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35章 求人办事(2)
    因为人多,中午吃饭的时候分了两桌。

    金秀梅和妯娌与几个小辈们坐了一桌。

    季安宁是随着金秀梅坐的。

    她也跟着在厨房端了饭菜摆桌,一向和金秀梅不合的陈秋玲中午也跟着在厨房帮忙。

    顾香虽然不再提一校的事情,但心里却默默的记了季安宁一笔,对季安宁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

    饭桌上,季安宁的话不多。

    “安宁,生意做的怎么样了?”吃了两块肉的顾红放下筷子,似是漫不经心的开口。

    顾红大概听金秀梅提了几句,看金秀梅的态度,她猜想季安宁应该没少挣,否则金秀梅不可能对她态度上有这么大的转变。

    季安宁很含糊的开口:“就是些辛苦钱,挣不了多少。”

    顾红笑了一声,知道季安宁没和她说实话,“能挣就行。”

    “安宁做啥生意呢?”陈秋玲好奇的接了话音。

    陈秋玲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她家儿子顾远,顾远现在都21了,这村子里头和他同龄的男娃,早娶上媳妇了。

    陈秋玲也总不能让自己儿子一直打光棍。

    娶媳妇总得有钱,他们家满打满算,也拿不出给顾远娶媳妇的钱,心里想着,陈秋玲又羡慕把顾家打量了一遍。

    现在季安宁也挣钱,那他们家肯定能拿的出来钱。

    陈秋玲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在季安宁身上放光。

    旁桌的顾为家也不断的给顾为民敬酒,“大哥,咱们弟兄几个多久没见了,这次可得喝了痛快!”

    顾为民爱喝点小酒,又逢年节高兴,一杯杯的都接了。

    不大不小的大厅热闹嘈杂,陈秋玲见季安宁一直没说话,只当她没听见,便又放亮的声音。

    “安宁做啥生意呢?”

    季安宁把嘴里的饭咽下去,这才抬了头。

    “三婶,我就是年前卖了几天对子。”

    说了这话后,季安宁还担心金秀梅会揭了她的底。

    好在金秀梅也懂得财不外露这个道理,就是她再想显摆炫耀,也不想告诉陈秋玲。

    “卖对子?”陈秋玲顿了顿,眉头微微蹙着,“卖对子利润不大吧。”

    就是一直待在村里没啥见识,陈秋玲都知道卖对子没什么油水,像他们村子里都是白给别人写的,哪还会和人要钱。

    “嗯,赚不了多少。”季安宁应着,又低头吃饭了。

    陈秋玲眼风往旁桌瞅了眼,瞧他男人已经和顾为民搂着说话了,又见婆婆李芬给她挤眉弄眼。

    她缕缕思绪,轻咳一声,声音软软的喊了一句:“二嫂。”

    金秀梅不防打了个冷战,连饭都吃不下了,她索性放下筷子:“你有啥事,说吧。”

    金秀梅可不信陈秋玲没事求她,会这么低声下气的和她说话。

    陈秋玲上头有婆婆李芬给撑腰呢。

    金秀梅在心里想过了,只要事情可以商量,大过年,她也就不和老三一家计较。

    所以正经的等着陈秋玲说事。

    到底是张口借钱的事情,陈秋玲不自在的开口:“二嫂,你瞧长华现在也娶了媳妇,顾远也该娶媳妇了。”

    只说了这么一句,金秀梅的脸色就变了。

    这是要借钱娶媳妇!

    不是金秀梅小气,前些年,陈秋玲就零零散散的借了不少钱,现在都还没还,给陈秋玲借钱,那就是只出不进。

    再说真当他们家是财神爷了,他们日子还紧巴巴的。

    金秀梅蹙着眉,没说话。

    陈秋玲只好腆着脸继续道:“这娶媳妇总得置办些东西,可二嫂,你也知道我们家啥情况,手头有点紧,要是你们手头富裕就先借我们周转周转。”

    陈秋玲最后又加了句:“你总不能看着你侄子打一辈子光棍吧。”

     季安宁听着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合着顾远娶不娶媳妇,原因还赖上他们家了。

    “现在长安还没上完学,顾雪也要上学,再过两年,长安也得娶媳妇,我们现在这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秋玲,这次你是问错人了。”金秀梅就知道陈秋玲没啥好事。

    陈秋玲听这话,突然就瞪了起了眼睛:“二嫂,你这话就不对了,你们家能供起长安和丫丫学费,还能差钱?我们家顾远连学都没上过几天。”

    “难不成我们家挣得钱就都是给你们花的?念书归念书,总不能让你侄子侄女荒废了学业,给顾远娶媳妇吧!”金秀梅气的浑身哆嗦。

    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不讲理的妯娌。

    一直没说话的老大媳妇温小丽倒是不知道陈秋玲是打这个主意的,难怪过年那天一直和老爷子说进城来看老二的事情。

    温小丽松了口气,反正他们是给老三家拿不出钱的,况且她这几年在村子里,没少接济老三家。

    温小丽不想摊上这事,就装聋作哑的继续吃饭了。

    “我这也不是没办法嘛,二嫂,现在就属你们家有出息了,能借的我都借了,都不成,这才没办法了求到你这来,否则我也没这个脸面和你提。”陈秋玲说的可怜,就差抹眼泪了。

    季安宁静观其变,看得出来金秀梅不想借钱。

    这借钱是最伤情分的事情,开了口,这借也不是,不借也不是,只要心里有点谱的人,都不会轻易去和别人借钱。

    季安宁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陈秋玲,又往旁桌看了眼,果不其然李芬似是听见动静,站起了身子,走了过来。

    李芬作为长辈,自然不会像陈秋玲这般的低声下气。

    反而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李芬站在金秀梅的旁边,又看向喝的两脸微红的顾为民:“老三这事你们坐哥嫂的能帮一把是一把,我看你们日子过得不错,总不至于连点钱都拿不出来吧。”

    季安宁听着乐了,他们日子哪里瞧着不错了,只不过是住在城里看着体面罢了,她见金秀梅被呛的说不上话,软软的出声:“奶,您也说娶媳妇要钱,我和长华刚结婚半年,家里哪还有富余,您瞧我这身衣裳,过年了,新衣服都没买呢,我倒是瞧着三婶穿的这身新衣服特别好看,衬得人皮肤都白了。”

    “是吗?”被夸的陈秋玲先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半会儿才反应过来季安宁话里的意思:“这衣服能有几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