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49章 极品处处有
    季安宁听出了余兰兰的话外音。

    她如果想学,自然不难。

    她不动声色的接了余兰兰的话:“现在没人教我,要不你教我?”

    “这……”余兰兰轻咳一声,话音落半,她的水平也是勉勉强强,经常走错针,但她一想,季安宁这么蠢,她的水平应该够教她了。

    余兰兰犹豫片刻:“成,不过这两天我还得练舞蹈呢,闲的时候我教你。”

    余兰兰故意提了表演的节目的事:“这一天天过的可快呢,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反正你记着我的话,咱们的节目是没人会注意的,我不会害你的。”

    部队军律严明,但凡季安宁在众人面前出了丑,作为季安宁的丈夫,顾长华势必会受牵连,他再想升任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余兰兰虽然迷恋顾长华,可她不傻,总不能帮着季安宁日子越过越好。

    她到底是嫁给了朱刚,只要朱刚升了官,她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季安宁顺着余兰兰的话点了头,只笑不语,她等着正月十五晚上给余兰兰彻底一击——打脸!

    两人这么相视一笑,余兰兰心里就有底了。

    到底是个不长脑子的蠢货,还当她精明了,原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哄骗,余兰兰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季安宁的胳膊,只等着篝火晚会那天,看着季安宁出大丑了。

    余兰兰客套的问:“你真不到我家吃了?”

    “回家吃。”季安宁面色不变的开口,进了自己家门。

    那边余兰兰回到自己家中,高兴的合不拢嘴,心情倍好的吃着饭菜,掩不住的喜悦,吃了几口,又放下筷子。

    兴致勃勃的跑到房间里,将压箱底的舞衣取了出来试穿。

    ……

    到了夜里,顾长华匆匆回来了一趟,安顿了几句就又离开了。

    他说晚上部队还有集训,这两天就不回家,暂时住在部队,又给她了一叠澡票。

    顾长华不回来,季安宁一个人静的自在。

    她面上不显,折身进屋又出来:“这套衣服我给你洗过了,你拿着替换。”

    “睡觉闭好门窗。”哪怕是住在守卫森严的军区大院里,顾长华还是叮嘱了一句。

    顾长华看着离自己不到一步媳妇,冷冽锋锐的眼眸紧紧逼视,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

    从头逼近的压迫感让季安宁站直了身子,她勉强关心问候道:“啥时候回来,在部队住几天。”

    “三五天,得了空我就回来。”

    低冷的声线灌入她的耳中,季安宁还未来得及点头,修长的胳膊忽然把她一捞,她整个人就被一双有力,不容挣脱的臂膀禁锢在一个结实有力的怀抱中。

    季安宁浑身僵硬的被顾长华抱着,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媳妇,总不至于将他推开。

    她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犹豫了一会,才将自己胳膊环在他的腰间,温热的气息在两人周边环绕,弄得季安宁更不自在了。

    或许在未来,他们会风雨同舟共度。

    但季安宁也不能保准在未来,陪在她身边的仍旧会是他,她是新时代女性,如果双方不适合,她完全可以接受离婚。

    她缓缓出声:“注意安全。”

    顾长华本能的将季安宁抱的更紧,好一会儿才松开了她,扬手戴好军帽,离开了。

    留季安宁一个人站在原地,小鹿乱撞了好久。

    不过顾长华暂时住在部队,让她也轻松了不少。

    她洗漱后,在床上肆无忌惮的翻滚了一圈,瞪着眼睛看天花板。

    没有手机没有无线,就连电视都不能看的她,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干瞪眼发呆。

    ……

    睡得早起的早,次日天还没亮,季安宁就睁了眼。

    习惯性的侧身看旁边,这才想起顾长华留宿部队了。

    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打算去影像厅一趟。

    季安宁带着昨儿在彩蝶那买的磁带,进了她的店。

    今日彩蝶换了身行头,但仍旧是一身旗袍,只是这件旗袍的颜色比昨日更暗沉了一些。

    “安宁。”彩蝶扭着身姿,望着门口的人影,欣喜的迎了上去。

    早上影像厅没有生意,彩蝶清闲的很。

    她被彩蝶的热情吓到了,季安宁浅浅笑着:“我还担心彩蝶姐生意多,把我忘了呢。”

    毕竟昨天,季安宁于彩蝶来说,不过是众多客人之一,完全不打眼。

    “怎么会。”彩蝶对季安宁的印象很深,她没有什么朋友,那些邻居都生怕她拐跑她们的男人,可她从来没有做过违背道德的事情,她是一个女人,需要撑起这家店面来维持家里的生活,她穿插游走在形形色色的人堆里,不过是生活所迫。

    所以昨儿结交到季安宁这个朋友,她很开心。

    “彩蝶姐,其实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季安宁吞吞吐吐的把自己要表演的事情说了一遍,但并没有提军区两字。

    “我还以为啥事呢,姐这啥都没有,但就是不缺录音机,放什么歌都是放,拿磁带来。”彩蝶亲近的拉着季安宁坐,动作流畅的将磁带放入,帮季安宁放了歌。

    “安宁,你瞧姐像坏人吗?”彩蝶害怕季安宁也会像那些女人一样,远离她,她心有余悸的出声。

    就连拉着季安宁的手掌都微微发冷。

    “对于一个才认识两天的人,彩蝶姐都这么帮我,怎么会是坏人。”说实话,季安宁在看到彩蝶的第一眼,就不觉得她是坏人。

    昨儿看到她被占了便宜,只觉她也是个可怜人。

    彩蝶笑了一声:“瞧你这张嘴甜的,安宁,姐也没什么能说知心话的人,你以后多来陪陪姐吧。”

    大概是真的投缘吧,又或者真的是孤单太久,不需要有很多年的交情,就可以推心置腹。

    彩蝶紧接着又说:“你不是还要表演吗?那这几天肯定要天天到姐这来听歌的吧,你别和姐客气,只管来,姐给你放。”

    “好。”季安宁温声答应了。

    季安宁认真的听着歌,突然发现旁边的彩蝶站起了身子,一直保持的笑容也僵硬在唇角。

    “妈,您怎么来了。”彩蝶变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