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42章 砍价
    夜里睡的早,顾长华有早训,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要出门。

    季安宁被顾长华起床的动静吵醒睁了眼,她揉着眼睛作势就要起床。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薄睡裙,睡意朦胧间,领口扯的很下,她也没有注意。

    顾长华回身一瞥,不偏不倚,视线刚好落在季安宁领口下方露出的白皙肌肤。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可顾长华一向自持,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列入这一行,但身下莫名窜起的那团邪火,却是弄得他心神意乱。

    有一种想要将季安宁压在身下的冲动。

    到底,顾长华是军人出身,这点克制力还是有的。

    他调整了呼吸,强行将自己的目光移开,声音一贯的低沉:“你起来做什么。”

    以往顾长华起床,不论造出多大的动静,季安宁都睡的和死猪一样,等到中午才会起来。

    季安宁瞌睡的打了个哈欠,知道顾长华会让她继续睡,所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指了指厨房:“我去给你做早饭。”

    “不用做,我早训完直接去食堂吃,你睡吧,天还早。”顾长华说话间,目光忍不住又往季安宁的胸口处看了一眼。

    季安宁比刚刚清醒了一些,察觉到异样的目光,她微微低头,就看见了自己的衣衫不整。

    她连忙把衣服往后拽了拽,“你中午要是部队忙,就不用特意给我打饭回来,我自己做。”

    “嗯。”顾长华现在也不担心季安宁会饿死了,他点了头:“你睡吧。”

    这罢身板挺直的出了门。

    季安宁大大打了个哈欠,转身又趟进被窝了,她本来就知道顾长华会在食堂吃早饭,也没打算真的起来给他做饭。

    眼睛一闭,又睡着了。

    等季安宁再次醒来,时间刚刚好,初晨的余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她展了展身板,活动着筋骨,起床洗漱。

    把昨儿多做的葫芦饼热了一下填饱了肚子。

    镜子中,季安宁穿着身军绿色套装,这是季安宁和顾长华刚结婚时,部队要拍照,给季安宁准备的军装。

    原主一直不喜欢这套衣服,就压在箱底了。

    可季安宁却瞧着这身衣服干练十足。

    现在穿上,稍微有些宽松,她利落的扎了一个马尾,抬腿阔步的出了门,准备晨跑。

    早上的寒风冷冽,风声呼啸。

    除去军区大门外站着的守卫兵,院子里基本没什么人。

    季安宁抬了抬腿,开始绕着院子大圈跑,她这身肉虽然减下去不少,可若是不运动,还是虚肉多。

    季安宁一连跑了几圈,军区这才渐渐有人出来。

    “诶?那是谁?咱们这啥时候来女兵了?”李翠兰和邓舒约好要出去买菜,她稀罕的往季安宁那边瞧了眼,歪了歪脑袋。

    “就是有女兵也不该住在,可能也是哪个家属吧。”邓舒有理有据的分析着。

    正逢季安宁晨跑完回来,她擦着额间的细汗,笑眯眯的道:“嫂子,你们这是干啥去?”

    李翠兰和邓舒的男人也都是排长,不过年纪都要比顾长华大不少。

    李翠兰和邓舒对视着,听着声音耳熟,模样……也瞧着眼熟。

    “安宁!”李翠兰大吃一惊,“安宁你咋瘦的!”

    “安宁?”邓舒很难把眼前这个干净利落的女人和那个打扮土气的女人联想到一起,她迟疑了好几秒,才确认道:“还真是安宁!”

    季安宁爽朗的笑了一声:“没瘦多少,估计我个子大,身上的肉都匀开了,也是这衣服穿得宽,把身上的肉都藏住了。”

    季安宁个头有一米七,现在估摸着不到140斤,因为个子大,所以这个体重不显胖,只是瞧着有些壮。

    而季安宁瘦的最多的还是脸,尤其脸面皮肤的提升,所以给人的第一感官,就是变漂亮了。

    “那也是瘦了!”李翠兰里里外外将季安宁又打量了一遍:“好看多了!你这是跑步呢?”

    “锻炼锻炼,顺便也减减肥。”季安宁唇红齿白的浅笑:“嫂子干啥去?”

    “我们去菜市场看看。”邓舒接了话。

    以前季安宁从来不和他们搭话,她们两人也因为年纪比季安宁大七八岁,怕说不到一起,也没在意季安宁。

    今儿稀罕,还是季安宁主动和他们搭话。

    李翠兰客套的问了句:“安宁,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季安宁毫不客气的答应了。

    打好关系很重要,俗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条路,季安宁不像原主把自己封闭,她爽快的揽住了李翠兰的胳膊:“我闲着也没事,两位嫂嫂不嫌我话多就成。”

    “瞧你说的,三个人也热闹些。”李翠兰意外的笑了笑。

    季安宁这份自带的亲切感让她拒绝不了。

    这罢季安宁有说有笑的跟着他们出了军区。

    季安宁对军区周围了解不深,哪怕是原主以前,也没怎么出过门。

    因为军区附近守卫森严,根本瞧不见街边商贩,得转两个街巷,偏离了军区,这才渐渐热闹起来,商铺小贩也多了起来。

    “安宁,你要买啥?”季安宁年纪小,邓舒完全将季安宁当小妹妹一样的照顾,尤其这一路上的相谈,邓舒感觉季安宁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难相处,反而说话有趣多了。

    “我买点菜,家里也没什么菜了。”季安宁挑了几根黄瓜,又拿了一颗大白菜。

    等邓舒和李翠兰也挑好结钱的时候,季安宁先按住了他们两个人。

    眼前这商贩是个三十岁的男人,季安宁眯了眯眼睛:“老板,我们三个人买你家的东西,能不能便宜算些。”

    “我家菜都是新鲜刚上的,已经给你们便宜了,都是小本生意,真不能便宜了。”

    “我知道新鲜才在你家买的,你这回便宜了,就拉了我们三个回头客,我们以后肯定来你家买菜。”季安宁是做生意的,知道这个价还能再砍几分。

    她自然也不能让这位大哥做了赔本生意。

    商贩犹犹豫豫的看着季安宁,狠狠一皱眉,“得得得,我多给你们拿两西红柿,以后可得多给我家带几个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