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75章 回家风波(7)
    顾为家护着自己亲妈说了两句话,是怕顾为民和她计较。

    他们一家子就一直待着病房里。

    等到快要中午的时候,顾老爷子才醒了过来。

    一个身穿白大褂,样貌端正的年轻男医生身后跟着两个护士一起进了病房,他先给顾老爷子做了一个医疗测试。

    捏了捏老爷子的腰部,又到他的下肢,半弯着身子,放高了声音道:“老爷子,疼不疼?”

    躺在病床上的顾老爷子眼球似是覆了一层雾气,他摇头,话语说的不太清晰:“不……疼……”

    医生站直了身子,嗓音温沉:“脊椎脊髓伤损,下肢无痛感,顾守成,73岁,初步定论,半身瘫痪。”

    身后的护士有条不紊的记录着。

    这是医生也转身,将这个情况和顾为民说了。

    医生的建议也是不做手术,只能依靠复健,但能恢复的几乎为零,毕竟顾老爷子上了年纪,身体机能已经下降,根本无法达到自我修复的效果。

    其实顾为民他们早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真的听到医生这么说,这心里犹如有一块千斤重的铁压着,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顾为民上前握住医生的手:“白医生,麻烦你了。”

    “我们也是为人民服务。”白浩然拘谨的微笑道。

    说罢迈开大步,往出走,留下来的护士给顾老爷子重新吊了一瓶点滴。

    白浩然走至季安宁身边时,脚步停顿,目光在季安宁身上停留了很久,奇怪的皱着眉头。

    等他刚走到病房门口时,又好奇的折身回来,不确定的问:“你是季安宁?”

    毕竟,印象中的季安宁和现在已经差别很大了,不过他也偶然听说过,季安宁嫁人了,那家人好像是姓顾,白浩然这才犹豫问出了声。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季安宁头脑懵了两秒,对上白浩然的目光,她显然没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倒是陈秋玲立马凑过去,“安宁,你和这里的医生认识啊!”

    如果认识,那以后顾老爷子来看个病买个药,岂不是能省下不少钱?

    季安宁眼睛在白浩然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在原主的记忆翻找,但印象实在不是很深刻,只记得是原主的高中同学,她点头:“是我以前的同学。”

    她客套的问了句:“原来你在这里工作啊。”

    白浩然点头,眼风扫向顾老爷子,无奈道:“老爷子的情况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明白。”季安宁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示意白浩然去忙。

    等白浩然往出走的功夫,陈秋玲连忙推了一把季安宁:“安宁,还不送送你的老同学。”

    等季安宁出去了,陈秋玲也不顾病房里的护士还在,就咂嘴道:“想不到安宁的同学这么有出息,那以后来看病岂不是方便多了。”

    季安宁出去送白浩然也是随口客套,毕竟她对白浩然并没有什么印象,想来以前,与原主的交情也很浅。

    白浩然这会不是很忙,就和季安宁多说了几句。

    现在不像未来科技那么发达,没有通信没有联系方式,像他们这种同学,毕业了就各奔东西,很难碰面,再聚起来,也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

    不过今天在医院碰上一个老同学,也算是缘分了。

    “安宁,你变化可不小。”白浩然这句话是认真的,他可记得高中时季安宁不是这样的,眼下瞧着,她不仅长高了,而且瘦了,也好看了。

    他道:“刚刚我都不敢认你。”

    季安宁浅笑一声:“你结婚了吗?”

    白浩然摇头:“现在还没,不过家里已经在准备了。”

    季安宁明白的点点头,这个年代,多是包办婚姻,看来白浩然也没在这方面上心,只等着家里给介绍安排了。

    随后说了几句顾老爷子病情上的事情,季安宁便进了病房。

    “安宁,白医生怎么说你爷爷?几时能出院?”现在顾老爷子已经瘫痪,住在医院也没什么用,倒不如回家里养着。

    “再输两天液,情况稳定了就可以出院了。”季安宁一字一句道。

    “妈,您瞧瞧,有个医生同学就是不错。”陈秋玲见季安宁有这样的同学,瞬间觉得季安宁高大上了,就连看她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到底是在应城里长大的,同学那么多,肯定有有出息的。

    李芬斜睨了陈秋玲一眼:“又不是能将医药费给你免了,就是同学有啥用。”

    李芬嘲讽一句。

    季安宁真不爱听他们两人说话,也懒得理他们。

    倒是因为顾老爷子这件事情,一直对顾长安念医校的不满的顾为民,这次看开了。

    家里面有个学医的没什么不好,日后有个什么紧急情况,还能帮帮忙。

    现在顾老爷子醒了,顾为民和顾为家兄弟俩就守在床边。

    病床上的顾老爷子大概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眼眶雾蒙蒙,紧紧抓着顾为民的手。他瘫痪了,拖累的不就是这几个儿子。

    “爸,您怎么摔得跤?”顾为民凑近过去问道。

    顾老爷子还来不及的开口,待在一旁的李芬气骂道:“你爸都瘫在床上,你还操心怎么摔跤干嘛!现在说这个还有啥用!”

    季安宁眉头皱的更深了。

    似乎只要一提起来顾老爷子摔跤的事情,李芬就格外的心虚,她目光多在李芬身上看了一眼:“奶奶,不是这个理,爷爷都摔成了瘫痪了,总得看看这到底是怎么摔得,是被人撞了还是咋了?这要是人撞的,还得找人赔钱呢,反正奶当时也在,到底是啥情况,您就和我们说说。”

    提起钱来,陈秋玲眼睛瞪得比谁都大,也跟着应和着:“妈,安宁这次说的对,爸不会是被人撞了吧!不然咋能这么严重……”

    李芬本来就心虚,被两人这么一问,更加心虚的瞪着眼睛,没好气的吼道:“我哪知道,没人撞,就自己摔的……现在外面地滑的,我都险些摔了!”

    李芬因为心虚,连说话都不自觉放大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