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10章 借力使力
    现在这种情况,季安宁多说不得。

    只怕她多说一句,方玉枝却更加坚定自己的爱情观念。

    挂掉电话后,季安宁出了楼口。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过军区里有几个大黄灯照着,视线也不算太暗。

    季安宁刚出来,站在公告栏下方的几个军嫂就朝着季安宁打了招呼。

    以马莲为首,马莲先上前道:“安宁出来了,打算干啥去?”

    现在军区里都知道季安宁的哥哥有本事,哪里还敢低看季安宁,都眼巴巴的想要与季安宁交好。

    季安宁礼貌性的微笑点头:“就四处转转,透口气。”

    “安宁,那你哥哥呢?”另一个军嫂上前插嘴问,又顺势夸赞了几句:“安宁,你哥哥可真是一表人才,而且还是海军咧,我听说现在海军待遇可不错了呢。”

    说起海军的待遇,后面几个军嫂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这海陆空三军中,也就属陆军的待遇差了些。

    所以在他们心里,能当是海军,哪怕只是一个小兵,那都是好的。

    “他和长华去部队了。”季安宁仍旧和睦的笑着,也并不因为季安东的出现,而显得高人一等,只是道:“好是好了些,可海军危险性也高。”

    “就是就是。”马莲立即应着季安宁的话,甩着长长的马尾辫:“所以说,这各有各得好哇!”

    一直站在后面没说话的刘爱芳看着马莲一副狗腿巴结季安宁的那副样子,眉头紧皱。

    她还因为自己男人和顾长华有竞选之争,对季安宁稍有些敌意。

    她男人年纪都那么大了,这是唯一的机会,身为小辈的顾长华都不懂的谦让,他那么年轻,以后升任的机会多得是,何必要和她男人抢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刘爱芳就堵着一口气,她暗生生的上前,拽了一把马莲,压低声音道:“你就把人家夸的天花乱坠,人家能给你什么好处,省点唾沫吧。”

    马莲不自在的笑了笑:“谁图这个,我这还不是实话实说,我家里头要是有个哥哥在海军,那我可不得高兴坏了。”

    马莲话落眨巴的眼睛将目光落在季安宁身上,堆着笑脸道:“安宁,你哥哥看着挺年轻的,结婚了没?”

    这话一出,身后几个军嫂都轰然笑出了声。

    “马莲,你这可就是瞎打听了,你关心人家结婚没结婚干啥,你可是没机会了。”

    被打趣的马莲一点也不觉得羞,她露出一口大白牙:“那还不兴我给我家小妹妹打听了。”

    这要是没结婚的,那还能攀上门亲戚呢。

    随即又有军嫂出声:“要这么说,安宁,我娘家也有个妹妹,长得可水灵了,年龄也合适。”

    “得得得,你们可真行,这都是哪跟哪啊,瞎起哄。”一直笑着听他们说话的邓舒出了声,跨了一步上前,一本正经的看着大家伙说:“不过我娘家也有合适的。”

    这一闹,大家都笑了,气氛也活泛了起来。

    季安宁被他们这几句也弄得笑意连连,随即打趣道:“可惜了可惜了,要是我四哥现在还没结婚,那可就有得挑了。”

    “哈哈哈哈。”邓舒大笑。

    但也听明白了季安宁的话,这位受欢迎的海军哥哥已经结婚了。

    马莲叹了口气:“我也想着,你哥哥肯定结婚了,就是这么随口一问。”

    倒是那些军嫂瞧出来了,季安宁一点也没有架子,哪怕人家上面有个海军哥哥,也没有把眼睛放头顶上。

    这便和季安宁就都亲近起来。

    站在自家窗户口的余兰兰,低头看着楼下和谐的一幕幕,娇俏的五官几近扭曲,一想到季安宁中午对她说得那几句话,她一身的寒颤,只怕季安宁在下面说了她什么坏话。

    她连忙套上外套,穿着鞋子,急匆匆的下了楼。

    她等下了一楼,才放慢了脚步,强装镇定出了楼口,朝着不远处的人堆走去。

    “大家伙都说什么呢?”余兰兰扯着嘴角笑问。

    可她见众人都因为她的出现而僵持了几秒没说话,心里突的一跳,越是这样,越是心理作用,她认为季安宁和这些军嫂说了她的坏话!

    她立马将目光落在季安宁身上:“安宁,我上午是真误会了你,你不会到现在还和我记仇吧。”

    季安宁挑眉:“你说啥呢?”

    她稀罕的看着余兰兰:“兰兰,我建议你,下次说话前,先考虑清楚了,就像上午那事,这是放在我身上了,要是放在随便一个首长夫人身上,你造了这种谣,上面能轻易绕了你?放大面处叫,你这就是扰乱军心!”

    “哪有军……”余兰兰被季安宁好声好气的教训了一顿,却无力还击之地。

    季安宁的话还产生了裙带反应,一连几个军嫂都一致点头,将矛头放在余兰兰的身上。

    “就是,亏得安宁性格好,不和你计较,要是顾排长知道你在这样编排瞎话,我看你怎么去交代。”马莲理直气壮的道。

    “兰兰,你可得长点脑子,大家伙都是一个军区的,话说的虽然难听了些,可也不是害你。”邓舒也劝道。

    随即有人又说:“平日里瞧着余兰兰挺聪明的,怎么老是干这些糊涂事情,上次说安宁假唱也是不考虑清楚,还好安宁没慌了神,洗脱了这罪名,不然落得这样的污点,那怎么整!”

    季安宁则是安安静静的听着这些个军嫂一人一句对余兰兰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果然和群众打好关系,再制造舆论就简单多了。

    季安宁只是随随便便说了一句并不严厉指责的话,她们就跟风都说道余兰兰的不是了。

    余兰兰被说的面红耳赤,要是一个人说她也就罢了,可这么多人说她,她总不能和整个军区里的军嫂都翻了脸。

    她尴尬点头:“你们说得是,我是有些冲动了。我其实也是关心安宁,怕她犯错误。”

    邓舒斜睨了余兰兰一眼:“人家安宁可一个错误都没犯,你倒是没少犯,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