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章节目录第73章 华尔街之战
    王雱来的时候并不担心老张发现压箱底秘方的问题。

    事实上在王雱的概念中,没有什么永久性的秘方,今天的秘方就是明日的大白菜,这是人类进化的动力。

    没什么秘方可以吃一辈子,别人在前进王雱当然不会闲着,他们使用2.0技术的时候王雱在用3.0,同时开始研发4.0,这就叫领跑者。

    这个世界可挖掘的东西太多,王雱只是猥琐又不坏,不会挡住别人前进的步伐。

    有一种人是他自己不想跑快,狼追来的时候他虽然跑不快,但他会使绊子让同伴摔倒,那么他即便跑不快也就安全了。但也有另外一种人,他不会去阻慢别人,他只会想尽办法跑的比别人快。

    所以关于这些技术王雱最终都会交出来,王雱只是需要一个特定的保护期。

    真正担心老张的在于,王雱害怕他发现肩膀上的伤痕,那很不好。所以最近都躲着老张不见面。

    “伯伯相公,找小子来有什么事吗?”王雱仍受着肩膀的疼痛抱拳道。

    这犊子的语法就这德行,张方平也没闲心给他上语文课,所以也不在意,只是道:“老夫还奇怪你之前那么大方呢,原来你还有压箱底的东西藏着?譬如关于鸡的血统论?”

    王雱道:“伯伯相公明见,既然您都说压箱底了。你忍心把小子的家底拿走啊?”

    张方平苦口婆心的道:“你想的太多啦。老夫没说要来抢你的技术。只是偶然听闻,好奇之下和你商量商量,你不妨说了出来,咱们一起研究研究,老夫帮你把把关,以防止有什么错漏。”

    “不用了,我自己就镇得住。”王雱说道。

    “你一个小孩藏太多秘密不好,难说有其他顶级权贵惦记着,所以为安全计,交来给老夫帮你保管着,你等翅膀硬了,能抵御风险了,那时在还给你。”张方平蹲下来温声说道。

    王雱双眼发黑,主要是他这个样子不是相爷,像个诱骗小正太的猥琐大叔。

    于是王雱开始发挥演技,眼泪汪汪的样子,表现的像个被威胁的弱者。

    张方平指着他的鼻子道:“为何做这表情,我这是在和你商量,你一副被抢劫的样子什么意思嘛。”

    王雱道:“可我就是被权贵抢劫嘛。”

    张方平老脸微红道:“小雱你误会啦,老夫不是说要胁迫你,而是老夫正在模拟‘你即将遇到的情况’懂了不?不是说老夫要这么怼你,而是一大波会我这般作为的坏人即将到达战场、你怕不怕?”

    “那一大波来不来不知道,但看起来您就是先头部队,并且是最狠的一个。”王雱弱弱的道。

    @#?

    想不到这孙子这么难忽悠,张方平不禁背着手走来走去的,迟疑了少顷只得叹息一声道:“你直接说要什么条件?”

    “可以的。既然有条件可以开,那就是交易,我最喜欢交易了,我不喜欢被抢劫。哎吆。”王雱脑壳又被抽了一下。

    张方平道:“讲条件就好好的讲,废话,说的有谁喜欢被抢劫似的。我抢你了吗?可以抢的话老夫还需要给你条件啊?老夫非常不喜欢你话里话外的贬低我形象。”

    王雱道:“说起来,伯伯相公的英明,影响着大宋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影响到每一头牛。”

    “呵呵。接着说,允许你再用三百字拍马屁,再多就不行了。”张方平觉得这小子非常啰嗦,不过被拍马屁还是很受用的。

    王雱道:“张伯伯强大的光环,还影响着大宋的每一个穷光蛋。譬如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光蛋,然而托您的福,我快崛起了。我虽然会依靠您答应的条件而赚钱,但将来等鸡肉和鸡蛋走下神坛,为大宋财政提供越来越多收入的那个时候,英明的您就会觉得,现在答应我的条件,乃是神来之笔。”

    “先是饲料,其后是孵化的策论,现在是关于良鸡的血统进化论,三件宝贝乃是一套,无疑都是绝世珍宝,你若都愿意交给国朝。老夫不是太喜欢别人讲条件,但为此你要求有点钱也不算过分。行,马屁到此为止,直接说你的条件?”张方平指着他的鼻子总结道。

    王雱狐狸尾巴露了出来:“我要获得发行交子的牌照。”

    我@#¥

    张方平都被这个胃口奇大的不良少年吓一跳。

    王雱的意思是要开个银行爽爽。

    即便在古代,开银行也真不是小事,那涉及的问题太多。

    当然了,能不能开,开了以后能经营哪些业务,正是张方平说了算,宰相庞籍说了都不算。

    张方平在大宋的职务,相当于后世的发改委、兼人民银行、兼财政部、兼国税总局、兼银监会等等。实际上也就是*****了。要开银行当然要他批准。

    大宋的交子不全是纸币性质。更偏重的性质是:存款凭证。

    除了官交子外,在一些特殊地区因形势需要,还会有实力强劲的商号被批准这类金融业务。百姓把钱送去商号后,他们开据一张票子给大头百姓,那张纸就叫私交子。

    所以在王雱来理解交子应该算存单而不是纸币。不过事实上,大宋的交子也正在被当做纸币使用。

    理论上这会一定程度扰乱经济秩序。原因在于货币也可以套用能量守恒定理。钱是对应物资的,有多少物资必须有多少钱。

    假设物资和钱暂时平衡了,但存单如果可以当钱用,而发行了交子的商号和官府,同时也在把对应存单的那些铜钱用于再流通。那么物资没变多的时候,就等于“钱变多”了。钱多了当然就毛了,那叫通货膨胀。

    通货膨胀当然不好,但有个问题是大宋时代是通货紧缩。也就是说在领先世界几百年的这个时代里,大宋生产力是相对先进的,正在爆发,但铜矿的开发、铜钱的投放远远跟不上脚步。

    那就表现为物资在快速增加,钱却越来越少。于是每一个铜钱所对应的物资就多了。于是货币大幅升值,物资大幅贬值。

    就是这个原因,张方平早期上奏朝廷:那些鲨鱼直接把所有铜器融掉,铸造成钱立马就能大赚。

    听起来每个铜钱能买到的东西变多了似乎是好事?

    然并卵,其实通货紧缩才是对大头百姓最丧心病狂的洗劫,没有之一。

    因为百姓手里的钱永远是最少的,其实真正有存款等着升值的百姓不多。大头百姓手边永远没几个铜钱,只有劳动力、以及因劳动力而产生的物资。

    那么大量的钱集中在少量的权贵手里后,钱币还大幅升值,就等于权贵的财富再升值。他们可以用更少的钱,买走百姓的劳动力和资产。

    大宋土地和资产兼并号称历史之冠,钱币紧缺其实就是幕后推手。

    天地良心,苦人手里真不会有几个闲钱的,有的只是依靠劳动力产出的物资,有的是祖上留下来的良田和房产。货币持续性升值,就代表老百姓手里拥有的这些资产在持续性跌价,直至跌的大家心惊肉跳。

    资本市场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是踩踏跟风,当一片飘红的时候大家都会抢着买入,当下跌趋势确立的时候,大家又会抢着卖出。

    于是这就是大宋资产和土地兼并的开端。表现为:权贵用越来越贵的钱,轻松买走老百姓手里越来越便宜的资产。那么最终不论钱还是资产,就都在权贵手里了。

    就是这个原因,大宋拥有堪比后世的城市化率。这是因为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涌入城市谋生,这造成了大宋那丧心病狂的地痞、帮派以及各种治安问题。

    当然好处是,这种被动的资本萌芽,也造就了大宋手工艺业的井喷,以及技术进步。

    所以真正有良心的政府,一定会想尽办法维持“温和持续性通货膨胀”。

    那真不是洗劫老百姓,而是对权贵资本征收“二次持币税”,用于再平衡。于是就因为这个原因,后世有天大一群精英大V整天咒骂政府的M2丧心病狂,整天咒骂政府印钱。汗,其实这是因为他们手里的现金最多。

    无需太多理论,权贵手里的钱永远比老百姓多的多。老百姓可以永远做月光族,手里只有资产,然后靠力气吃饭。

    但权贵不行,权贵的资产当然多,但现金会更多,那对于他们才安全。所以被政府的七伤拳撸了后,权贵永远比老百姓伤的重。于是温和通胀还可以理解为“均富税”。

    总结下来,大宋交子就是为应对钱荒而生的。用后世的观点,大宋交子明显是存单却被当做纸币使用,是扰乱秩序违规运行的,但这就是社会自发的容错行为。钱荒严重的时候,这就是抵御通货紧缩的直接方式。

    这在一定程度上拖慢了鲨鱼们兼并土地的步伐。因为这些交子就是忽然多出来的钱,大宋土地就这么多,钱忽然多了几层,土地当然要重新估价升值。对于权贵而言,交子虽然也是敛财的新手段,但计算下来,短时期内权贵真正能买到的土地总量在减少。

    因为大量交子出现,钱就变毛了。对于老百姓问题不大,他们基本都是靠力气吃饭的,反正都是勉强能糊口,那么手里的资产开始涨了,他们也就不会忙着卖了。

    这就是交子的时代背景,以及目下大宋暂时取得的金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