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1章 小心思(2)
    过了新漆的大铁门外,季安宁礼貌性的将宋颖送了出去。

    她刚要说再见,宋颖就开口了。

    “安宁,长华对你挺好的,以前我们……”

    季安宁微微点头,不动声色的打断了宋颖要说的话,“你说长华也是,有你这么个朋友,也不和我说,那天弄得多尴尬,还好现在见面认识了。”

    宋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试探性的问:“长华没和你提过我?”

    季安宁摇头。

    要说让季安宁来看,就是宋颖想多了,顾长华是什么性子,怎么可能对她留情,如果真的对宋颖有情,也就不会和原主结婚了。

    二月初的寒风刺骨,也不知是风迷了眼,还是为何,宋颖眼眶湿湿的,好似一眨眼就会掉下眼泪。

    她微微勾动唇角,揪着翠绿色的棉袄:“我先回去了,安宁你也快进去吧。”

    说着,她转身进了隔壁的院子。

    等季安宁进屋,顾雪正支着脑袋趴在桌子上,桌子上摆列了一叠本纸。

    “嫂子,你说过的话不会不算话吧。”顾雪见季安宁回来,把笔墨往前推了推,还是想和季安宁学毛笔字。

    “怎么会,嫂子这就教你。”

    季安宁脱鞋上炕,一板一眼的扶着顾雪,先教了她坐姿,以及握笔的姿势。

    顾雪任由季安宁摆弄,贼溜溜的眼睛往屋外瞅着,瞧金秀梅忙别的,没往他们这处看,顾雪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嫂子,我和你说件事,你千万别生气啊。”

    季安宁对上顾雪乌溜溜打转的眼睛,她反问:“丫丫,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宋颖对你大哥有意思?”

    “……”顾雪一副吃了瘪的表情。

    难以置信的看着季安宁,顾雪是想让季安宁有危机感,故意气季安宁,可没料到,季安宁直接把她说的话给说了

    顾雪张了张嘴巴,“嫂子,你…怎么知道……”

    季安宁表情严肃起来,她盯着顾雪,“丫丫,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宋姐姐还没成家呢,这要是传了出去,让她怎么见人,知道没?”

    顾雪到底是个孩子,没什么心眼,就图嘴上一个痛快,反而等季安宁严肃起来,顾雪真的有些害怕了。

    她缩着脑袋,手指头不安分的绞着,声音没了底气:“可宋姐姐就是喜欢……”

    “行了!”季安宁打断了顾雪的话:“丫丫,你这是害你宋姐姐,你难不成想让人知道,她喜欢上了一个有家室的男人?!”

    季安宁这几日里一直表现的温顺,对顾雪也算是有求必应,但季安宁真要生气了,顾雪就蔫儿了。

    她身子被吓的打了一个激灵,“嫂子,我知道了,我又不和别人说。”

    顾雪撇撇嘴,总归现在妈也向着嫂子,好像她就什么都不懂一样,顾雪甩了笔:“我回房间自己练去。”

    季安宁没搭理她,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也上了二楼。

    二楼婚房里,季安宁把这几天挣得钱合计了一下,一共三十几块,除去成本,也就挣了二十块。

    顾长华就是过年前才赶回来,所以她这生意再做两天,也就没有买卖了。

    她原先就想着卖对子长久不了,能挣多少先挣着,等年后,她还要和顾长华回部队那边,所以她需要重新想个新路子。

    她心念一动,打开空间,喝了口泉水,又用泉水浇灌着黑土地,她看着空间里种植一大片果蔬,眉头微蹙。

    想要拿这些出去供货,还需要有合理的解释,和合理的途径。

    季安宁揉了揉脑袋,心里就算有法子,也得等顾长华回来,和他商量。

    ……

    另一边,宋颖回家就抱着电话给许文艳打了过去。

    “你说顾长华后天就回来了?”作为宋颖的朋友兼同事,她自然是帮着宋颖,那天她也见过顾长华媳妇了,真的样样比不上宋颖,而她又每天被宋颖念叨着,以为宋颖和顾长华是两情相悦,和季安宁结婚,是家庭包办婚姻。

    她们都是上过学,读过书的新时代女性,许文艳义正言辞道:“我就反对家庭式包办婚姻!颖儿,那你打算怎么办?不过我得告诉你,你这路有点难,人家是军婚,受国家保护的。”

    宋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不甘心,我要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

    宋颖抽泣擦着眼泪,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结了冰花的窗户:“文艳,后天四点我要去接长华,如果不趁着那天问,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单独见面,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我肯定帮你。”

    “季安宁可能也会去接他,你得想个办法帮我拖住她。”宋颖下定了决心,她相信,娶季安宁,根本不是顾长华的意思!

    她用力喘着气,通红的眼睛满满的期望。

    ……

    顾长华回家那天,季安宁下午一点钟就撤了摊子收拾回家。

    等从家里出发,已经是三点了。

    天气雾蒙蒙一片,没多大功夫,就飘起了小雪花,季安宁裹着条大红色的线织围脖,步伐匆匆的往火车站去。

    刚刚出了西区,正迎上一个带着棉帽的年轻女人。

    “呀!可算找着你了!太巧了!季老板,你还记得我吗?”许文艳心想着这么多天过去了,每天人来人往,季安宁不会记得她,但肯定是会猜到生意上的往来。

    可季安宁做生意,偏偏就是认人,她知道眼前这个年轻女人是谁,就是宋颖的同事。

    她故作印象模糊的点点头:“嗯你找我是……?”

    宋颖的同事,今天又是顾长华回来的日子,她究竟想搞什么鬼?

    季安宁不明所以的看着许文艳,只看许文艳乐呵呵的叙述着:“是这样的,我在一校教书,我们学校正好缺一个书法老师,我那天瞧着季老板的字实在是好,就和我们校长提了一下,我们校长就想和……”

    “叫我安宁吧,我那点买卖哪是老板。”

    许文艳见季安宁和和气气的,她稍稍松了口气:“诶,安宁,我们校长想见见你,如果合适的话,就应聘你到我们学校教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