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章节目录第295章 新的材料带来新的潜力
    曹晴离开后,有脖铃的声音,乃是毛驴小宝来了。

    “唵呜!”

    它说什么都是这两音符,是来汇报密探工作的,每次汇报后能换取一杯酒喝,酒在抚宁县可是真正的奢侈品。

    汗,要是安东说话有它简单就好了。毛驴说什么都是两字,安东说什么都是长篇大论。

    听取了小宝汇报,发现曹晴在机械厂的作为符合逻辑,大雱就更放心了,确定曹晴是个好MM,能把这道姑拐入魔门就好了。

    然后,还从小宝的口里确认了机械厂没人偷懒。

    “唵呜唵呜唵呜!”

    毛驴小宝没见刷出酒来,所以这次的意思是“酒呢酒呢酒呢”。

    王雱这才从碉堡里出来,酒也藏在床下,拿来给它倒了一杯,喂它喝了后挠一下驴头:“加油,我看好你哦。”

    “唵呜。”毛驴小宝表示还要再喝一杯。

    结果被脑壳上一掌,王雱道:“快滚,我还想要五千架战略轰炸机呢,想要就有啊。”

    毛驴小宝就离开了。这头驴最大的好处是很温顺随和,当初二丫把它吃进去的东西弄了吐出来,它也没生气……

    确如曹晴所说,在大雱斯大林外加希特勒的领导方式下,蒸汽机进展喜人,全部技术团队犹如打了鸡血,昼夜不停的公关,现在许多核心部件都已经制造出来。

    但仍旧没有按照王雱的要求组合起来试车,瓶颈在焊接工艺上。

    在相对高精度的机组内部,不可能用铆的方式连接,乃是老罗爹用融铁粉的方式进行衔接的。但效果不好,不用装机点火,只是普通的抗拉力等方面测试,就能脱节。所以这仍旧是不成熟方式,无法进行试车,否则肯定会毁坏其他得来不宜的核心部件。

    譬如气缸用沙磨制造,浇筑成型,打磨,最后老罗爹带着三个技术最高的技工一刀一刀修正出来,这个工程很巨大的,若机组运行后内部脱节散架,那些铁渣碎片能轻易损害这个得来不易的气缸。

    这些都是面临的难关,需要相关团队不停的开脑洞试错,最终解决掉。这些王雱知道快不了,所以也没催促。

    这次让大雱高兴的地方是,宋钢四号成熟了。

    如此就让加工枪管成为可能。

    并非是把宋钢四号用于枪管材料,其实保证不炸膛的材料已经有了,乃是早前的宋钢二号。

    宋钢四号是精品,只是高难度小批量产出,它最大的好处是:解决了制造枪管所需要的工具——高硬度钻头。

    距离老罗爹亲手锻造的天刀级材料品质还差太多,但是正巧,依照王雱的要求经过测试,以宋钢四号用磨具制造的钻头,基本能做到几何精度要求的下限,且恰好啃得动宋钢二号铸造的标准铁棍,磨损在可接受范围。

    能用就行,于是无法手工锻造的钻头现在也能试产了。这是因为造枪管的钻头对几何形态的完整度要求太高了,手工锻造可以解决精度却无法保证几何形态的完整,于是这个东西在没有相关机床的时候,只能用磨具铸造。成型之后在打磨,用手工进行细微的修正。

    这是个里程碑的意义。

    宋钢四号能造蹩脚钻头,也就是说下一步进行调整,就会有许多衍生品,包括无法锻造的齿轮、轴承等东西也就会有了。

    毛病当然有,寿命暂时也不会长。但能用就行,先解决有无的问题,慢慢进行试错,只要有钱烧,一定会越来越好。

    在以往,枪管不是不能造,但只能是真正的顶级技工,反复不停的敲打,修正,最后仿佛卷纸烟似的以蹩脚“焊接”手段粘合,所以虽然是高质量的锻造,但是焊接部委就是短板,存在炸膛风险。

    精度不高相反不算缺点了。反正就是后世美帝的枪械,阿富汗和伊拉克算下来也是几千发子弹才消灭一个对手,在这个数据上讲精度就是耍流氓了。精度再差,该打中的那些它跑不掉,譬如三五米的距离它怎么都可以命中的。

    从这个概念说,枪只是一个意义,一个符号。同时也是工业累积的一环,通过它,又可以衍生出许多有意义的东西来。真不是说造出燧发枪来就是神器。

    要说威力,燧发枪比现在大宋版的神臂弩真的差一个档次,谈射速,神臂弩上箭的确困难,但也不会比现在能造的枪械慢。

    谈射击精度么就更是扯淡,除非是打巷战狙击战,否则远程武器的作用都要讲量,也就是集群覆盖,那就不讲精度了,但讲求训练有素的弩箭部队、步调统一的朝某一区进行集中性覆盖。

    从这些意义上说,神臂弩除了威力比燧发枪大的多之外,箭只的特性可以让它进行更远的抛物线攻击,但燧发枪做不到。

    不过枪有个特点是:便宜。

    太阳底下的事就是绕不开钱的问题。一发铅弹的造价,只会是一只合格箭的百分之一,然后依照大宋的工艺神臂弩无法量产,只有鲁班级的顶尖师傅能造,且最快需要两年才能走完工艺流程。

    大宋有百万禁军,但神臂弩连一万架都不到,这个数据是多年以来才累积下来的装备存量。

    说回来。

    宋钢四号突破前,就算有脑洞,但合格枪管的制造需要技师级的人,用三月时间慢慢捣鼓出来。但是现在依照王雱的规划,简单培训过的学徒工,就可以利用工作台上的两台固定用老虎钳,定住铁棍,然后顺着固定好的轨道,手臂摇动连杆,把用宋钢四号制造的钻头,犹如螺丝啃木材那样慢慢啃进去。

    这是个神奇的过程,王雱的这个脑洞,再次被大家成为神迹。

    暂时来说,还是没人知道这些流程是用于制造燧发枪的枪管,不过这个技术可以用于的领域太多,能衍生出来的东西也太多了。

    眼见以往需要几个月时间,师傅级的人出手、才能打造出来的这么一管子,现在随便一个初步培训的学徒工,试产下来的数据,能一天之内弄出三管来,厉害了。

    在王雱的层面这会是将来军备的革命。神臂弩仍然会有,但那是高端军备,特种战术部队专用。不过普通大头兵的基本作战架构会有颠覆性改变,并且会很便宜。

    当然了,大雱作为猥琐的军火商人,最终怎么对汴京包括老爹在内的官僚们公关,怎么推动这个变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些是政治、变法、以及资本间的互动,不是简单的两军对阵,那会显得非常复杂。

    律法上概念倒也简单,王雱不能造军备,因为没有这个许可资质。尤其神臂弩方面,其实有老罗爹加入后,加上强大的团队配合,王雱真能造出神臂弩来的,质量或许不如军造监,但肯定能用,也会便宜。

    可惜大宋对弩箭和盔甲的管控,比后世土共对枪械管控的态度还严厉,尤其神臂弩那是只能军造监制造的,是战略级别的管控措施。

    然而,枪在大宋暂时不算武器。所以先不谈卖枪给枢密院的打算,就算作为技术验证和积累,大雱也打算在财政更宽松的时候,造一批储备在预备役民团的手里,甚至是全民皆兵。这就是抚宁县的战争潜力储备。

    第一批的土枪造出来后,没有神臂弩厉害是完全能肯定的。甚至没有训练过的普通弓箭手厉害,不过最大好处是制造简单,费用成本低,且培训比较简单,准入的门槛很低。

    一般只需十二岁以上没残疾、智商没缺陷的人,基本只要一周时间,就能成为能用的火枪兵了。准头和精度无需去扯,那是耍流氓,总之除非是专业狙击手打特种战术,否则就算是不缺子弹练习的美军也就那样,你在他跟前三四米的地方晃荡,就会被一枪崩了,这个战绩其实抚宁县的妇女也能用燧发枪做到的。

    至于更远的地方,或者是大型阵地战,那就要靠持续不断的火力集群进行大数据覆盖,也就是俗称的“靠蒙”。

    现在可以预见的造枪潜力已经可以很猥琐,将来真正的机械动力投入使用后,则会更加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