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8章 挑事
    过年前后两天,家里上上下下都忙了起来。

    季安宁的生意也在过年前一晚告一段落。

    下午的时候,她拿着澡票在西区澡堂洗了一个并不舒服的澡。

    尤其年前洗澡的人特别多,又是那种一人一个淋浴,哪怕中间隔着玻璃板,可季安宁也觉得别扭。

    她匆匆洗了一澡,脑子里规划着怎么在家里弄一个花洒。

    她正盘着一头黑发裹着毛巾准备出去,眼前突然迎面走来三个提着澡篮的中年女人

    “这不是安宁,秀梅家媳妇!”说话的是于大娘,其他两个都是和金秀梅打牌认识的,于大娘则是和金秀梅更加熟络一点。

    季安宁礼貌性的和几位长辈问声好,没打算多在澡堂多待。

    于大娘好不容易碰上季安宁,哪里会放她走,她一早就听说,老顾家的儿媳妇在外面摆摊做生意。

    她堆着松弛的笑脸,试探性的问了嘴:“安宁,你这几天忙里忙外的,没少赚吧。”

    别人的家事,她倒是挺操心。

    季安宁似笑非笑看了眼于大娘,应付着:“冰天雪地的,就是挣点辛苦钱,您要洗澡就快进吧,不然一会儿可有得排。”

    她意有所指的往雾气腾腾的澡堂看了眼。

    其他两人没这么好奇,不过是目光稀罕的在季安宁身上打量,饶是这样,也让季安宁浑身不舒服。

    于大娘憨笑一声,她和金秀梅嫁出去的大女儿的婆家熟,红线还是她牵的,于大娘是西区出了名的大嘴巴,她眉眼眨了眨,脑子里已经绘声绘色的组织语言,想着怎么和顾红的婆家说叨了。

    季安宁拉了拉裹着身上的毛巾,去穿衣服了。

    这边于大娘回过神来,挑着眉头和旁边两人絮叨:“那会人们都说秀梅这个儿媳妇没娶好,现在瞧着,勤快是挺勤快,还懂得赚钱了,就是不知钱,是攥在谁手里。”

    旁边的女人笑了声,也不操心别人家家事,只是应和点头:“这到是。”

    ……

    从澡堂出来的季安宁,被一股冷风吹得打了一个哆嗦。

    她裹着大棉袄,一路小跑往家里去,她出去的时候天还没黑,现在倒是黑了天,不过家家户户都挂上了红灯笼,小路也被照的通亮。

    季安宁刚到顾家门口,就瞅见宋颖又来了,她眼皮突突跳着,她还以为宋颖想明白了,怎么又跑来了。

    她不动声色的进门,归置好东西。

    视线往炕头上落了落,是宋颖给拿过来一碗炸油糕。

    不过她没在一楼看见顾长华,应该是躲在二楼清静了。季安宁不由想起前日方玉枝和她说的话,宋颖跟踪她。

    她与宋颖对视一眼,今天宋颖的气色要比前几日好很多,并且主动冲着她笑了笑。

    “安宁,你回来的正好,这回你可得好好谢谢宋颖!”金秀梅高兴的眉眼都弯了起来:“宋颖给你在一校找了份差事,安宁,这可是好事。”

    季安宁顿在了原地。

    一校?

    宋颖?

    和她一起共事?宋颖这是主动过来恶心她来了。

    不到几分钟时间,季安宁就把在一校工作的好坏做了比较,以及宋颖突然改变主意的用意。

    “还是安宁的字好。”宋颖露出一个标准式笑容:“安宁,你觉得怎么样?你要是考虑好了,就抽个时间,和我去见见校长。”

    季安宁完全就不是教书的料。

    志向也不仅仅是挣那点钱。

    她有空间,有灵泉,要做的是发家致富的大买卖。

    何况,宋颖会好心让她待在一校?指不定哪里憋着坏呢。

    金秀梅一直觉得当老师是个好差事,说出去脸上也长光,她摆摆手:“安宁,说话啊,这么好的事,有什么考虑的!”

    “妈,这是我的事,我当然要考虑清楚。”季安宁没顺着金秀梅的话,她知道自己是什么性子,适合干什么,不适合干什么。

    或许一校老师在别人眼中是个肥差,可对于季安宁来说,让她当老师,就等于束缚住了她的翅膀,绑架了她的自由。

    “有啥考虑的!”金秀梅皱了眉头,有些不高兴。

    好不容易她觉着这个媳妇有点优点了,怎么脑子就转不灵光呢。

    宋颖也有些意外,这么好的差事,别人求都求不来,季安宁竟然没有一口答应,她之所以突然改了主意,不过是想着季安宁要去了一校,就没法和顾长华回部队了。

    现在又看金秀梅对季安宁有了不满的情绪,她心里更加觉得她这个法子好了。

    宋颖善解人意的开口:“金姨,您就别说安宁了,安宁说的对,这是她的事,就让她考虑吧。”

    “安宁,那你先考虑着,也不急着这两天,先好好把年过了,再给我答复。”宋颖微笑着:“金姨,那我就先走了。”

    金秀梅这次没张罗着要季安宁送她,只是笑着点头,目送着宋颖出了门。

    一直趴着桌子上写作业,没说话的顾雪,支着脑袋出声:“嫂子,我觉得当老师挺好的,说出去,多有面儿啊!”

     “安宁,你怎么想的,闭着眼睛不用考虑的事,你还瞎犹豫啥!赶紧答应了宋颖,别到时候人家改了主意,这么好的差事,可不少人盯着呢。”金秀梅压着声音说道,恨不得自己替季安宁的答应了。

    “妈,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事还真不用考虑,我没打算去。”季安宁自打重生以来,一直都充当一个好儿媳,也尽量维护婆媳关系。

    但涉及到原则问题,她不可能做一个任人捏圆搓板的软柿子。

    她索性和金秀梅摊了牌。

    金秀梅给季安宁气的发抖:“你怎么想的!你不去你要干嘛!卖对子?你看看现在还能卖对子吗!安宁,不是妈要逼你,我作为过来人,知道什么对你好,什么对你不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选错了路!”

    说到底这还是季安宁的事,金秀梅总不能绑着季安宁去一校,所以她只能说服季安宁,让她答应了这个差事。

    季安宁皱眉,宋颖可真会挑时间,大过年的,她实在不想和金秀梅吵,“妈,这事年后再提,咱先好好把这个年过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