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24章 回娘家
    因为是新媳妇,年后的第一天,季安宁和顾长华两人起了大早,给顾为民和金秀梅拜年拿了红包。

    她又给顾雪和顾长安分别包了两个压岁钱,这才动身往南区娘家去。

    顾长华提着打好的粮酒和两盒糕点跟在季安宁身后,季安宁穿着一套红色的呢子大褂,这件衣服是买着早放在家里的,等今天季安宁拿出来穿的时候,松了一圈。

    看着套在身上略显宽松的褂子,季安宁心里乐开了花儿,看来她的减肥计划还是有效果的。

    尤其原主本来就是虚胖,前面这十几斤是最好减的。

    都说人美心情好,她瘦了一圈,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再加之她个子高,瘦了一圈之后就不是胖了,只是看上去有些壮而已。

    南区季家,季安东听着季国强的吩咐,早早在大门口点了鞭炮。

    季家的几个媳妇则是跟着范敏忙里忙外的收拾着,摆果盘。

    几个媳妇都知道,季安宁是季国强老来得女,又是季家的唯一女娃,不光是季国强,就是他们男人,都极宠这个妹妹。

    她们心里就是遭了嫉妒,也不敢显露出来,谁让季安宁有这么一大家人给撑着腰。

    从厨房出来的范敏有点小惆怅,往年都是和宁宁一起过年,今年她都是别人家媳妇了,范敏盯着这四个媳妇:“一会宁宁回来,这是他们新婚头一年,你们红包都准备上没。”

    老大媳妇杨柳上前搭了话:“妈放心,安建前些天就和我说了,红包备着呢。”

    老三媳妇秦淑芬斜睨了杨柳一眼,老大媳妇惯会哄妈开心,她撇撇嘴:“安宁头年回来,我们几个做嫂嫂肯定不能委屈了安宁,让顾家瞧不起。”

    “你们备着就成,看着时间,应该快来了。”范敏说着又往厨房去了。

    留几个媳妇面面相觑的看着。

    “你们都准备了多少?”秦淑芬眼睛巴望的看着他们,又知道上头两个嫂子肯定不先说,直接问薛燕:“弟妹,你准备了多少?”

    老四媳妇笑了笑:“钱是老四准备的,我也没经手,一会他给。”

    秦淑芬嘴里嘟囔着:“咱们小姑现在是做生意的,哪里会差这点钱,钱多钱少,有心意就成。”

    说话间,外头有了动静,老大媳妇先出去看了一眼,立马跑进屋:“妈,安宁他们进门了!”

    季安宁乐呵呵的冲着季国强和几位哥哥,一道拜了年,顾长华作为女婿,也拜了年。

     季安东和顾长华年纪相近,两家没结亲前,就在一个部队待过,是一起受过苦受过难的好兄弟,不过后来季安东调离了。

    季安东一拳头结实的砸在顾长华肩膀上,知道他性子冷,他打趣道:“没欺负我家小妹吧。”

    顾长华难得露着笑脸:“有四位哥哥在,我哪敢欺负。”

    季安宁也跟着应和:“就是就是,别到时候哥哥们不给我这个妹妹做主,反而帮衬妹夫了。”

    “这可说不准。”季安东笑眯眯的眨眼:“谁让你打小就是混世魔王。”

    “打住打住,四哥,你可别在长华面前诋毁我。”季安宁有一句没一句和季安东搭着,也正是因为这几句玩笑话,打破了原先的尴尬氛围,气氛很快融洽起来。

    被闹哄着进了家,季安宁又给范敏和四位嫂嫂拜年,不一会顾长华手里就收满了红包。

    季家人多热闹,还有几个小娃娃打闹,季安宁被缠的紧,也顾不上顾长华,她只能探着身看几眼,发现根本不用操心他,他早和四个哥哥谈上部队上的事了。

    又是摆棋下棋,热闹的厉害。

    “我瞧安宁瘦了不少啊。”杨柳这几年因为生孩子,体重一直没减下去,也有些胖,她稀罕的拉着安宁:“快教教大嫂,怎么才能瘦下去。”

     “大嫂,多受苦肯定能瘦,安宁是不是做生意累瘦的?”秦淑芬不动声色的将话题扯到了生意上:“不过这瘦了好啊,你还年轻,瘦了多好看呢。”

    一直没说话的老二媳妇王霞慢慢开口,声音软柔:“咱家安宁的底子本来就不差,瞧那双眼睛又大又环,这要瘦下来,那还了得。”

    秦淑芬应着:“对了安宁,现在年后,那你那对子的生意就不做了?”

    其实几个媳妇都好奇季安宁的生意,只是她们几个也就秦淑芬问的出来。

    秦淑芬的话音一出,其余三位嫂嫂便都眼巴巴的望着季安宁了。

    毕竟季安宁没结婚前,在季家好吃懒做的,不料想嫁了人,反而勤快了。

    “对啊三嫂,那生意就是趁着年前那几天做的,这年后,哪里还有人买对子呢。”季安宁回答的滴水不漏,“现在我还愁着不知做什么呢,三嫂可有好主意?”

    秦淑芬听到此,浑身一个哆嗦,就怕季安宁打他们家的主意,连忙摆摆手,唯恐避之不及,:“我哪里晓得什么主意,安宁你可问错人了,倒是大嫂娘家是做生意的。”

    秦淑芬有意无意的往杨柳身上扫去。

    杨柳憋了口气,平日里,老三媳妇就是挑事的,最爱和稀泥,她怀中哄着小娃娃,随口道:“我娘家做生意不假,可我插不上手,更懂不得这生意之道,安宁,你也甭怪大嫂多嘴,这做生意,风险大得很,不好做。”

    尤其一个女人,哪里有做生意的头脑,别到时把家产再赔进去,不过这话杨柳可不敢说出来。

    “我晓得。”做生意本来就有风险,杨柳不是空说,哪怕季安宁曾经是商圈大佬,也不敢放话说她的生意稳赚不赔。

    所以她先做的是小本生意。

    这会儿范敏出来:“宁宁,你这是自己想瘦的?”范敏瞧着自己圆乎乎的大姑娘瘦了那么一大圈,心疼的厉害,就怕是季安宁在顾家受了委屈,又不肯和家里说。

    “妈,我不说了,我要减肥,我可不是放空话的,你瞧我现在好不好看。”季安宁立即起身凑在范敏身边,轻呢的套上她的胳膊,先给范敏打上预防针:“您就别担心了,我还要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