗人,本来想变着花样夸夸自己的女儿,可一张口,就剩下一个好字了。

    大哥季安建比季安宁大近10岁,对待季安宁的态度自然和其他几位哥哥不一样,他点头附和着:“爸没说错,小妹越来越厉害了。”

    老四季安东两眼笑的眯了起来:“安宁从小就聪明,就是不好好学,现在开了窍,也不晚。”

    季安东话刚落,三个哥哥的眼神齐刷刷的瞪了过去。

    这一幕季安宁瞧得心里发暖,看着四个哥哥有样有型的站在那里,季安宁不禁发觉,其实季家的基因也很好。

    哥哥们个个浓眉大眼,身姿挺拔。

    季家就出了她这么一个胖子。

    “宁宁,到屋里来。”等闲下来的时候,范敏喊季安宁进了房间。

    干净整洁的小屋里,就她们娘俩个。

    “宁宁,你在部队过得咋样,长华呢?对你怎么样?”范敏拉着季安宁,说这些体己话。

    范敏知道顾长华长得好,当初把季安宁嫁过去的时候,她就有点担心,尤其结婚后,季安宁和顾长华住在部队,范敏更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挺好的。”季安宁点头,记忆里,顾长华确实对她很好。

    “那就成,等过完年,你这又要走,妈是真舍不得你。”范敏说得动容,就差抹眼泪了,她拉着季安宁说了好些话,等季安宁要走时,又让季安东送她回去。

    季家四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又全是军人,相较之下,季家的日子要比顾家宽松。

    季安东虽然平日里总是损季安宁,但也是真心疼这个妹妹。

    到了西区口,季安宁就让季安东回去了:“四哥,天怪冷的,你赶紧回吧,我又不是三岁孩子,哪用得着你送。”

    季安东从方正的上衣兜里取出几张一块的纸钱:“安宁,拿着,想吃啥买啥,四哥给你的。”

    “四哥,我不要。”季安宁推拒了几次,硬是被季安东塞进了兜里。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咋了,现在做了生意,瞧不起四哥的钱了,去去去,赶紧回家去。”季安东大力的推着季安宁,不给季安宁反抗的余地:“快回。”

    季安宁哭笑不得招招手:“那四哥你也快回吧。”

    天冷,季安宁也不在外面多停留,步伐匆匆的回了顾家,拉开大铁门,拴在院子里大狼狗吠了两声就消停了。

    站在院子里,隔着大窗,她一眼就瞧见,金秀梅和顾雪围着一个女人坐在屋里的炕头上。

    家里来人了?

    季安宁一面想着,一面进屋将东西放在墙角。

    “你这孩子,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这就生分了,一会拿回去。”

    金秀梅的话从里屋传了出来,话里还带着笑。

    “就是就是,宋姐姐,我还没谢谢你教我做题呢。”

    季安宁刚进屋,就看到顾雪兴高采烈的缠着年轻女人的胳膊。

    她眼风稍稍打量,猛然回过神来,是她!那天来买她对子的人!

    宋颖温柔的起身,与季安宁笑了笑:“呀,原来真的是你,安宁,那天我也不敢认,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就住隔壁,和长华一起耍大的,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