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71章 回家风波(3)
    陈秋玲的话根本就没有入季安宁的耳。

    只是她一直以为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婆婆李芬会顺着她的话说,哪里想到李芬瞪了她一眼。

    “减肥也不是这么减的。”李芬好声好气的出声:“安宁,多少要吃一口,不然饿坏了怎么办。”

    饭桌上顾雪不管大人的事情,她大口大口的吃着。

    陈秋玲却是有些急了,李芬这是什么意思,季安宁可是金秀梅的儿媳妇,人家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和她亲。

    陈秋玲握着筷子,小声嘀咕着:“哪有这么娇贵,以前我在村子里,一天吃一口饭,也能撑得住。”

    “你能和安宁比,安宁可一直是在县城里长大的,没受过苦。”

    李芬说的这几句话,句句针对陈秋玲,让一直受宠的陈秋玲很不是滋味。

    她看向季安宁的眼神,也就有些厌烦了。

    季安宁可没有李芬说几句好话,她就认为李芬亲近她这个孙媳妇了,无利不起早,李芬指不定将什么主意打在了她的身上。

    季安宁索性道:“奶您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妈,您看,安宁手里头有钱,饿不死自己的!”陈秋玲立即拔高了嗓音,故意将有钱二字加重。

    “三婶意思是你连跟黄瓜都吃不起?”季安宁回了一嘴。

    再说她就是有钱,和陈秋玲有什么关系,说得好像她有钱,就一定要给她一样。

    季安宁冷笑一声,早就看透了陈秋玲。

    这会儿,听见李芬突然放下筷子,郑重其事的喊了季安宁:“孙媳妇。”

    季安宁看她,等她的下话。

    李芬这才道:“家里的电视机坏了,你知道不?”

    这都过了几天了,金秀梅还是没有要修电视机的意思,李芬今儿盼回了季安宁,金秀梅不出钱,就让她媳妇出,反正总归这电视机就得他们家修。

    原本心里不爽快的陈秋玲忽然瞪大了眼睛,这才明白婆婆李芬为何之前会顺着季安宁说话,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呢。

    她哼笑一声,老二媳妇打了一手的好主意,现在还不是没用,陈秋玲笃定季安宁不敢拒绝李芬。

    “知道。”季安宁挑了挑眉头:“再有一个月,丫丫和长安就开学了,电视机坏了,他们也能静下来好好学习,没什么不好的。”

    合着,过了这么多天,李芬心里还惦记着电视机的事。

    她还真的当这里是她家了,打算一直住下去。

    准确来说,顾为民和她是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她能这样恬不知耻的住在这里,季安宁是佩服的。

    她深深的看了陈秋玲一眼:“下午坐车太累,我先上楼休息了。”

    “等等!”陈秋玲惊乍的将季安宁喊住:“安宁,这锅一会谁洗?”

    季安宁不是那种不做饭不刷碗的人。

    可对于陈秋玲这种人,她自然要用特殊办法对待。

    恶人只有恶人磨。

    她失笑一声:“三婶,你说啥呢,难道你在家里做完饭都不刷碗的?”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陈秋玲生硬的开口,刚要把话音转到季安宁身上,就听季安宁已经出声:“不是这个意思就好。”

    她说着没有给陈秋玲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上了楼。

    陈秋玲坐在饭桌上,干吭有气不能撒,毕竟这不是她儿媳妇。

    陈秋玲被气的火冒三丈,李芬刚被压了话,脸色不大好。

    直接摔了筷子在桌上。

    “一个修电视机的事情,磨磨唧唧了这么多天,就跟能要了命一样!”李芬尖酸刻薄故意放大了声音,是给要上楼的季安宁听的。

    一直低头吃饭的顾雪,被李芬摔筷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奶,你吓我一跳。”

    顾雪有什么说什么,她觉得平日里李芬待她不错,所以对李芬也没顾忌。

    但李芬现在正在气头上,顾雪又是金秀梅的孩子,李芬原先对顾雪好,不过是想要借着顾雪来挑拨金秀梅罢了。

    现在越看顾雪越觉得不顺眼。

    她盯着顾雪道:“丫丫,你看看你妈和你嫂子扣的,连个修电视机的钱都不舍得出!你说你嫂子之前做生意,挣钱了没?”

    “挣钱了,就因为我嫂子挣钱了,我妈对她都比对我好了。”顾雪一想到这事,就不乐意的瞥着小嘴。

    “卖对子能挣几个钱。”陈秋玲摆摆手:“妈,就是她能把对子都卖了,也就是几块钱的利润,能有什么出息。”

    陈秋玲还真不信季安宁能搞出什么大名堂来。

    “我嫂子字写的可好了,她的字卖出去,能有好几块呢!”这还是顾雪偷听金秀梅和她大姐说的话,否则她还不知道季安宁这么厉害。

    也难怪她妈突然对她好了。

    顾雪提起季安宁赚钱这桩事,得意的摇着小脑袋。

    “你说啥!”陈秋玲大惊,嘴巴张得能塞一颗鸡蛋,她与李芬对视一眼,好声好气的哄着顾雪:“丫丫,你说啥?卖字?”

    那岂不是和季安宁随便要几张字,他们就可以拿出去卖钱了。

    李芬一点文化水平都没有,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她听到卖字还能挣钱,怎么也不信。

    要是挣钱这么容易,人们都去卖字了。

    顾雪的话,她是将信将疑。

    “卖字能挣什么钱?”李芬满脸皱褶的蹙着眉头。

    被李芬这么一说,陈秋玲也怀疑了。

    陈秋玲也觉得这事不太靠谱,她眼风一转:“妈,咱们问问安宁不就知道了!我去喊她下来!”

    陈秋玲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她迈着大步上了楼,一面出声:“安宁!”

    陈秋玲在门口敲了敲屋门:“安宁,你下来一趟,奶奶有话和你说。”

    “三婶你先下吧,我一会过去。”季安宁顺手将头发盘了起来,穿着一双棉拖鞋,不紧不慢的往楼下走。

    她迎上李芬的目光:“奶,您要问啥?”

    “丫丫刚说你现在做生意,能卖字挣钱,是不是真的。”李芬这话说出来,都是带有疑虑。

    季安宁看向顾雪,暗自摇头,她这个小姑真是拎不清好坏,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让她说了。

    季安宁知道李芬半信不疑,她故作惊诧的抬头:“小孩子说得话哪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