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222章 单身汪
    次日一早,季安宁的生活又重新恢复了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和顾长华一起去了部队。

    而季安宁并没有去张雨爱的办公室报到,而是直接去了小操场参加早训的。

    她到的早,操场上的文艺兵陆陆续续只到了一半。

    季安宁的视线里并没有看见冯雅和高媛,倒是瞧见了与她关系不错的陶艳。

    陶艳从远处就看到了季安宁,惊讶的朝着季安宁挥手,大声的喊了一声:“安宁。”

    他们这些文艺兵的嗓门都亮的很,陶艳这么一喊,站在操场上的文艺兵几乎都朝着季安宁的方向看了过来。

    宁远飞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也投落了过来。

    她回来了?

    落在季安宁身上的目光自然也少不了孟翰,孟翰摸着下巴唇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眉头几不可见的上挑了几分。

    不过他却是搡了宁远飞一把:“这军嫂都来了,高媛他们怎么还没过来。”

    宁远飞避开了身子,这些天有不少在和他打趣高媛,宁远飞有些不耐烦的道:“高媛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被吼了一句的孟翰并没有生气,仍旧是无关紧要的笑了笑,就将目光继续落在季安宁身上了。

    陶艳快走几步,迎上了季安宁:“安宁,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大家伙都挺想你的,你家里是不是事情忙啊?”

    毕竟是结了婚的人,自然和他们这些文艺兵不同。

    因为季安宁中间可能还要离开几天回应城,便点点头:“是有点事情处理。”

    别家的似事,陶艳就是好奇,也没好多嘴去问,只是点头道:“这样啊……难怪……”

    说话间,高媛和冯雅也都过来了。

    冯雅先看见了站在水泥地上季安宁,虽然只是个侧脸,但冯雅还是认了出来:“安宁?”

    不得不说季安宁回来的真是时候,汇演刚结束时,冯雅本来还想借着季安宁的表演来打压高媛几次,哪里想到季安宁在汇演结束后,直接请假了。

    现在汇演的风波过去了,她又回来了,冯雅嘴角几不可见的扯了一下,已经朝着季安宁走了过去。

    正好这些时间,正在准备合唱比赛的事情,合唱并没有独唱简单,季安宁现在回来,也得好好学一学。

    季安宁和冯雅高媛他们聊了几句,早训就开始了。

    等在操场上跑了一圈后,冯雅这才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季安宁,觉得她今天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是哪里。

    冯雅蹙着眉头,盯着在操场上轻松自若的完成训练的季安宁,顿了几秒,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季安宁今天穿的军装并不是以前经过裁剪被改过的军装。

    而是之前冯雅发给她码数偏小的文艺兵军装。

    冯雅脸色尤为的尴尬,不由想起了当日为难季安宁时所说的话,没有想到,季安宁这么快就能穿的合身了……

    冯雅瞧着在那身军装下,被勾勒出的身材,凹凸有致,可比她们这些骨瘦如柴的文艺兵穿上好看多了。

    季安宁察觉到了身后冯雅的目光,她回看了一眼,只见冯雅惊愣了一下,然后冲着她不自在的笑了笑,立即移开了目光。

    季安宁垂眼落在自己这身军装上,唇角轻轻勾出了一抹弧度。

    因为季安宁加入文工团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合唱比赛,所以,下了早训之后,去食堂吃饭的功夫,冯雅顺势给她讲了一些关于合唱的知识。

    冯雅道:“安宁,你也是女高音,到时候跟着我们唱就行。”

    冯雅怕季安宁只懂唱歌,却不懂这些便与她又解释说:“像除了女高音还有女中音,女低音,我记得陶艳就被分到了女中音。”

    跟在后面被提及了的陶艳点头:“对,我是唱女中的。”

    冯雅跟着问季安宁:“安宁,你可以听懂吗?”

    一旁的高媛学过合唱,而这几日她也是下了功夫的,在汇演上出了差错之后,她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在合唱比赛上出乱子。

    这次高媛也长了教训,虽用心的去练,也不敢拼命不休息的去唱了,上一次就是因为她在表演前唱的太多,废了嗓子,这才在表演高潮时,调子走不上去。

    高媛轻咳了一声:“安宁,你也不用急,这就开始学了,你这么聪明肯定没问题的。”

    “可这重唱确实不容易。”冯雅截断了高媛的话,四重唱时,如果稳不住自己的调,很容易被带偏,跟了别人的调。

    冯雅说了这么多也是为季安宁好,她最后添了一句:“安宁,这些日子,你就多下些辛苦好好练练吧。”

    也不是冯雅热心肠,她之所以是叮嘱了这么多,都是因为张雨爱下达的命令,让她多盯着季安宁一些,毕竟季安宁是初来乍到,之前又没有什么音乐的底子。

    本来拉季安宁进来就是为了凑队形凑人数的,张雨爱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如果季安宁实在摸不准调,就站在人群中,张嘴不用出声即可。

    毕竟是合唱,文工团除了季安宁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没有问题。

    季安宁颔首,应了冯雅的话。

    合唱什么的季安宁上一世接触过,她连指挥都会,更不用说是几重唱了,学过的东西是她自己的,她重新再学一遍应该没有什么难题。

    进了食堂之后,季安宁就与他们分道扬镳了。

    而季安宁和顾长华一起吃饭,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了,毕竟新婚夫妇,如果同在一个食堂,却分开桌吃,难免会引得别人的猜想。

    所以白天的一天,季安宁基本上都盼着在食堂这会儿功夫,和顾长华见面说话了。

    只不过季安宁还没到顾长华身边,就被萧山先喊住了。

    “现在想见你一面可真难,嗯?已婚人士。”萧山侧着身子与季安宁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歪着脑袋看她。

    “有什么难的。”季安宁斜睨了萧山一眼,这货是故意的吧,还已婚人士,她看着萧山,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一下嘴角:“单身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