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51章 极品处处有(3)
    接下来的几天里,季安宁也会抽空到影像厅,陪彩蝶说说话。

    正月初十这天,她一如既往的到了影像厅。

    这几天,汪冬月倒是没有再过啦闹事了,可彩蝶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好了。

    哪怕是再厚重的妆容,也掩不住的她脸上的憔悴与疲惫。

    今天彩蝶穿着一条粉色绘牡丹描边旗袍,她坐在柜台前,神色暗暗,唯有见到季安宁这个朋友,她面色才提起了一些。

    勾起唇角,很自如的帮季安宁放了歌。

    这倒是让每天来蹭歌的季安宁有些不自在。

    她看着彩蝶另一身旗袍,微微侧了脑袋:“彩蝶姐,我看你总是穿旗袍,你很喜欢旗袍吗?”

    不得不说,穿着旗袍的彩蝶,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不风尘,反而透着几丝悲凉。

    彩蝶笑着:“不是。”

    她的目光渐渐拉远:“这些旗袍都是我妈妈生前给我做的,我想把它穿完。”

    这话,季安宁听着别扭,却没有深想。

    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季安宁印记在心里,久久不能忘怀,哪怕她当初听出一点端倪……

    彩蝶手指抚在旗袍上,不动声色的岔开了话题:“不说这个,倒是你,歌练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不过彩蝶姐,我今天过来也是要和你说一声,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准备,这两天就不过来了。”

    歌其实前两天她就已经知道从哪进词了,只是看彩蝶一个人脸色不好,就过来多陪她两天。

    但季安宁也有自己的事情,不能每天都来影像厅看彩蝶。

    彩蝶理解的点点头,带有期盼的看着季安宁:“那你什么时候再过来?”

    “过了十五以后吧。”季安宁大致说了个时间。

    “好。”彩蝶温婉的出声。

    她感谢老天,能让她在这样艰难的时刻,碰上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哪怕她心里清楚,季安宁到影像厅,其实是为了学歌。

    可她不在意这些,她再不找一个人说说话,就真的要憋死了。

    这罢,季安宁陪着彩蝶坐了半上午,闲聊了一会儿,才动身离开。

    ……

    顾长华这几天在部队集训,没有回来。

    季安宁从外面回来的功夫,正好碰上负责篝火晚会,他们这些家属节目的李翠兰。

    李翠兰体型微胖,可和季安宁这种才二十出头的体胖性质大不一样,她朝着季安宁招招手:“安宁,我正要找你呢,这天冷的,干啥去了。”

    “到集市上转了转。”季安宁迎着李翠兰走过去:“翠兰嫂子,你找我啥事?”

    李翠兰一板一眼的瞧了季安宁一眼:“你这记性,是不是把十五表演的事情全忘了,节目准备了吧,我这现在就要登记了,明天上交的。”

    季安宁笑着点了头:“准备了,唱歌呢。”

    李翠兰也不意外,他们这些家属表演的无外乎就是唱歌,至于唱的好不好,就是另外一说了。

    她点头:“成,你唱啥哥呢,我记下。”

    季安宁想了想,微微一笑:“十五的月亮。”

    李翠兰重复着季安宁的节目:“诶,好,十五的月亮……”话音刚落,李翠兰尾音忽得上翘拔高:“安宁,这可是红歌。”

    若是唱个流行曲,李翠兰也不会这么惊讶。

    可唱红歌是可没有流行曲那么容易。

    季安宁谦虚的一笑:“会唱几句。”

    既是季安宁报的节目,李翠兰也说不了什么,反正每年这种时候,那些家属唱曲跑调的多了去了,他们也就是热闹热闹。

    李翠兰点头:“那我就给你报上去了,到时候,你可要自己准备磁带来的。”

    李翠兰临走前,又不忘叮嘱着:“咱们表演节目,话是这么说,但也不能太过松懈,还是在家里多练练。”

    李翠兰担心季安宁心大,不在意这桩事情,所以给季安宁提个醒,免得到时候,季安宁下不来台。

    “我晓得。”季安宁可还等着那天坐等打脸呢。

    李翠兰闻言笑着,本来要走,可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安宁,你是不是又瘦了?”

    几天没见季安宁的人影,今儿一见,感觉季安宁穿着的衣服都变得宽松了不少。

    季安宁这几天早上晨跑,夜里又在家里做有氧运动,身上的虚肉的确减了不少。

    她扯了扯宽松好多的褂子,“好像是瘦了,翠兰嫂不说我还不注意,我这些天是一直在减肥呢,有效果就好。”

    “有!有!”李翠兰认真的夸赞道:“瘦了不少!”

    她现在看着季安宁,都快忘记以前季安宁五大三粗的模样了。

    季安宁近一米七的个子,身上的肉都被均匀拉开,虽然体重没减去多少,但视觉感官上,瞧着瘦了不少。

    季安宁还打算继续减,等减到一百斤就差不多了。

    外面天冷,李翠兰也不拉着季安宁在外面受冻,摆手让她赶快上楼了。

    她刚进楼口,宽敞一楼门卫处,突然探出一个脑袋来。

    “嫂子!”一个年轻的小兵出声朝着季安宁喊着。

    季安宁折身走了过去,“怎么了?小钱。”

    小钱立即道:“刚一通电话转进来,是找嫂子的,需要回拨过去吗?”

    “找我的?”季安宁稀罕的挑了眉,军区的电话没几个人知道,能打到这里的,想必就是顾家的人了。

    季安宁点头:“小钱,回拨过去吧。”

    “诶,嫂子。”小钱把电话从窗口递了出去,让季安宁接。

    小钱已经将电话直接拨了回去。

    季安宁握着电话,不一会就通了,对面是个年轻女人接的。

    “玉枝?”认出了声音,季安宁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这的电话。”

    “我找金姨要的,安宁你这个没良心,说好等大玉回来,咱们几个聚聚的,连声招呼也不打,你就走了。”

    方玉枝一直守着电话,见电话声响,就立即接了起来。

    “我这也是突发情况……”

    季安宁刚解释着,方玉枝便接了她的话。

    “好了好了,理解你理解你,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是有正经事情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