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25章 生意送上门
    谁不希望自己闺女能吃好,喝好。

    范敏心里明知季安宁身子有些胖,可要等季安宁真瘦了,她看着就心疼。

    她拍了拍季安宁厚重的身子:“我瞅你现在身子正好,瘦什么瘦。”

    季安宁歪着脑袋在范敏胳膊靠了靠,被关怀的滋味让她心里暖呼呼的,她抿唇一笑:“女儿在您心里当然什么都好,不过瘦还是要得,不然等有了身子,那还不知要胖成什么样子呢。”

    说起怀孕的事,范敏这才没再说什么,不过还是敲了季安宁的脑袋瓜:“你这娃娃,一点也不知羞。”

    老大媳妇笑着打趣:“咱家安宁到底是嫁了人,变成大姑娘了,大嫂是过来人,这生孩子还是早生早好。”

    “都是不知羞的。”范敏虽嘴上这么说,但脸上的笑容还在。

    在季家说笑悠闲,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临走前,范敏和季国强站在大门口,又拉着季安宁和顾长华好一会儿才放他们走。

    范敏本来没想着怎么样,可当她看见那两个人影渐行渐远的后,眼眶又不争气的红了,依偎在季国强的怀中,哽咽着:“咱家妞妞真的长大了。”

    ……

    正月初二这天闲了下来。

    原本定着初二顾红顾香两个回门,也因为初三顾家亲戚要来,金秀梅直接让两个女儿初三再一起来了。

    所以初二这天,季安宁比平常起的晚些。

    她懒洋洋的被窝里翻了个身子,睁开眼,就看见顾长华半支着身子,靠在床板上。

    两双眼睛措不及防的对上,季安宁心里“咯噔”了一声,匆忙收回目光,坐正了身子。

    平日里,要不是季安宁起的早,要不就是等她起了,顾长华已经收拾好下楼了。

    像今天这样还是头一遭。

    她身上套着件宽松的秋衣,埋着脑袋找着夜里脱下放在床边的胸衣,她体胖,胸脯前这两团尤为明显,又单穿着件薄秋衣,找衣服时,都是拘着身子,有点难为情。

    顾长华见她找东西,顺手将眼边的胸衣递了过去。

    修长的胳膊递到季安宁眼前,季安宁看着赤裸裸被他捏在手里的胸衣,脸瞬间红了起来。

    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接了她就得当着顾长华的面穿,可不接……她起都起来了。

    季安宁轻咳一声,迅速夺过胸衣,犹豫了几秒,背过顾长华,极其不自在的脱了上衣。

    哪怕如此,背后那道灼热的目光她都感受清晰。

    季安宁反手迅速的穿上,可越是心急,越是扣不上,急得她额头上层层冒汗。

    突然,光滑的脊背有一丝凉意触碰,一双宽厚的手掌覆上她的手背,顾长华探过身,手指轻轻扣动了几下,低沉的嗓音在季安宁耳边轻轻询问:“是这样吗?”

    哪怕两世为人的季安宁,也抵不住耳边吹来的热气,身子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

    她微微点头,尴尬的开口:“……嗯…你扣上就行。”

    等顾长华那边一扣好,季安宁就立即将衣服套上了,心里明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她现在就是能躲一天是一天。

    顾长华温沉的眉眼望着床上不安的季安宁,剑眉微挑,也规矩的收回了身,然后下床。

    “这是昨天爸妈他们给的压岁钱,你收着吧。”顾长华整整齐齐取出一叠红包。

    都是昨天从季家收来的。

    穿好衣服的季安宁,脸色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她没犹豫的接过拆开挨个看了,季家没少给,这些个钱加起来得有小二十。

    她抽了几张一块递给顾长华:“这点你拿着,万一有什么急用,家里的钱你放心,我都攒着,不乱花。”

    听季安宁这么说,顾长华表情变了变,似乎自和季安宁吵过一次架后,她变看许多。

    他以前部队每月的津贴不是没给过季安宁,但都被季安宁大手大脚的花了。

    后来不给,季安宁就大吵大闹,顾长华没办法少给她一些,想着反正也没孩子,就任由季安宁花了。

    他皱着眉头看向季安宁,只看她拿着纸笔,眉眼认真的算着账,前些天做生意挣的钱也都还在。

    顾长华默了几秒,想来季安宁这次是打算认真的和他过日子了。

    “你也不用太扣着自己。”顾长华走近:“等回了部队,也能省下不少。”

     季安宁算了算账,发现这几天收获不少,前前后后,累积下来,也快五十了。

    她乐呵呵的点头:“我知道。”

    他们小两口也没一直待在二楼,等季安宁吃过早饭,方玉枝就找上门了。

    方玉枝一向嘴会说,她热络给顾爸顾妈拜了年,金秀梅便笑吟吟的让季安宁带方玉枝上楼说话。

    “不用金姨,我找安宁正好出去有点事。”方玉枝露出两颗小虎牙,把从家来提来的几块糕点放在桌子上,就拖着季安宁出去了。

    到了街上,方玉枝显然是高兴的,朝着季安宁一通挤眉弄眼。

    “安宁,这次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咋了,神神叨叨的,有啥好事?”季安宁瞧方玉枝笑成这样,她眨了眨眼:“给我揽生意了?”

    “聪明!”方玉枝立即点头:“昨儿走亲戚,我一伯伯看了你写的对子,那夸赞的好啊,他早说想买一幅挂字挂在他那小书店里,这不是瞧了你的字,就向我打听了。”

    季安宁先惊后喜,和方玉枝两人瞪着眼睛笑。

    方玉枝晓得季安宁高兴的说不出话,她只道:“是不是得好好谢谢我。”

    “谢!当然要谢!”季安宁歪了歪脑袋,“不过,我只管写字,这裱字……”

    “你可放心吧,我都和我伯伯说了,裱纸他有门路,你字写好就成,安宁,你要现在没事,就随我走一趟,我伯伯的书店就在应城开着呢。”

    方玉枝也打心眼里替季安宁高兴,她玩笑的拍着季安宁的肩膀:“你打拿学的这门手艺,认识你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藏得可够深呐。”

    季安宁大笑几声,被方玉枝晃的摇着身子:“这叫天机不可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