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7章 聪明人做聪明事
    街边人来人往,季安宁并没有注意到人群中一路跟来的宋颖。

    今天生意如她所料,来买对子的人不少,其中不乏她这些日子积攒下来的回头客。

    南桥附近街坊也都认识了季安宁,平日见她一个女人出来摆摊,总多照顾一些。

    恰时站在桥头上的林大娘,拉扯了一把穿着花色小袄,梳着两股大麻花辫的方玉枝:“枝儿,你看看那人是不是安宁,我瞧着像又不像的。”

    “怎么可能,安宁要是回来了,肯定会找我的!”方玉枝不可信的转头看了眼,刚要回头,猛的又冲桥下看了眼:“妈呀,还真是安宁!她回来了也不告我!怎么还摆上摊了?”

    方玉枝是季安宁一起长大的姐妹儿,和季安宁玩的要好的还有一个人,叫秦大玉,不过她比季安宁还嫁的早,也嫁的远,嫁到了应城乡山县了。

    方玉枝作为三姐妹中唯一一个没嫁人的,盼她们回来小聚,盼了好多天了。

    “这个安宁,我得去问问她!”方玉枝步伐匆匆的下了桥,因目光一直注意着季安宁的摊位,稍不留神,就撞着了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嘴里说的溜,手下也连忙扶着险些被撞到的年轻女人。

    “颖儿,你没事吧。”许文艳斜睨了眼方玉枝:“这冰天雪地的,走路慢些。”

    方玉枝不好意思的应着,视线落在宋颖身上:“你没事吧。”

    饶是宋颖那张脸哭肿了,可方玉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宋颖,当初季安宁结婚那天,她们几个好友都去热闹,方玉枝现在还记得,结婚那天,宋颖那副怨念满满的样子。

    她私下专门和季安宁提了一嘴,不过也是因为季安宁都结婚了,她想着再怎么着,也不可能会有什么事,没想到大半年过去了,这个女人还没搁下。

    宋颖没认出方玉枝,她垂着眼摇头,“文艳,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方玉枝眉头一皱,果然这女人还有心思,她故意放慢了脚步,竖起耳朵听两人的对话。

    “不甘心也得放下,问你也问了,现在还要干嘛,颖儿,这件事情该到此为止了,你还想不想嫁人!”许文艳一字一句的教育着,拉着宋颖往回走:“先回家再说。”

    方玉枝回头看宋颖真的被许文艳拉走了,这才三两步走到季安宁的摊位。

    “妹子,要买对子?我们家的对子年前活动,买一副还送福字。”季安宁瞧着眼前站过来身板苗条的年轻女人,微笑的询问。

    方玉枝生的好看,长着张瓜子脸,那双狭长凤眼微微上挑,听到季安宁一番话,险些没气的砸了她的场。

    “安宁,这才嫁人多久,就把我给忘了!好好看看,我是谁!”方玉枝气的摸着光滑白净的脸蛋:“我也没变啊,倒是你,瞅着变了不少!”

    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变了。

    季安宁顿了顿,重新调出了原主的记忆,搜索着记忆中的面孔,她恍然大悟,“傻枝儿,我当然认识你,我这不是想让你买对子嘛,怎么样,不支持支持我的生意啊!”

    方玉枝扫了眼旁边站的笔直的顾长华,冲季安宁勾勾手:“支持,当然支持,家里正好没买呢,你给我留一套。不过我还有几句悄悄话和你说。”

    顾长华倒是有眼力见,他安顿道:“这有我看着,你们小姐妹长时间不见,就去聊聊。”

    “人家顾排长都发话了,安宁还不走,顾排长,你放心,保证把你媳妇安然无恙送回来!”方玉枝眯着眼揶揄,火急火燎的拖着季安宁上了桥头。

    大火都烧到家门口了,季安宁这家伙还一点也不担心。

    方玉枝知道季安宁为人老实,怕季安宁对付不过宋颖,栽在宋颖手里,她哪里知道,季安宁这副皮囊下,早换了芯。

    现在的季安宁,就是个人精。

    南桥下的湖水结的厚实,桥上石阶也冰雪未融,沿着人流猜出来的道,方玉枝呼了口冷气,站在桥头,往下面的摊位看:“安宁,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提过的那个顾长华邻居。”

    方玉枝没说三句话,季安宁就知道她神神叨叨的来意了。

    “宋颖,我知道。”季安宁直接了当:“枝儿,这事不用管,闹不出多大动静,她要是聪明人,就该消停,这事闹出来,对她只有害,没准还会丢了差事。”

    方玉枝张了张嘴,“安宁,这事你看得比我通透,行啊,你这是结了婚,耳濡目染,聪明了?”

    “你这是夸我还是夸顾长华。”

    “夸你,夸你。”方玉枝还是忍不住把刚才看到宋颖的事告诉了季安宁:“这是你家事,我也说不了什么,你自己掂量着点,顾长华没什么歪心思吧。”

    顾长华?

    季安宁挑眉一笑,在心里暗想,顾长华就是个呆瓜。

    “要是有,我还能这么安然?”季安宁拉过方玉枝的胳膊:“你又不是不知我脾气,放心,委屈不了自己。”

    方玉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既然当事人都说没什么了,她自然也说不了什么。

    她笑吟吟的岔了话:“对了,你还不走呢吧,等过完年,大玉和她男人肯定要回娘家,咱们姐妹三得聚聚。还有,你做生意这事,安宁,我以前真没发现,你还有这一手。”

    “这说不准,不过我觉着应该能见着大玉一面。”季安宁视线随处落着,见桥下顾长华应对自如,她回神道:“生活嘛,总得有新尝试,你呢?有合适的人吗?”

    “打住打住!”方玉枝吓得摆手:“自从你和大玉嫁了人,我妈就跟催命似的,这小半年,都给我安排好几次见面了,年后,还要我继续见呢,你说说你,上面有四个哥哥,也没说给我留一个,不然我铁定要当你嫂子!”

    季安宁被方玉枝逗笑了。

    没想到方玉枝的性子还挺活泛,说话也有趣。

    见季安宁笑,方玉枝也觉得自己说得话好笑,她轻咳一声:“玩笑话玩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