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章节目录第379章 超级大手笔
    晚间去到叶无双别墅,没有交际酒会,但小姐姐真的膨胀了,仿佛对王雱示威一样,她叫了几个十六岁的小鲜肉美男陪在身边,美男甲给她捏肩膀,美男乙给她扇风,美男丙给她倒酒。

    大魔王看的想吐,不是觉得她们行为低劣,而是王雱自来不喜欢看见美男,羡慕嫉妒恨。

    知道这种心思很不好,但王雱又宽心的想,这样的心思在猪脚身上没问题,只有在NPC身上才是错的。

    王雱进来后就强势摆手道:“全给小老爷我离开,这乃是关乎国家大事的高级场合,尔等风尘男子添什么乱,快滚!”

    马金偲因为长的丑,更不喜欢美男,于是扛着一只老枪守在门口依次扇他们的后脑勺道:“快滚,否则抓起来以刺探机密办了。”

    就此一来弄的鸡飞狗跳。

    叶无双在心理暗爽,偷偷扫了大雱两眼,不知道这小子的举动算不算吃醋?

    想这么想,叶无双冷笑道:“大人好大的官威啊,原来您就是这样执政为民的?刚刚那些人来自东京,看着虽然有些娘,但你知道他们为你抚宁县提供了多少税收吗?”

    王雱道:“我是纨绔子弟又不是司马光,你和我扯这些有个蛋用啊?需要的时候我连我自己都坑的。”

    叶无双苦笑道:“也是,所以你赶走了我的人,那你来陪我喝一杯。”说着,她拿起壶来给王雱亲自倒酒。

    王雱很菜的样子摇头道:“我不喝酒。”

    “不是喝酒,你这是陪酒,你不是有话和我谈吗,说的你在西夏纯洁一样。”叶无双很强势。

    “好吧就这一杯,否则我无法保证你的名节和安全。”王雱抬起来一口闷了。

    叶无双挪动了一下,坐过来,眯笑眯笑的样子用肩膀撞他一下:“再来一杯试试看,这酒是我自己酿造的。”

    “有事说事,你不要拉拉扯扯的。”王雱道。

    叶无双指着他的鼻子道:“那么几次当众摸我屁股的那孙子到底是谁?”

    “是我,但我及时醒悟,悬崖勒马,过而改之了,我也内疚过,刑不上大夫,你还想怎么样嘛?话说我那还是在清醒的情况下,再喝两杯……我就不敢保证会怎么样了。”王雱歪戴着帽子的模样道。

    叶无双心思有些热乎起来,不过也还是不敢奔放了,便道:“行,大人不胜酒力那便进入正题,我们来说说抚宁县和绥德县段铁轨的问题。”

    王雱扶正了帽子道:“路权问题没商量,抚宁县的土地不卖。但我在行政上支持铁路用地的审批,由官府全资修建,工程承包给你西北联合投行来做,这是现在能动土的唯一方案,原则上没有折中。”

    叶无双皱眉道:“午间我根据吕惠卿县爷的指点,研究了一下你的相关著作,好吧我知道这问题你不会妥协。所以官府出资修建,我来做工程也可以,但抚宁县和绥德军段铁路,路权必然属于两县,我说的对吗?”

    “没毛病,我虽然不信任绥德县,但它也是官府,路权只要在官府名下,将来若官员不换观念,那可以换官,但在员外们的手里就麻烦大了,我大宋的环境,真的换不了这批员外老爷。”王雱道。

    叶无双道:“那么问题来了,你抚宁县有钱且愿意出钱,你为何知道绥德县也有钱、绥德县也愿意出钱修建呢?”

    王雱道:“这的确是个问题,但处理方法很多,可以自谋融资,可以交由西北转运司甚至朝廷协调。甚至我抚宁县可以借钱给他。或者抚宁县出资买下绥德县段路权,给予他们一笔很大的财政,这些方式都可以。我在西北名声臭,李参的确不会给我面子,但只要他们也有利益,半年内完成这些公关、我还是有能力做到的。”

    叶无双苦笑道:“以现在的运输压力看,我们拖不了半年。大人你这是想为了你自己的利益,彻底拖死我西北投行,让我西北投行错过这个最佳发展良机。宋夏边境的形势现在其他人蒙在鼓励,但我叶家非常清楚。若等平稳下来,大量闲置的东京资金开始涌向抚宁县,那我西北投行形势就不妙了。”

    王雱眨了眨眼道:“可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

    叶无双道:“我知道是我的问题,但这不是再和你谈吗?西北投行是你亲手组建、你看着长大的,给抚宁县提供的就业和利税非常客观,至少也算你的庶子,你忍心看着它发育不良啊?”

    王雱便道:“有些道理,好吧我给你出个主意。我出面的话,和绥德县与西北地区是没得谈的,不过如果你有能力去说服绥德县,把绥德县境内段的路权卖给我抚宁县,我就支持立即启动抚绥段铁路动工,且不引入外部的招商投标,把铁路建设工程给你?”

    叶无双不禁舔舔嘴皮,却又道:“这对我叶家不难做到,他们不是你,还特别蠢,花钱就可以办到。何况把那些不是耕地的狭窄路段卖给你,对他们财政大幅有利。于是他们只会觉得是占了抚宁县的便宜。他们还特别需要我手里的供货和物资,于是只要我出面真的不难,很快就能搞定。”

    “那你还等什么?”王雱道。

    “我才不上你的当,你给的条件根本不够,甚至等于没给。现在我西北投行自身人力紧缺,并不缺少这点铁路工程能赚的钱。”叶无双笑道。

    王雱道:“所以你这就叫头发长见识短了?这里我要批评你,现在让你修铁路,是给你练功的机会,是投入阶段,这个时候讲利益有意思啊?有哪个孩子长大他不需要喂奶呢?可以预见的将来,全国铁路的修建会井喷,那就等于到处是黄金,但要捡那些黄金为什么是你?你是方案比别人成熟呢,还是成本比别人低?又或者是质量管理比别人好?还是工期速度比别人快?你总得有个底气和特点,而这些东西没有秘诀,靠练。现在修这段铁路就是练,你不上别人上,又不是什么高难度技术活,大家在一个起跑线,比拼的一定是管理和微操经验,简不简单?”

    叶无双还真被唬住了,因为他这理论正是老叔的,当初就是因为这样,叶庆华强势把水泥和焦炭降价,现在才初步打开了局面,算是建立了叶家的品牌了。

    到此王雱淡淡的道:“于是呢,现在有快速大型工建基础的地方有三个,一是你西北联合投行,一是我和小舅爷的京城煤场,最后一个是工部工建司。工部那些龟儿子我暂时排除在外,他们有能力但脑子有毛病,我们庙小伺候不起,那就只剩下京城煤场和西北投行。所以如果你不修,我找曹集来修,不要以为只有你叶家能搞定绥德县,曹集也能。工建资质方面么,客观的说,煤场不比西北投行差,算是各有特点。关于铁路,我的设计方案也绝不会比你差。所以说到这里呢,叶姑娘的优越感还剩下多少?”

    叶无双不禁一脸黑线,也不晓得如果现在把美手摸着他大腿上,这小昏官会不会有倾斜?

    思考少顷,叶无双笑道:“曹集名声比我叶家坏的多,且京城煤场你有一半股权,你的产业,来修建你的铁路,还要拿走绥德县的路权,你不怕被人弹劾的话尽管上,最会矫枉过正的人恰好正是你爹。若为此闹了起来,导致朝廷都开始打压铁路、出来叫停,那就变成了一个严重的政治事件,铁路计划短期内必然太监,那我要问抚宁县怎么办?抚宁县是你的第一笔政绩,你亲手带大的亲儿子,你忍心看它受制于运输长不大?”

    王雱歪戴着帽子,猛拍桌子道:“正因为有这样顾虑,我才不引入煤场招标,而直接和你屁1眼交易让给你修的,否则我会让你来吃肉?你也把我想的太大度了,我不是我父亲宰相肚里能划船,我始终记住你们把张方平坑了、把老子这个掌柜开除的事呢,妈的都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叶无双也有些尴尬,说道:“你义气用事了,开除乃是一个正常的人事决定,用的你话来说,朝廷不欠张方平一个三司使,尤其我西北投行也不欠你一个总裁职位。”

    “……”王雱有些想用锤子敲她。

    叶无双再道:“所以为了互利,要马上修建这条铁路,但你给的条件根本不够。现在我代表西北投行开价:路权可以给官府,且我出面帮你弄到绥德县路权。于是除了铁路工程我来建外,我方要求,调整和你的蒸汽机供应订单,价格降低一成,且从原本的一百二十台,扩大到六百台。其余条件维持不变。”

    王雱不禁舔舔嘴皮,迟疑着道:“你等我想想,现在我抚宁县自己的订单都很紧,曹集也想要蒸汽机,产能这么紧张,六百台机器,一千万贯订单,你真想玩这么大?你这么厉害你叔知道吗?”

    叶无双淡淡的道:“不是事事都要请教他的,原本我不敢这么玩,但发现铁轨运输的效率后,且你提供路基方案证明铁轨可行后,我就敢玩。我老叔也有点落伍了,他当时那一百二台订单看似是超级大手笔,但现在看,连他自己都不够用。”

    王雱咬着指头,继续观察她。

    叶无双便大着胆子,伸手在桌子下面摸着他的大腿:“别装作委屈,你的尿性我还不知道啊?一千万贯,仅仅更具订金原则,你现在就能额外入手近三百万贯!以你的尿性,你会马上进京用龌蹉的手段圈地,建起蒸汽机分厂来还有许多剩余。要不是蒸汽机技术现在是你独有,我老叔逆向研发蒸汽机毫无进展,这块肉你是吃不到的。”

    王雱再次舔舔嘴皮。

    叶无双把摸着他大腿的手继续往上一些道:“所以现在就决定,过了今晚,我们的协议可就变了。”

    “好吧就这么定了,现在叫吕惠卿来和你签署合约,还有,你不要在谈工作的时候拉拉扯扯的,我是有原则的人,私下允许你这样,但是工作时候,原则上是不能这么搞的。”王雱便把她的手拿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