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5章 小别胜新婚(3)
    季安宁强制性的把顾长华推了出去,自己留在厨房开始准备露两手。

    她大致扫了一下厨房里有的蔬菜,很简单,还剩下两个没做的,一个茄子一个西葫芦。

    金秀梅瞧了她一眼:“安宁,你打算做啥。”

    “妈,我就先做个红烧茄子,再做个葫芦饼。”季安宁说着去洗了手,然后开始了准备工作。

    金秀梅皱着眉头,红烧茄子她做过,可这葫芦饼……金秀梅好奇的出声问:“葫芦饼?这能做吗?”

    “妈能做,而且还好吃!”季安宁动作麻溜有序的把茄子和葫芦洗好,看向金秀梅:“妈厨房油烟重,您要不先在外面歇着,我手脚快。”

    话虽然这么说,可金秀梅还是不敢相信季安宁,怕她说大话,这要是她出去了,她别再把厨房给拆了。

    金秀梅给季安宁腾出了个位置:“没事,你做,我不影响你。”

    季安宁点头笑了声,也顾不上管金秀梅了,刀法娴熟的把茄子切块,又切了葱姜蒜末。

    同时她又拿了一个小盆,弄了点白面。

    才刚弄了一碗,金秀梅就忍不住想要喊住季安宁,现在白面多贵啊,她怕季安宁饼子做不成,反而还浪费了好好的白面。

    “安宁,你要做饼?怎么做,你先弄茄子,妈帮你弄这个。”金秀梅主动上来,顺手拿过了季安宁的面盆。

    季安宁当下就明白了金秀梅的意思,她也不恼,只是道:“妈,那您先等等,我把葫芦切丝。”

    说着季安宁左手拎起葫芦放在案板上,右手快刀切下,“蹬蹬蹬”厨房里,就只剩下刀切在案板的声响。

    金秀梅拿着面盆吃惊的看着季安宁的手法与刀速。

    光看这刀工,她就信了季安宁会做饭,没做过饭的人,连刀都不会抓。

    季安宁三两下就把葫芦切丝,然后给面盆里加水,葫芦丝下盆,同时调味,这才放心的把面盆递给金秀梅:“妈,这样烙饼就行,放着我一会来。”

    本来金秀梅还担心季安宁会浪费粮食,看季安宁这样,她不禁对季安宁刮目相看,似乎,对季安宁的了解,才刚刚开始。

    这边季安宁已经开始红烧茄子了,才不过片刻,厨房里就已经爆出了香味儿。

    季安宁的厨艺,虽然比不上饭馆,对绝对不属于差的,她掌握火候,很快,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茄子就出锅了。

    她清了一下锅底,热油,开始烙饼。

    烙饼更为简单,她拿着勺子弄出一团面糊,拍在油锅里。

    旁边金秀梅眼睛连眨都不眨的盯着锅里,而放在一旁的红烧茄子香味飘了过来,要不是碍于季安宁在,她险些有些控制不住,想去尝一口红烧茄子的滋味如何。

    季安宁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好了葫芦饼和红烧茄子,“妈,咱吃饭吧。”

    金秀梅早忍不住想要尝尝了,她点头,和季安宁一起端着菜出了厨房。

    金秀梅连同自己做的炒土豆丝也端了出去。

    方方正正的木桌子,摆了一盘咸菜,一盘土豆丝,一盘红烧茄子,和一盘葫芦饼。

    顾为民不知道厨房里的情形,自然不知道其中有季安宁炒的菜,但顾长华心里明白的很,顾长华视线在几盘菜上看了看。

    其中也就炒土豆丝色相差了点,他看了季安宁一眼,心想在厨房,季安宁最多就是打打下手,这些菜哪道都不像是她能做出来的。

    “诶,这是什么饼子,妈,你以前没做过啊,”顾雪话多,好奇的盯着葫芦饼看。

    “这你嫂子做的,你尝尝。”

    刚要下筷的顾雪立即收回了手,“嫂子做的?那还是算了,这稀奇古怪的,能吃嘛!”

    顾雪的话音刚落,顾长华就夹了一块葫芦饼放在碗里。

    季安宁戳心的盯着顾长华,此时顾长华已经褪下了军装,穿着一件蓝色毛衣,褪下军装的他,少了几分冷意,多了些居家的气息。

    她也有阵子没下过厨了,格外仔细的看着顾长华尝了口饼子。

    顾雪也眼巴巴的望着顾长华:“大哥,怎么样?好吃吗?”

    顾长华点头,深邃的眸光落在季安宁身上:“很好吃。”

    大概是顾长华自己都没有想到,季安宁竟然会做饭。

    而且味道很棒。

    顾长安也夹了块,吃着点头,嘟囔到:“真的好吃!”

    “有那么好吃嘛!”顾雪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撕了一小口塞进嘴里,眼睛蓦然瞪大,就算她不想承认,可这个饼子,好吃的一点也不夸张。

    简直是奇闻,她这个嫂子竟然会做饭。

    “妈,不会是嫂子帮你打下手吧。”

    “你见我啥时候做过这饼子,是你嫂子的主意,你嫂子自己做的。”金秀梅如今瞧着季安宁有些顺眼了,最起码她会做饭,就饿不着她的儿子。

    顾雪搭拢着脑袋,不敢和季安宁对视,又偷偷给自己碗里夹了一块饼子。

    倒是一直没说话的顾为民,在尝了一口红烧茄子后,点点头对金秀梅道:“今天这茄子炒的有味。”

    金秀梅早想吃红烧茄子了,听顾为民这么说,她连忙吃了口,这一口吃的对季安宁的手艺彻底放心了,她抿抿嘴:“这也是安宁做的,安宁的手艺比我好。”

    季安宁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她谦虚的笑了笑:“爸妈不嫌弃就行。”

    如果说之前季安宁的所做作为让顾长华意外,那现在,对于顾长华来说,季安宁就是一个谜。

    一个他意想不到的谜。

    ……

    夜里,季安宁忐忑不安的进了婚房,心里有些发慌。

    她慢慢抬起眼,只看顾长华修长的胳膊撑在桌角,眉眼认真的欣赏着季安宁写的对子。

    “季安宁,你谦虚了。”

    季安宁发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顾长华就叫她的全名,她挑眉:“我一向谦虚。”

    季安宁将外衣脱了,只剩下秋衣秋裤,先上了床,将自己身子裹在被子里,在原主的记忆里,他们两人的房事并不如意。

    洞房花烛夜那晚,原主一直喊疼,张牙舞爪的乱打,根本不让顾长华近身,而后来几个月,顾长华部队忙,和季安宁几天一小吵,就算回来,也累的倒下就睡,根本无心房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