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043章 知情
    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能力强,季安宁才会想着将他们两个人调过青市来。

    季安宁道:“我知道,我是打算让他们两个到青市。”

    季安宁简单的和徐来源说了一遍青市的打算,徐来源明白的点头。

    将手头的事情解决了,就等着明天蓝玉那边的好消息了。

    季安宁将电话放下,甚是宽慰的扶着肚子在客厅走动,后天就是去产检的时候了。

    十月怀胎,即将卸货,季安宁心里是既迫切又害怕。

    分娩的痛苦,季安宁不愿意去想,否则她容易自己将自己吓到,开始着手生意上的事情,倒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别的事情了。

    顾长华晚上回来的时候,季安宁还在客厅站着。

    后天去产检,今天夜里,顾长华便要给季安宁提醒了。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根本看不出任何的端倪,进门换鞋,走到季安宁身边,搂过她的身子:“站着做什么,不累啊?”

    季安宁都已经坐了一天了,现在也在地上活动活动,她摇摇头:“刚走一会儿。”

    今天确定了蓝玉和她一起做生意的事情后,季安宁整个人都是轻松愉快。

    当然这个愉快不会太久,因为她马上就要从顾长华口中知道罗彩云回来的事情了。

    当天夜里,他们小两口从外溜达回来,回卧室休息时,季安宁躺在床上,屋子里的灯并没有关掉。

    “老婆。”顾长华喊了季安宁一声,顾长华就坐在床边,他望着季安宁一字一句道:“困了吗?我还想和你说点事情。”

    季安宁不算太困,现在还有点精神,听到顾长华要和她说事情,季安宁拿了个枕头,坐了起来:“什么事情,你说。”

    顾长华手指轻轻的拂过季安宁垂落下来的头发,他沉吟片刻:“罗彩云回青市了。”

    “她?”

    季安宁反应了一会儿,按照顾长华之前的说法,小张不可能这个时候回来,但罗彩云回来了,也就是说,罗彩云这次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对人有了防范之心之后,哪怕罗彩云这次只是普通的回青市,季安宁心中也不由警惕起来。

    她相信,顾长华现在和她说罗彩云回来的事情,想必心思是和她一样的。

    季安宁沉默了几秒:“长华,你就直说吧。”

    顾长华有话和她说,季安宁知道。

    顾长华失笑一声,他摸着季安宁的耳朵,轻声细语:“虽然不确定罗彩云这次回来的目的,但她这次回来,连自己的家都未回,偷偷摸摸,必有鬼祟,你平日里不出家属院,倒不会有事,后天你产检,我怕罗彩云会乘此机会伤害你。”

    顾长华一直都怀疑罗彩云和那些犯罪团伙有关。

    如今季安宁肚子大了,也临近生产,想要让顾长华崩溃,就是在这个时候动手。

    这个消息量有些大,季安宁沉定了几秒,难怪顾长华那天会突然让司机去送她产检,她道:“你有什么打算,我虽然怀了孕,但也绝对不会拖后腿的。”

    “到时候江杰森会开车带你去产检,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

    出事也只会是从家属院去医院的这段路途中,顾长华已有计划,他道:“老婆,我和你说这个,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对陌生人陌生事有所防备,其他的事情,一切有我,而且,我会尽我所能,不让事情牵扯在你的身上。”

    季安宁凝神,不让事情牵扯到她的身上?罗彩云这次回来,对付的就是她,怎么可能不牵扯在她的身上。

    除非,顾长华的计划是调虎离山之计。

    顾长华没透露季安宁她部署的计划,只告诉了季安宁,后天的产检,由江杰森负责带她去。

    季安宁道:“长华,她能隐藏的这么深,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不管你的计划是怎么样,你一定要小心行事,保护好自己。”

    顾长华颔首,扶着季安宁躺下:“别让着件事情扰乱了你的心思,快睡觉。”

    说着顾长华将灯关了。

    说实话,这么大信息季安宁知道了,她不可能不胡思乱想,别说是旁的,如果罗彩云这次真的出手,那她可是想要了季安宁的命。

    若是没有怀孕的季安宁,或许还能保护得了自己,可她现在这幅模样,大着个肚子,不能跑不能跳,做什么也都要顾及腹中孩子的安全。

    不光如此,季安宁就连基本的格斗能力都没有。

    季安宁沉了两秒,在黑暗的环境中,她神识一动,打开了空间。

    她如今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她必须要向办法保护好孩子。

    她身上一直穿的那件金丝蚕甲可以防御一切,可她还是不够放心。

    季安宁进入空间之后,将黄金镯戴在手上,如今魏俢已经出关,所以踏入第二空间内,季安宁直接喊了魏俢的名字。

    喊了一声,魏俢没有出来,倒是一向不喜欢季安宁的小狐狸先跳了出来。

    小狐狸无趣的很,每次也就季安宁进来的时候,才感觉有些活力,以前她不喜欢季安宁这个人类,如今却巴不得季安宁能天天进来给她找找乐子。

    不过小狐狸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喂人类,你找我父亲做什么?有些事情,不一定找我父亲,找我也是可以的,说吧,你要干什么。”

    “你爹呢。”季安宁问。

    小狐狸嘟囔道:“你要干什么?”

    “季姑娘。”

    说话间,魏俢也已经一身青衣翩然,凭空而落。

    魏俢道骨仙风般的立在地上,垂落的银发随风飘扬,容貌却仍旧丰神俊朗。

    魏俢态度一向谦和,他笑盈盈的望着季安宁:“季姑娘有什么吩咐。”

    在魏俢的眼中,季安宁就是这空间的主人,他又看着季安宁隆起来的肚子,“看来季姑娘马上就要生产了。”

    季安宁闻言,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她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魏俢,我知道你收集了不少的奇珍异宝,不知道有什么是可以防身的,可否借我用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