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嫂有点甜 >章节目录第1273章 葡萄酒
    这才多久,魏云就都喝完了?

    看来他的酒量确实比两杯倒强些了,她不动声色的看着魏云:“你还想要喝酒?”

    季安宁怎么感觉魏云再这么下去,要变成不折不扣的酒鬼。

    等魏俢出关看到魏云这般,还以为是季安宁对他们兄妹做了什么事情。

    站在后面听着他们说话的小狐狸不乐意了。

    小狐狸眉头皱的紧紧的:“大哥,谁知道她拿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味道怪怪的,而且我一喝就倒,还显原形。”

    才刚刚和季安宁培养出来的感情,好似又回到了当初,小狐狸不情愿的看着魏云,但又不敢靠近季安宁。

    季安宁笑了笑,神色飞扬:“小狐狸,这算什么?我们这边的酒有好多种类,你要是觉得喝不惯这个,下次给你带点葡萄酒。”

    小狐狸小心翼翼的盯着季安宁,听着季安宁说的话:“葡萄酒?那不就是果子酒吗?!”

    “味道应该和你喝过的不一样,下次你可以尝尝。”

    “我才不尝!”小狐狸气恼的冲着季安宁吐了一下舌头,鼓着腮帮进了屋。

    而魏云则是客客气气的朝着季安宁拱手,那双眼睛都放了光,难为情的笑着说:“安宁,别听她瞎说,那就有劳你多带一些了,这山上的草药品种繁多,你要是想要,我可以帮你采摘一些。”

    季安宁闻言,忽然想到之前自己在这里采的一朵灵芝,只是又被小狐狸和魏云他们给偷了去。

    这些珍贵药草虽然说现在用不上,但留着总归是有用处的,她点点头:“好,没问题。”

    和魏云说定好了草药的事情,季安宁道:“你父亲还没有出关?”

    季安宁已经好久没见到过魏俢了。

    魏云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角:“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因为我,先前我受伤,我父亲为了救我,也是损耗了元气,这才一直闭关修养。”

    季安宁颔首,魏云受伤的那件事情对于魏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季安宁也担心魏云一会儿再和季安宁打听外面姬家的事情。

    季安宁便没有多嘴过问,没说几句话,就出了空间。

    季安宁离开空间之后,魏云拂了拂衣袖,身姿飘然的进了竹屋。

    待在竹屋里面的小狐狸还在生闷气,她听到魏云回来的动静,一脸不悦的瞪了过去:“大哥,我看你真的是疯了,那怎么可能是酒!谁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魏云云淡风轻的看了她一眼:“你觉得会是什么主意?”

    小狐狸趴在桌子上,眼睛转了两圈,忽然身子打了一个激灵:“难不成他们是想扒了咱们的皮!”

     魏云没好气的推了一下小狐狸,被小狐狸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气的不轻。

    “咱们都被困在这里了,人家对付咱们做什么?”魏云斜睨了小狐狸一眼,便迈腿进屋打坐运气吐息了。

    ——

    从空间内出来的季安宁,揉了揉眼睛,看着外面的日头,快要到中午了。

    她闲着无聊的坐在椅子上,写了一会儿字,便下楼了。

    一楼,金秀梅和范敏还在乐此不疲的和小九和一一玩闹,毕竟太久没见到他们两个小家伙,范敏和金秀梅二人谁都不舍得撒手,一个接一个的抱着孩子玩。

    这会儿天气暖和了起来,坐在炕头上的金秀梅道:“等下午的时候,带着小九和一一去外面转一转。”

    说话的金秀梅刚好看到从二楼下来的季安宁,她笑盈盈的问着:“安宁,小九和一一出过门吗?”

    “出过了,他们两个都喜欢出去。”

    “那正好,等下午就带他们转转。”金秀梅顺着季安宁的话,将这件事情和季安宁说了。

    季安宁没什么意见,直接点了头。

    等金秀梅下炕去厨房看家里的食材时,季安宁这才趁着机会问了范敏:“妈,你们来这,玉枝呢?”

    “玉枝正好回娘家了。”范敏稀罕的看着季安宁:“我听玉枝说,安东出去执行任务了,你在青市怎么样?”

    范敏言下之意是在问顾长华对她怎么样。

    毕竟现在远在青市,见面的机会不多,范敏虽然知道顾长华是什么样的人,但还是免不了担心,想要亲自问一问。

    季安宁笑了一声:“妈,您是想问我长华有没有外出执行任务,还是想问他对我好不好?”

    范敏闻言,暗下里拿手打了一下季安宁,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蹙,又得避着金秀梅,她压着声音道:“你这个孩子,都问都问。”

    季安宁点头出声:“最近没有,长华对我挺好,他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啊,我们一切都好,您就放心吧。”

    范敏怕的是自己闺女报喜不报忧。

    她颔首拍着季安宁的胳膊,“那就行。”

    顾为民和季国强已经进厨房开始准备午饭了,才在厨房待了没一会儿的金秀梅就被赶了出来。

    金秀脸笑盈盈的进了房间:“正好咱们乐的清闲,小九,叫奶奶。”

    范敏抱着一一,私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问道:“对了宁宁,一一这手上的胎记下不去了?”

    范敏展开一一的手掌,看着那一小块的红色印记,微乎其微的皱了眉头。

    印记的事情,金秀梅上次去青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也注意到了那块印记,她道:“我瞧着好像比之前淡了不少,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散小去。”

    如果是正常的印记,是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的长大,慢慢消散的,但这个红色印记,季安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她并不确定,她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我也不清楚。”

    范敏来回反复搓了搓一一的手掌心:“在手掌心上也不算太大块,只要别在散大了就行,咱们一一可是个姑娘,散大了就不好看了。”

    季安宁颔首,也是庆幸,这印记是在手上,而不是在脸上。

    姬家自上一次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季安宁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姬家的所有产业都已经停了,现在的姬家,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去找季安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