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34章 求人办事
    这话里话外,都说季安宁原先根本不像是城里人。

    穿的老土,也不会打扮。

    李芬说话一向如此,又仗着自己是长辈的身份,自然不忌讳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

    倒是金秀梅拉过季安宁说道:“瞧妈说的,我们安宁本来就是城里姑娘,哪还像不像的。”

    金秀梅现在儿女成家的成家,自然不再像刚进门那些年,受李芬的气。

    李芬刚想要说话,一直陪着李芬的老三媳妇陈秋玲在李芬前头说了话:“可不就是嘛,二嫂说的对。”

    季安宁明显感觉到落在她胳膊上的手稍稍一怔,怕是金秀梅都没想到,老三媳妇陈秋玲会顺着她的话说。

    季安宁眼利,先往陈秋玲方向看了一眼,只瞧她的手搁在了李芬的肩膀处,明显是刚刚故意打住了李芬想要说的话。

    依着李芬的性子,刚刚保准不会说出什么好坏来。

    而一向和金秀梅不对付的陈秋玲现在又顺着金秀梅,看来这次顾家人过来,不止是来看看……

    大厅人多,季安宁辈分小,问候过就到里屋和顾长华碰了面。

    顾长华也在里屋躲清静,“生意上的事情解决了?”

    “嗯。”季安宁刚应了一句,顾雪就突然走过来:“嫂子,二姐找你呢。”

    顾香?

    季安宁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蹙,深看了顾长华一眼:“那成,我先过去,看姐喊我啥事。”

    动动手指,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不就是一校那份差事吗?

    季安宁唇角微微勾扯上扬,这会儿功夫顾红和顾香都在厨房待着。

    季安宁进了厨房,笑着脸问:“二姐来了,在外头都没瞧见,二姐过年好。”

    顾香是根直肠子,不似顾红那般还顾忌着面子,直接脸色严肃的板着脸,一副训人的架势:“行了,别整这些虚的,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顾香不仅肠子直,就连语气都带着三分不善。

    站在旁边的顾红听了皱眉,扯了扯顾香的衣摆,示意她说话注意一些。

    可顾香哪里顾得这些,拧着眉头问:“我听妈和大姐说你不去一校教书?安宁,这也这么大的人了,能听得进劝吧,别人惯着你,由着你来,你还真要反天了,你为啥不去一校教书!”

    季安宁挑眉:“一校要请的是我,怎么二姐比我还急,要不你去?况且,这事是我自己的事,当然是我自己拿主意了。不由着我,由着谁?”

    季安宁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可以任由人来捏板搓圆,尤其是已经嫁出去的顾香。

    既然顾香不给她留面子,她自然也不用有所顾忌:“爸妈都没过问这事,二姐是不是有些越线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不也是怕你脑子转不过来!好把你说醒!”顾香瞪着眼睛,急脾气上来了:“你要不是我弟媳妇,我还懒得管你。”

    季安宁浅浅一笑:“二姐,你就别废口舌了,我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任何人都没权利决定我的事情,还是二姐喜欢被别人干涉?”

    顾香想回嘴,可又说不上话来,她当然是不想被别人干涉。

    一直站在门口的顾雪见此,大开了眼界,难不成连二姐都劝不住她?

    季安宁落了话音,就没搭理顾香,直接出了厨房。

    留下顾香大瞪眼,顾香急的转过身,看向顾红:“她这就走了?”

    “算了,我看也别掺和她的事情了,咱爸妈都没掺和,咱两还多啥嘴,弄得大家都不开心。”顾红叹了口气,再说就是季安宁去一校教书,也没和她没啥关系。

    但顾香没顾红这么好的脾气,她急冲冲的皱着鼻子:“那也不能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我还不能说她几句了?!”

    顾香满脸不高兴的追了出去,也不敢大厅站了那么多人,直接张口:“安宁!”

    顾香的嗓门一向就大,这生气一吼,原本乱糟糟的大厅瞬间安静了。

    就连里屋的顾长华听见这道喊声,严肃着脸走了出去。

    季安宁站住了身子,回过身,心平气和,并笑着问:“啥事二姐?”

    顾香被季安宁的好言好语弄得愣了一下。

    显然是没想到季安宁会这么温声的和她说话,越是衬得她有些厉害了。

    她感受到旁人的目光,尤其还是自己男人的。

    她不自在的压了压嗓音:“我觉得去一校教书这个差事挺好的。”

     陈秋玲大惊,原先她虽羡慕金秀梅生了个好儿子,但胜在她没能娶个好媳妇,心里这才安慰了不少。

    眼下听着季安宁要去当老师,整张脸都变了,简直就是嫉妒的发狂。

    她愤愤不甘的和李芬对视了一眼。

    “长华媳妇要当老师了?”李芬顿了顿:“这教书要求可高着呢,可不能瞎教。”

    季安宁没解释,反而还需要他们两个帮她说话。

    她轻咳一声道:“奶说的有理,这不,我就没打算去。”

    陈秋玲闻言松了口气。

    “一校肯聘请你就说明你有这个本事,安宁,你别错失了良机!”顾香气的咬牙。

    陈秋玲扫了季安宁一眼,连去一校教书的差事都不去,果然是个傻子,她笑着走近季安宁:“二香,这是人家安宁自己的事情,你都嫁人了,还管她的事做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志向,安宁不想当老师就别当了。”

    季安宁也没顺着陈秋玲的话音,她闭口不谈。

    顾长华跨了一步,就护在季安宁身前,侧身柔了嗓音与季安宁道:“二姐说话直了些,但没啥坏心思,这事你别管了,一会我和她说。”

    这边金秀梅把顾香扯到一旁:“你这又听谁说的,甭提这事了,闹心。”

    “可妈……”

    “又没让你去教,你操的啥心!”金秀梅直接打断了顾香的话。

    站在后面看热闹的顾红抿着下唇,似笑非笑的摇头,她这个弟媳妇,早将人心笼络了。

    这件事情虽闹开了,但对季安宁来说,并无影响。

    老三媳妇陈秋玲更没放在心上,他们这次过来,是另外有事求着顾为民的,所以一直是笑着脸,等中午吃饭时趁机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