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26章 生意送上门(2)
    方玉枝伯伯的书店就开在火车站附近的前一道街上。

    门面虽然不大,但极为整洁干净。

    两条大红对子贴在门上,因为年节,店里并没有什么生意,清静的很。

    方玉枝笑盈盈的拉着季安宁进了书店,几步走到柜台前道:“大妈,我大伯呢?在店里呢吧。”

    “你大伯在里头整理东西呢,方学齐,玉枝来了。”

    魏梅花朝着身后喊了一声,不一会儿,方学齐就从后屋走了出来。

    他推了推夹在鼻梁上的眼睛,又看见方玉枝身边的季安宁,他立即笑道:“这位就是玉枝口中的季老板吧。”

    方学齐是打算和季安宁买挂字的,方玉枝当时介绍,也是在生意方面上介绍的,所以方学齐没敢瞧不起,眼前这个才不过二十岁的女娃娃。

    季安宁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方叔客气了,您就跟着玉枝喊我安宁就成。”

    季安宁也是开门见山的提道:“在来的路上,玉枝都和我说了,您是打算要什么样的挂字?挂在哪里?”

    方学齐邀了一个请的姿势:“安宁,咱们里面细说,玉枝,去帮忙沏壶茶水来。”

    方玉枝也被季安宁这一副处事不惊的态度震惊了,平日里,和她打打闹闹的季安宁,没想到正经起来,还挺有威慑力的。

    原本还担心季安宁气场稳不住开小店多年的伯伯,眼下看自家伯伯对季安宁客客气气的,方玉枝放心的应了声,和魏梅花一起准备茶水了。

    隔间办公室,方学齐让季安宁落了座,详详细细的把他的想法给季安宁说了一遍。

    他想在柜台上方的空墙上挂字,就四个字,紫气东来。

    “方叔,这字我是没有问题。”

    “你的情况玉枝和我说了,我要的就是字,这裱纸什么的,正好我生意上有个朋友做这一行。”方学齐开口解了季安宁的后顾之忧。

    往门面挂着的,自然是要上好的纸笔墨,这点都得季安宁准备,她暗暗在心里将这三样的成本估算了一番。

    方学齐也开始和她谈价了。

    “不知道安宁你这价钱是怎么算的?一个字多少钱?”方学齐是读书人,他格外欣赏季安宁的字,甚至可以说,他阅览无数,就季安宁的字能入了他的眼。

    季安宁也不知道怎么定价,她又不是什么名家,她斟酌片刻:“写了字还要麻烦方叔自己去裱字……我也不多要,一个字两块,您看成不。”

    季安宁这要的真不算多,一个字两块,四个字是八块。

    在这年代,和学术沾边的东西,没有一样是便宜的,哪怕就是出去随便买一副成品挂字,也得超二十块。

    这是她的第一门挂字生意,也算是讨个彩头,四个字对于季安宁来说,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所有这八块她挣得不亏。

    “八块?”价格低的让方学齐难以置信,但他做生意的也不可能自己往上提价,当然越低他越高兴,他笑了几声:“那我这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安宁,就这么定了,这四个字你可得给我好好写。”

    方学齐为人爽快,他直接掏出四块:“这你拿上,就当作定金。”

    “成,我在两天之内就把字给您送来。”其实季安宁心里是打算一会就去置办东西,然后写完送来,不然明天顾家的那些亲戚来了,她根本走动不开。

    “茶水来了!”方玉枝端着茶盘,步伐轻盈的走进来:“伯伯,安宁,来,先喝点茶水。”

    方学齐先上手给季安宁端了一杯,随即和方玉枝道:“这笔生意已经定下了。”

    方玉枝闻言欢喜的冲着季安宁眨了眨眼:“那更该喝茶了。”

    “安宁,你有这手笔,就没想过开个小店?”方学齐试探性的出声问着。

    “开店哪有那么容易。”季安宁虚笑一声,她就是想开,也没有那个资金:“等以后再说吧,不急。”

    “对对对,你还年轻,未来的路长着呢。”方学齐慎重点头。

    定下这单生意,又与方学齐客套了几句,她便和方玉枝离开了。

    现在正是正月初二,好多家门面商铺都没开着,方玉枝陪着季安宁跑了好些店铺,才将她需要的东西置办齐全。

    一张上好的宣纸,一块砚台。

    原先写对子用的都是买的墨汁,墨汁虽用起来方便,可色泽稠度还是比不上研墨。

    方玉枝跟在后面,看了个稀里糊涂,满头雾水。

    “安宁,你懂得可真多。”方玉枝仔细看着,思来想去,还是问出了声:“不过……你当真只买一张宣纸?为何不多买几张,如果写坏了怎么办?”

    “一张足以。”在这方面,季安宁毫不谦虚的笑答。

    方玉枝又气又觉得好笑的推了季安宁一把:“你怎么定价的?你可千万别因为我的面子,便宜了我伯伯。”

    “是亲侄女吗?”季安宁瞅着她,拿手比划了一个数字。

    “八?”方玉枝大叫一声:“八块?!安宁,你这是被我伯伯坑了吧!就是不裱字,你去市场上看看,那些不如你的字画,可都不止自个数。”

    方玉枝比划了一个二十。

    “我这也没少赚,赚钱哪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得一步一步来。”

    季安宁上辈子见过了大风大浪,也经历过人生的低谷,那样她都挺了过来,更别说现在有吃有喝还有生意做的日子了。

    她现在不急于求成,生意求稳,口碑也尤为重要,哪怕她日后不以卖字赚钱,也得将这条路打通了。

    多一条路总是没错的。

    方玉枝含糊的点头答应着:“算了算了,生意上的这些门道我也不懂,你没亏就成,对了,明儿大玉肯定回来了,你这边忙不忙。”

    “明儿不行,明儿正好家里忙,大玉肯定也就明儿回一天,我尽量抽空吧。”

    方玉枝知道年节这两天都忙,便没多问,就点点头:“行,怎么着肯定也能见上一面。”

    到了中午,两人就都各自回家了。

    季安宁也正好回家把正经事先办了。

    顾家院子里,季安宁刚进门,金秀梅就看见她手里拿着的东西了,眉头微蹙:“安宁,出去买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