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221章 巨型灵芝
    季安宁不在的几天里,文工团也开始想念这个并不是正式入编的文艺兵了。

    当然这个想念也很有限。

    练习教室内,宁远飞趴在窗台上,目光落在外面,思绪飘的很远。

    季安宁没有来的头一天人们还在传是高媛在其中做了手脚,当时信以为真的宁远飞情绪一度低落,大概是觉得如果季安宁不进文工团,他以后就再也难见那个有趣优秀的军嫂了。

    但谣言很快就被平息了下来。

    知晓季安宁是有事请了几天假,宁远飞就开始期待季安宁的归期了。

    直到现在,宁远飞目光透过窗户,看着玻璃上的自己,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

    那就是他好像喜欢……宁远飞神色一正,立即打断了这个可怕的念头,他只是对季安宁很欣赏。

    欣赏她的为人,欣赏她的歌喉。

    和他一个练习室的孟翰在他身后用力一拍:“想什么呢!”

    本来就有些精神不在状态的宁远飞被孟翰这样一拍,大惊,他惊魂未定的转过身子,对上孟翰意味深长的笑容,愣了几秒,“没什么。”

    宁远飞的心思很快就被自己压了下来,他对季安宁也只能是欣赏而已。

    “噢……”孟翰轻笑一声,自顾自的开口:“我倒是有些想咱们的军嫂文艺兵了。”

    孟翰最近在研究一向秘术,听说一些少数民族有一种巫蛊之术,可以改变人的性格,可一般这种巫蛊之术都是拿来害人的,像季安宁这种变好的状况,却是少有的。

    只是孟翰身在部队,没有时间去一趟,亲自了解这种巫蛊之术。

    “你说什么?”宁远飞就像是惊鸿之鸟,整个身上的毛孔大张,瞪着双眼,盯着孟翰仔细的看。

    “没什么啊。”孟翰自然而然的摊了摊手:“那军嫂唱的好,部队里不少人都挺敬佩她的。”

    宁远飞迟疑了两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像是在对自己说一般:“是敬佩……”

    而高媛和冯雅两人这两天也因为季安宁不在,总感觉缺了些什么。

    不过也因为季安宁在汇演之后就没有出现过,所以高媛在汇演上出错的事情并没有延续很久,这场风波很快就过去了。

    ……

    回到家里的季安宁,将自己的东西归置了一下。

    等闲了下来,就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空间,将金秀梅送给她的那对镯子取了出来。

    季安宁深深吸了口气,将镯子再一次戴在左手腕间,几乎没有任何疑问,这一次甚至不用季安宁去显现她的空间,两个镯子就自己贴合在了一起。

    季安宁恍然的功夫间,再一次被强制性的带入了自己的空间里。

    她蹲下身子,在灵泉边,看着涌涌不断往出冒的泉水,眉头舒展,又看着一大片的瓜果的蔬菜,正如之前一样,季安宁仍旧没有察觉出一点的端倪。

    就是在上一世,她的空间,也只被她用于果蔬供应,并没有发掘出什么新的功能。

    季安宁上辈子也了了看过几本小说,知道有的空间神通广大,重生一世,本来就已经违背了科学,所以即使空间再有什么稀罕的事情发生,季安宁觉得自己也可以接受的了。

    她甚至也希望她的空间还有其他什么宝贝的地方,所以重新站了起来,四处乱看着。

    她的目光落至远处的深山。

    那是她并没有去探寻过的地方,她的空间很大,就像是另一方天地,只是季安宁从来没有去往深处走,这一次她吞了吞口水,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过去。

    等走到一半时,季安宁才意识到,这里是她的空间,全凭着她的意识主宰,她心念一动,眨眼之间,身子就已经定位到她所想到的绿郁青葱的树林边,树林后就是一片大山。

    季安宁定了定神,想来这是在她自己的空间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

    季安宁便鼓足了勇气,迎头而上,往更里的深山走去。

    有时候走着走着,季安宁心里竟然会生出一种,这不是她空间的陌生感,大概是因为这一片地域,是她从未涉猎的地方。

    走了一小半山路的季安宁,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就在她打算无功而返的时候,眼尾的余光下意识往远处一瞥,目光徒然定住。

    在层叠树木的遮挡之下,她竟然发现了一种极其珍贵的药材。

    而且是巨型灵芝!

    这种深山里,能挖出药材并不稀罕,只是季安宁没有想到,这么巨型的灵芝就长在她触手能及的地方。

    她眯了眯眼睛,快走了几步,正准备上前去将那巨型灵芝采摘下来的时候。

    只听突然一阵窸窣声,是穿过茂密树林发出的声音。

    季安宁手里的动作几乎是瞬间就停了下来,她下意识往声音源头那边的看去,却也只是看见白白的一团,一晃眼的功夫,又没了动静。

    季安宁皱着眉头转过脸来,还是摘到了巨型灵芝。

    她抱着灵芝出了山口,想到刚才所看到的东西,难不成这深山老林里,也有活物存在?

    季安宁确信自己刚刚没有看出,那一团白绒绒的定是山里得活物。

    只是她拥有这空间这么长时间,都不曾发现过一只活物,想来这活物……季安宁低头望着自己腕间的金镯子,难不成是因为这个的原因?她今天才能看到活物?

    到底是什么情况,季安宁不得而知,反倒是看着手里的这个胜利品,她心情还是不错的。

    季安宁将巨型灵芝存放在了空间的储物箱子里,又将腕间戴着的金镯子摘了下来,这才出了空间。

    她坐在沙发上,想着那么大个的灵芝,如果拿到市面上,肯定会卖个好价钱。

    她暗暗盘算着,中草药的价格一直很高,山村里许多山民都靠着挖一些名贵的草药去卖,季安宁虽不干这一行,但也知道这其中利润的深厚。

    当然她也没打算靠着这个去挣钱,何况她现在就挖出一个灵芝,也不好拿出去卖,怎么也都多挖一些药材,再去卖一个好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