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34章 顾长华受伤了(2)
    高媛话语中,无一不为冯雅考虑,光是一个领队的帽子就先扣在冯雅的脑袋上,让冯雅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冯雅被高媛说的没有办法,根本没有余地去反驳,她这才发现,高媛远比她想象中更加能说。

    她看了季安宁一眼,迟疑片刻,只好点头道:“那我先回去。”又与高媛道:“你掉完点滴就去报到。”

    高媛嘴角轻轻扯了扯,点头表示明白。

    待冯雅离开之后,医务所里,就只剩下季安宁,高媛和赵环三个人了。

    赵环从云秀丽口中知晓季安宁已经结婚,可她今天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女人,嫁的竟然是五排的顾排长。

    她面色动容,手下动作娴熟的帮高媛处理了吊瓶,随即试探的开口:“嫂子,你和萧军医是怎么认识的啊?”

    季安宁这会儿哪里有心思去和他们扯萧军医的事情,很简单的回答两字:“同乡。”

    便率先出了医务所,站在门口边眺望了。

    ……

    此时人头攒动的训练场内,一个排一个排方队整齐的训练着。

    容纳近万人的训练场上,人声嘈杂,并没有因为一个人的受伤而耽误了训练。

    也就只有二连的兄弟们个个面色紧张的站在队伍里,心思早已不再训练上。

    朱刚看了眼坐在石阶上的顾长华,他除了面色比以往惨白了一些,加之从肩膀处蔓延开来的血之外,并没有其他改变。

    而顾长华身边的吕战军,二连连长,关怀备至的站在顾长华身边,问长问短。

    队列里,二连四排排长刘晋成看着连长,副连长,以及指导员都围在受了伤的顾长华身边,他皱了眉头。

    训练场上还散落着几根标枪。

    刚才他们就是在练习标枪,哪有料到,一个普通兵在扔标枪的时候,手劲偏差,将标枪扔歪了,可他们当兵的,都手劲大,这投掷出去,飞快的标枪猛地像上空刺去,直直的冲着他们连长吕战国身上去。

    当时吕战国没有反应过来,但就在千钧一发时,被突然出现的顾长华截住了标枪,只是标枪的惯性,从他手里猛地一刺,直接刺进了顾长华的肩膀骨里。

    二连的兄弟都吓坏了。

    如果不是顾长华截住了这根标枪,那他们的连长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只是刘晋成握紧了拳头,脸色微白。

    整了这一出,顾长华是必定晋升副排无疑了。

    只是……刘晋成紧咬着牙关,顾长华的能力他很清楚,他身手敏捷,截住一根标枪不在话下,可他完全是有能力避开的,却偏偏受了伤。

    刘晋成心里打着嘀咕,纵是如此,他不敢,也不能上前去和余惊未定的吕战国去打报告,说顾长华是有心受伤博取同情。

    刘晋成压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从远处赶来的军医。

    萧山跟着周正走到二连,很快就看到了被几个军人强制压在石阶上的顾长华。

    就顾长华自己来说,这点伤痛,他还忍得了,也不想把事情弄大。

    只是当萧山看到鲜红的血液渗透了厚重的军装,他眉头一皱,立马半蹲下身子,先给顾长华做紧急处理。

    不过他看着伤口处的已经被撕开,并按压处理过的样子,萧山神情也就放松了不少。

    他从医箱取出酒精先给顾长华的伤口杀了毒,被标枪刺进的骨肉血肉模糊,被萧山重新翻出来的伤口,让站着一旁的吕战国看着,倒抽了一口凉气。

    尤其上了酒精之后,原本面无表情的顾长华,也皱了眉头。

    萧山先粗略的给顾长华上药包扎,随即与他道:“和我去医务所。”

    “不用。”这点伤势,他自己还处理得了。

    若不是吕战国执意要求,顾长华就没打算将这件事情闹到医务所去。

    他更没打算要告诉季安宁,所以才一直压着这件事。

    萧山蹙眉,知道顾长华性子扭,他其实也不想管顾长华,可临走前,季安宁那样的目光,他心软了。

    他压低了声线:“安宁在医务所。”

    顾长华眸子一厉,立即将冰冷的目光落在周正身上。

    周正不觉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欲哭无泪的出声:“排长,我去的时候,刚好五嫂就在医务所……我没法子……只得说了。”

    顾长华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

    最不想让知道的人,却知道了。

    顾长华有些怕他那个小媳妇为他担惊受怕,其实他现在不觉得疼,只是伤口仍旧是血肉模糊,看上去吓人。

    既然季安宁现在在医务所,那他更不能去了。

    他怕他的伤口将她吓到。

    但顾长华要是不去医务所,且不说萧山,就是吕战国也要压他。

    他便张口道:“回宿舍。”

    好容易顾长华松了口,答应让萧山检查,吕战国也不管是医务所还是宿舍,都张口答应了,连忙请着萧山带顾长华去宿舍。

    萧山也答应了。

    耽误了一会儿功夫,等他们回了宿舍,已经是七点半,下了早训的时间。

    而高媛的吊瓶也马上打完了。

    季安宁站在医务所里,左等右等,都不见萧山回来,顾长华难道伤的很重?所以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她看了眼高媛:“早饭时间,你去吃吗?”

    这会儿赵环已经给高媛拔针了,高媛精神的道:“去啊,我要是不吃饭,再晕了怎么办。”

    季安宁没拆穿她,扯了扯嘴角。

    他们两人结伴同行,先去拿了饭缸,然后去食堂。

    此时食堂已经分批进了,所以他们再去的时候,并不用排队,况且季安宁进食堂,也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和五排的兄弟打探顾长华的伤势。

    所以一进食堂,她就把高媛丢给文工团的女兵们了。

    她自己则是穿梭在清一色的兵种中,寻找着眼熟的脸。

    很快,季安宁就看见了刚刚在医务所来寻萧山的军人,他正打在打饭。

    周正将饭菜打在饭缸里,一转身,就看到了摘下帽子的季安宁。

    他下意识出声:“五……五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