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9章 挑事(2)
    金秀梅有些不大乐意,但宋颖也给了季安宁考虑的时间,说年后再提这事,金秀梅也就没再和季安宁啰嗦。

    明儿就是大年,属实她还有不少活要干,厨房里炸的肉丸子也没收拾,金秀梅没给季安宁好脸色,好让季安宁重新考虑她说的话。

    “进去端饭。”她说了一句,又吩咐顾长安一会出去把对子贴了。

    晚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坐在饭桌上。

    季安宁有条不紊的吃着饭菜,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金秀梅本来想要趁着一家子都在,重提季安宁去一校教书的事,可季安宁一直埋头吃饭,等她好不容易理出个话头来,季安宁已经起身进厨房端汤了。

    这一来二去的折腾,大家伙也都吃完饭了,顾雪和季安宁一起收拾了碗筷进厨房。

    金秀梅皱着一张老脸,反而瞪了顾为民一眼,“关键时候,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顾为民一向不掺和家里的琐事,从部队退下来后,他就看看报纸,偶尔也往军区走走,关注一下时事政治。

    他站起身子:“他们年轻人的事,咱们就别插手了。”

    “你是心宽!”金秀梅咬牙:“我这为了谁,要是着差事不好,我能让她去!”

    金秀梅轻咳一声,眼尾的余光瞥见顾长华要上楼,“长华,你过来,妈和你说两句话。”

    既然季安宁不听她的劝,她打算让顾长华给季安宁吹一吹枕边风。

    “今儿宋颖过来给安宁谋了一个好差事。”金秀梅仰头看着身高一米八二的顾长华:“一校教书,这么好的差事,安宁也不知是抽哪门子风,死活不去,你去和她说说。”

    “这事我知道。”顾长华早在金秀梅之前就知道了这桩事。

    他也知道季安宁的意思,顾长华为人虽然严谨冷峻一些,但在这方面,他还是极为尊重季安宁的意愿。

    “这是安宁的事情,让她自己做主就行。”

    “长华!”金秀梅脸色稍变,眼睛发利,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金秀梅原先对季安宁存的那些好感瞬间全无,她冷声冲着顾长华斥道:“我还能害了她不成!”

    季安宁刚从厨房里出来,就听到了金秀梅极力压抑的怒吼声。

    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

    都说新年新气象,见金秀梅这样,季安宁索性也不打算把事情拖到年后,她走到顾长华身旁:“妈,您就甭想这件事情了,我实话告诉您吧,一校我不去,我什么性子您清楚,让我去教书,我干不了这事。”

    “你这是成心气我!”金秀梅气不打一处来,“你不干这个你干啥,你难不成还打算一直待在家里,靠我们养着?”

    “我做生意。”季安宁放了话。

    金秀梅嘴快,“做生意能挣几个钱,我看你是没念过书,不懂的好赖!”

    金秀梅恨不得把季安宁给打醒,但她知道,不能动手。

    她又将视线瞪在顾长华身上,盼着顾长华能站她这边。

    “嗯。”季安宁点头,不恼也不怒,平平静静,又带着玩笑意味开口道:“妈,您都知道我没念过书,还让我去教书,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你!”金秀梅气的郁结。

    顾雪连忙上前搀扶住金秀梅,故作大惊小怪的嚷嚷:“妈,你没事吧!妈!”

    顾雪瞪圆了眼:“嫂子,我觉得去一校教书挺好的,宋姐姐好不容易给你这个机会,你还犹豫啥,看你把妈气的!”

    顾雪不嫌事小,紧紧逼迫着季安宁。

    一直没说话的顾长华不悦的皱眉,冰冷的视线扫在顾雪身上:“写完作业了?长安,带丫丫进屋。”

    “大哥,我……”顾雪想回嘴,可对上顾长华的视线后,瞬间如霜打了的茄子,被顾长安给推走了。

    她气不过的出声:“二哥,你说嫂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想啥呢,要我我肯定答应了!”

    “就你话多,大人的事情,小孩别插嘴,你看我啥时候管过家里的事儿。”顾长安睨了顾雪一眼。

    “二哥,你冷血!等过两天大姐二姐回来,看你们谁敢欺负我!”顾雪咂咂嘴,甩门把顾长安闭在了门口。

    然而厅堂里的纷争还没完。

    气氛一度的尴尬,金秀梅孤零零站着顾长华与季安宁小两口对面,看着顾长华一副为季安宁撑腰的样子,她气的扭头喊道:“顾为民!你还不过来给你媳妇撑腰!”

    顾为民吸了两口烟,下了炕,搂过金秀梅的厚肩:“马上过年了,吵啥,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还能管他们一辈子不成。”

    他给顾长华使了个眼色:“带着你媳妇上楼,别和你妈耗着了。”

    顾长华修长的胳膊往季安宁身上一放,直接带着她转身往楼口走了。

    “嘿!你这死老头,我让你出来是给我撑腰的!你怎么站他们那边了!”金秀梅气的跺脚,想要喊住他们小两口,又一把被顾为民拽回了里屋。

    金秀梅打掉顾为名的胳膊:“你要做啥子!这个家我是不是不能说话了!”

    “我看你个棒槌。”顾为民卷着报纸在金秀梅脑门上轻轻一敲:“长华和安宁两人刚结婚半年,要安宁再去一校教了书,日子还能过成。”

    两人本来就是包办婚姻,现在还没个孩子加固感情,顾为民冷静道:“安宁不是要做生意,年轻人,总得扑腾,先看看她能走到哪吧。”

    “你以为一校的差事还一直能等她不成!”金秀梅语气和善了些。

    “没了这个差事,又不是没其他的了,安宁那手字是她自己的,放啥时候,也能吃得开。”顾为民看金秀梅摇头:“你们女人想事情,就是格局太小。我倒是瞧着安宁格局放的大,有点咱军人出身的样!”

    “行了行了,当初让咱儿子娶安宁进门,你不也就是看中了他们一家子军人!这个儿媳妇合你的意,可没合我的意!”金秀梅趴着身子铺了炕,突然转过身,“长安的婚事,你可别想乱点鸳鸯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