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28章 将计就计
    其实季安宁也看的明白,顾长安不去当兵这事,已经是铁板钉钉了,顾为民其实心里头也明白,只是不撒出这口气,他就不痛快。

    顾长安挨了一顿打,这件事情也算是定了下来。

    季安宁把那些碎碗饭菜一并收拾了,这方才站在顾长安房门口,看着情况。

    顾长安身上多是乌青淤血,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养个十天半月就好了,金秀梅心疼的根本不敢拿手碰,嘴里直念叨着:“你就是头倔驴,不打算当兵的事儿还藏着不告诉妈,非要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往后你们爷俩还说不说话了。”

     顾长安没说话,索性别过了身子。

    “妈,让长安一个人屋里待着吧。”顾长华上前扶住金秀梅的身子,又冲顾雪摆摆手,让他们一齐出了屋。

    金秀梅叹了口气,心里乱糟糟的,见厅堂已经被季安宁收拾干净了,她不由看了眼季安宁,也算是她这个儿媳妇懂点事,没再给她心里头添堵。

    她掩着脑门回屋躺下了。

    季安宁见眼下没有什么大事了,就上楼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家里的条件有限,她只能用几块破布垫在桌子上,又将宣纸铺好,这将开始磨墨。

    写紫气东来四个字对于季安宁来说,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她磨墨执笔,四个字写下来是一气呵成。

    她看着写好的四个大字,微微挑眉,取了刻章下印。

    现在就只等着墨干了,去方学齐那里交货。

    她把笔墨收拾了,在屋里小坐一会儿,就下楼了。

    顾雪坐在沙发上看书,见季安宁从二楼下来,她贼兮兮的挪了挪视线,用书挡住了半面脸,偷偷主意着季安宁的举动。

    季安宁没主意顾雪那边,而是进了厨房翻了翻家里还有什么菜,算计着明天等顾家人过来了,这些东西够不够吃。

    她顺便观察了一下菜色,她之前在菜市场也没少观察别家的菜,和她空间里的相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季安宁思来想去,还是想靠着空间来发家致富。

    总不能让跟她一起来的空间闲置了。

    想到这,季安宁去找了顾长华,可顾长华在院子里陪顾为民说话,她只好站在窗口等着他回来。

    那边沙发上坐着的顾雪,见季安宁没往她这边看,她一溜烟跑上了楼。

    她想也没想,直接进了二楼婚房。

    本来就不大的屋子里,触眼可及,顾雪的目光随处一落,就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宣纸。

    她一步三回头的走过去,等她看到宣纸上龙凤飞舞的几个字,以及那个刻章之后,深深的呼了口气,眼睛瞬间瞪的锃亮。

    她就算再不懂,但看着这样带着刻章的宣纸,在她眼中,就是个艺术品!

    顾雪知道季安宁的字写的好,但写在红纸上,简直和眼前这个没法比,她小心翼翼的将宣纸拿在手中,折了几折,偷偷藏在怀里,匆匆出了屋下楼。

    趁着季安宁不注意直接埋头出了大门。

    她只当是季安宁写着玩的,她直接带着那张纸,去找了洪小美。

    洪小美的家就在西区,和顾家相隔几个住户,很快顾雪就到了洪小美家门口。

    她敲着大铁门:“小美!小美!”

    不一会儿,洪小美探出脑袋见是顾雪,奇怪的看着顾雪:“怎么了?”

    “你先开门,我给你看样好东西!”顾雪心情大好,她怀里揣着季安宁那副字,得意洋洋的跟着洪小美进了她的房间。

    “顾雪,你咋了,啥好东西?”洪小美看她。

    顾雪贼笑一声,这才神神秘秘的将那副字拿出来,展开,给洪小美看。

    她得意的道:“瞧见了吧,这是我嫂子自己写的。”

    她心里顾虑着季安宁不去一校当差,索性就指着这字道:“一校校长是要聘我嫂子教书法的,不过我嫂子也没打算去。”

    洪小美吃惊的看着那副字,“写的真好!为什么不去?”

    顾雪眨着眼睛:“我嫂子有她自己的主意,反正她的字这么好,缺不了好差事。”顾雪提前先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以免到时候季安宁不去一校教书,她没脸见人。

    洪小美认真的看着这副字,忍不住附和着点头:“说得也是。”

    ……

    顾家院子里,顾长华和顾为民说了好一会儿话,爷俩才进了屋。

    季安宁一直等着顾长华,等他闲下来,冲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上楼。

    两人一前一后,季安宁回头看他:“长华,咱家老家还有地吗?”

    顾长华愣了几秒,旋即才道:“有几亩地,但爸妈很少回去,就把地交给大伯打理了,有些年头了。”

    季安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交给别人打理……那这地再想要回来,可就有点难度了。

    等她进了屋,身后的顾长华出了声:“你要田地有用?”

     “有点主意,这事我完了和妈商量吧。”季安宁话音刚落,眼尾的余光就瞥见梳妆台上的那副字不见了!

    她疾步走了过去,面色骤沉。

    刚才顾长华一直在院子里,金秀梅和顾长安也都没出过屋。

    顾雪!

    “咋了?”这几天,顾长华还没见季安宁脸色变过。

    严肃起来的季安宁,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瞳充斥着冷意。

    气氛压的极低。

    其实季安宁也没有那么生气,方学齐给了她几天的时间,她大可以现在出去再买一张宣纸回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再写一副字。

    但这是个契机,一个教训顾雪,压住顾雪的契机,她犯了错,就得承担错误。

    季安宁故作慌乱在梳妆台上乱翻乱找,急成了一锅粥,她指着那几件破布:“长华,我刚刚写好的字不见了!那是我刚接的生意,我写好了,打算墨干了就交货的!怎么好端端的,字就没了!”

    季安宁急的在屋子里乱找乱翻,顾长华听是生意上的事情,也帮忙找:“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

    顾长华话落就后悔了,这屋子一眼望无,他剑眉微蹙:“你先别急,我下楼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