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31章 冻坏了吧
    “方老板说裱纸那边也催的紧……”

    季安宁话音还落,金秀梅已经转脸冲着顾雪没有好脸色了。

    “啊!”顾雪吓的大叫一声,跳下了沙发就躲在了顾长华身后。

    季安宁瞧顾雪这次被吓的不轻,她轻咳一声,哑着嗓子:“妈…您先听我说完。”

    金秀梅顾着季安宁的面子,这才收了手,但就是这样,顾雪心里还是后怕,缩着脑袋往后站。

    因为惦记着季安宁的事,金秀梅连晚上的饭还都没有做,眼巴巴的望着季安宁。

    季安宁顿了顿,道:“我和方老板好说歹说,才说通了,这也是看着人家玉枝的面子,才给了我这个机会,不然这生意……”

    金秀梅瞪大了眼:“安宁,那依照你的意思是,这生意的事情?”

    “最晚明天就得交出去,可明天咱家那么忙……”

    天顾家乡下人都要过来,季安宁自己都不清楚那些人的嘴脸,若是明儿金秀梅在给她甩脸子,那她这个儿媳妇,在他们眼里更加无关紧要可欺负了。

    所以季安宁也算是趁着这件事情给金秀梅下一剂猛药。

    果不其然,金秀梅闻言随即道:“明儿有妈呢,再说你大姐二姐也都回来了,用不着你忙,你好好把生意上的事儿解决了就成。”

    金秀梅将心放在了肚子里,只要生意还在什么都好说,她瞪着顾雪,现在虽然解决了,但看顾雪就是不顺眼,她厉声言辞的指着顾雪:“先攒着!等攒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金秀梅说着进厨房做事了。

    金秀梅走了之后,顾雪松了口气,可当她抬起眼时,措不及防的对上了季安宁的眼睛。

    季安宁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瞳直直逼向她,“丫丫,今天这事,你还觉得你没做错?”

    “……”

    顾雪缩着脖子,她不傻,就是想顶撞季安宁,也不是现在,她怯怯出声:“嫂子……我真不知道那副字有用,我要是知道,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动的……嫂子……还好没事……不然我真的……”

     顾雪才干了的泪痕,眼眶说着又红了。

    季安宁眉头几不可见的轻轻上挑,不动声色擦了擦顾雪的脸颊:“怎么又红了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行了,快去洗洗脸,一会吃饭。”

    顾雪不知道为什么,在季安宁碰触她的时候,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眼前的季安宁明明是笑着的,可就是让她害怕。

    她匆忙点头,折了身子。

    这罢季安宁拿着宣纸上了二楼。

    顾长华紧随其后,他迈开修长的大腿,在季安宁进屋后,随后关了房门。

    季安宁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只看身姿笔挺的顾长华就站定在离她三步外的距离,剑眉凌厉,眉眼深邃。

    眉宇之中透着严厉。

    就像是那种审视犯人的目光,看的季安宁格外不舒服。

    “别这样看我。”季安宁缓缓出声,心中其实也猜出一二。

    她的手法,瞒的住金秀梅,又怎么可能瞒的过久呆部队,精通布防算计的顾长华。

    顾长华就这么盯着季安宁。

    心里感觉很奇妙,顾长华在她拒绝让他跟着买纸时,就看出了端倪。

    他应该是生气的,可他心里竟然对季安宁的手段生出了几分欣赏,大概在他的认知里,季安宁愚笨,好吃懒做没有优点。

    但现在,季安宁不动声色的几句话,就将这件事情化大化小,而且这环环相扣中,他也起到了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仅仅凭着这一件小事,顾长华就看出季安宁绝对不笨,而且是个人精。

    想到这里,顾长华不由收回了探究的目光,毕竟这件事情的初端没有变,的确是顾雪做错了。

    “在外面冻坏了吧。”顾长华漫不经心的出声。

    “……”

    季安宁庆幸自己没喝水,否则她绝对要喷顾长华一脸。

    她轻咳一声,都被看穿了,她也懒得和顾长华装,他刚刚没和金秀梅点破,就是默认了她的做法。

    她索性道:“我皮厚,不冷。”

    “我看是厚,你就不怕我和妈说?”顾长华眸子深幽的眯了起来,低俯着季安宁。

    “别忘了,你是从犯。”季安宁摊摊手:“何况,我又没有捏造,那字是废了,丫丫这个毛病要是不给她点教训,她就不长记性,日后若是惹出什么大事来,就没后悔药了,我这也是为她好。”

    这句话顾长华不否认,这也是为什么顾长华由着季安宁来的一个原因。

    季安宁瞧顾长华不说话了,就忙她的事情了。

    她认真执笔将字写好,一气呵成,等她忙的差不多了,金秀梅的饭也做好了。

    这一顿晚饭吃的特别安静,光能听到动筷子的声音。

    顾雪和顾长安两人今天都挨了打,吃饭的时候都低着脑袋不说话。

    顾为民虽默认了顾长安学医的事情,但面子还拉不下来,所以这顿饭的氛围十分诡异。

    平日来话最多的顾雪一言不发,生怕金秀梅又在饭桌上提起她的事。

    等到快要吃完的时候,顾为民才对着顾长华道:“明儿上午和我去南站接你爷。”

    顾家老爷子和顾家兄弟明儿是从乡下坐大汽车来的,顾长华点了头,就结束了与顾为民的对话。

    洗碗的时候,顾雪跟着一起进了厨房。

    季安宁才沾了水,金秀梅连忙摁住她的手:“好了好了,安宁你先上去忙你的正事,剩下几个碗,这不是还有丫丫呢。”

    被金秀梅扫了眼的顾雪不情愿的点点头:“就是嫂子,我洗吧,你就甭管了。”

    能挣大钱的儿媳妇,金秀梅怎么可能不喜欢。

    金秀梅原先一直没好好看过季安宁,印象中她又胖又黑,一点也不讨喜。

    今儿仔细一看,倒是把她看直了眼。

    那张脸虽然肉肉的,可皮肤瞧着水水嫩嫩的,金秀梅暗暗感叹着,到底是年轻,这皮肤看的都能掐出水来。

    而且好像瘦了一圈,人瘦了,显的衣服穿着也好看了。

    金秀梅堆着皱褶的笑脸,拍着季安宁的手背,忍不住叮嘱着:“明儿别忘了把字给人家方老板交过去,还得请玉枝好好吃顿饭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