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章节目录第626章 丧尸围城:龙骑兵的崛起
    “各位,该缓缓了。接下来的军事会议,我会对你们进行战术指导。”杨小双于差不多时候,进行集中会议,对少民军首领如此说。

    但没用,停留仅仅一日,其中一个少民联队率先出击,而其他有样学样,也纷纷跟着就去了。

    就此一来杨小双很无奈,只有跟随。迅速推进到思明和思陵地区,已经收复了大部分失地,同时少民联军遭遇了第一次交趾军的迎头痛击,很不幸遭遇了交趾军的“战象部队”。

    规模不是很大,三千多交趾军跟在后面,配合前面约四十头战象,他们在训练过的战象鼻子上装配了犁刀似的东西,战象左右甩动着鼻子,就在一个谷地之内,大幅造成了少民联军的伤亡和内部踩踏。

    “撤退!撤退!不要送死,不要硬拼!注意秩序,否则越乱的情况下,撤退越慢!越会死人!”

    马惊踢乱的形势下,杨小双指挥使一直在后方的高地上狂喊。但已经乱起来后,对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编队几乎没有效果。

    这就是吕惠卿没把宋军三百龙骑变为联军指挥官的原因,因为没用,整编了除非有足够的训练和适应过程,否则相反等于没了攻坚的“三百龙骑”。

    “将军。我们救不了这些棒槌了,咱们退吧,重新思考策略。面对战象时,我们的战马也不是太容易控制,估计会出事。这战没办法挽回了。”一个副官建议杨小双道。

    作为当年抚宁军中的卫队成员,很有硬汉意味的杨小双始终在高处观察战况,少顷微微摇头:“不能,这样下去伤亡无法估计,大魔王最高指示:不要不管他们,不要对他们的失误袖手旁观。他们有错但他们信了我们,组织起了少民的热血反抗战争。如果就此袖手旁观冷了人心,此役后凝聚力就散了。这也绝对不是吕惠卿相公的意志。”

    “准备投入作战!不论如何要想办法牵制战象,为少民联军的迂回撤退赢得时间!”

    就此一来,仅仅一个营的宋军立正后,纷纷上马。所幸这些马爆发力不强,不过是滇马,这些马对战象不那么感冒,没有东部地区的马那么惊慌。

    “冲!”

    就此一来冲锋号吹响,原本应该撤退的宋军相反从高地侧翼,朝交趾人的战象军开始冲锋。

    这个时候处于多山谷里的第一线少民联军仍旧混乱,但先期撤离出来的部分少民军愣了

    在开战前大喊“缓慢”,看似懦弱的宋军,他们竟在这个大家相互哭喊、踩踏、逃命的时候冲锋了?

    在这之前,大家认为他们那些军号旋律真他么土冒,只有现在,他们才懂得这才叫纪律和勇气,三百龙骑的威名他们当之无愧。

    已撤离上高地的部分少民,亲眼看着宋军三百骑兵主动进入了狭窄谷地,开始于边缘迂回,从侧翼不停朝战象集火,限于距离也限于燧发枪威力,打不穿大象皮,却能一定程度吸引象群注意力。

    就这样,交趾驯兽师不停的指挥大象推进,但大象一直被集火分散注意力,老像反身,如此仿佛精神分裂,不过也减缓了大象推进,给狭窄谷口的少民军队的撤退赢得了一些缓冲时间。

    “保持机动,不能停留,继续迂回!直至少民军队退出谷子口!”在有限阵地上一边放枪一边游走,杨小双就这么一条指令。

    “将军!这样下去不行,大象虽然迟缓,交趾人虽然是步兵但人数众多,他们弓箭对我军威胁也很大。这里纵深有限,持续过久,一但被他们的步兵散开封住纵深,我们就死路一条了!”副官再次谏言。

    “那就特么的不要被围住!有没有办法狙击交趾人驯兽师?”处于机动中杨小双再次问道。

    “这很难,他们很猥琐的躲在大象身后做掩护,距离太远无法击中!”副官做出了这样的战术预判。

    杨小双微微一愣后,少顷道:“暂缓放枪,全部上弹作为准备,等候新的战术契机!”

    命令下达后,杨小双开始加速,“跟随我的脚步,顺边缘地带、朝谷口反方向加速,做出我们要‘反向突围脱离战场’的步调,等候交趾人反应。”

    眼看少民军队已经撤离了很多,而宋军这反常规行动出现后,交趾军的第一个想法是:宋军要跑。

    “上上上,围死,不能让这只宋军骑兵跑了!”

    就此一来,交趾人响应也不慢,后方的交趾军看到军旗指挥之后不上前了,开始快速朝侧面扩散,试图利用地势全面封死宋军的骑兵小队。

    “机会来了,跟着我的步伐不要掉队,转向对象群方向机动,这有一定风险,却也是利用他们分散时期,一轮集火干掉大部分驯兽师的机会!”

    就此利用骑兵的机动力,利用交趾步兵的滞后性,杨小双带队急速转向,朝中心区域象群所在突击。

    “成功了!妈的不愧三百龙骑,他们成功了!”

    许多撤出去的少民军在高地上亲眼看到,宋军真的突入了最危险的中心地带,一轮集火干掉大部分驯兽师后,早已不耐烦的象群发狂了,不分是交趾人还是其他人,但凡在附近的人就被大象横扫。

    “疯了疯了大象疯了!妈的老子们也跑吧!”

    附近的交趾步兵知道这是围死宋军骑兵的机会,但无奈宋军骑兵规模不大,可以利用机动力在大象附近迂回,交趾人自己也想保命不敢上前,只能看着大象发狂。

    “穿插突围,没其他路了!”

    杨小双继续一马当先朝象群突进,一边冲刺一边放枪,吸引象群迎面而来。

    借助这样的机会,少民联军只要还活着的,基本都已成功退出了谷外。

    战败的少民联军顾不上自身的伤了,都很受震撼,在高地上眼睛红红的看着宋军骑兵分别于发狂的象群中迂回突围,有的成功了,但也有的失败牺牲了。

    后面就是谷地以及几千交趾人,所以宋军没其他的路,只有一鼓作气。

    最终,以近两成的战损、宋军牺牲六十几人,也成功穿越了象群阵地,退上了高地。

    “龙骑……龙骑……龙骑龙骑!”

    残留下来的九千少民联军又崇拜又惭愧,有人带头举手呐喊后,在高地上带起了热烈趋势,至此他们真的服了。

    宋军士兵表情不一,却都没说话。

    杨小双不在意这样的趋势,只是于高地上冷漠的看着峡谷内发狂后又冷静下来的象群,喃喃道:“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得想办法干掉这些该死的大象,我有预感,下次我们会遭遇更多的战象军队。”

    一个深感惭愧的少民领出来道:“将军勿忧,我们有对付战象手段的,只因今次准备不足又慌乱。其实只要带上鬼怪面具,伴随火光和浓烟,就能克制战象。”

    杨小双冷冷道:“废话,这是几百年前老黄历。若这么简单,那我要三百龙骑进广南干嘛?今次在实际战斗中我就发现,这些战象比想象的难对付,经过了特训,就算被燧发枪集火它们也没乱起来,就算驯兽师阵亡导致它们发狂,但睁大眼睛看,现在它们很快恢复了情绪,又跟着交趾人撤退了。世界日新月异,这代表驯兽技术在升级,对付办法也要升级。”

    “将军说的是。”几个少民首领越发惭愧的模样,再次道:“听说咱们大宋有更凶猛的神器叫火龙,若将军能申请一批,则战象可破也。”

    杨小双思考少顷摇头:“火龙容易申请,但凡野战单位只要有需求,一定能拿到。问题在于没人了,能操作火龙的只有宋军,而我三百骑兵就是广南的全部支援。没有火龙了,就算有,一个营也只是几门,不可能对战象集群有大作用。”

    “这如何是好。”少民联军们面面相视,为难了起来……

    拖延至十月下旬广南都以整体军纪为主,同时杨小双不断派出侦察兵侦查交趾军动静,情报显示,交趾军仍旧以防守为主,在谅山一代集结了更大的战象军团。

    击溃交趾军的谅山阵地是当务之急,是为配合吕惠卿相公的经略升龙府政策,是有时限的,现在的吕惠卿气场那不是一般的强。

    不过同间,杨小双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这时有吕惠卿转发的军方文件送到杨小双手里:宾州空军基地竣工,第一批战术轰炸机已进驻宾州,空军可以对杨小双部在一定条件小提供战术支持。

    所谓特定条件,现在通信和导航没有很好的解决方式。这需要杨小双根据自身情况,制定出具体到刻钟的作战时间,且必须对敌军阵地投入足够的烟雾信号,作为战术空军的“制导”。双方必须配合紧密。

    且也有配合失败的可能,这需要磨合,空军飞行员是全然的新兵。

    基于此,杨小双做出了决定下令道:“以广西帅司陆军部名誉发文宾州空军,邀请他们三日后于迁隆地区做第一次两军联合演习,且于七日后对谅山阵地发起总攻。只要战术空军不掉链子,我三百龙骑就能在预定时间内打至升龙府,全面配合大宋的信心提振,为东北之大军决战提供士气!为皇家海军的太平洋战役提供士气!”

    “是!”

    传令兵火速赶往万古镇,因为电报专线仅仅只通万古,好在由这里到万古比到宾州快很多。

    想着就振奋,大宋战术空军的第一次助攻,试点就是广南。大魔王嘴上说让广西自力更生,实际也算照顾了,第一批战术空军竟是现在已经部署到了宾州,这样的执行力厉害了。

    少民军队暂时没获得这些消息,害怕机密走漏后造成被动。他们当时所设想的火龙的确不会参战,但到时候他们会领略到火神的威力。

    是的第一代战术轰炸机的代号火神。但“魔王”继续窝爬着,有消息说他们把第一代战略轰炸机命名“魔王”,但现在还有很多技术难题没解决。

    更牛逼的是,第一代后膛枪因批量小,所以最先送到广西让杨小双部换装,牛是很牛逼了,但听说是叶无双的工厂制造以后,三百龙骑一起脸如锅底,纷纷担心着万一是个坑咋办?

    时至今日,叶无双的西北投行名声还是很大了,在很多领域都算顶尖企业。

    只不过杨小双的部队主要军官都是抚宁军出身,抚宁军当时就驻扎抚宁县,那个工业初发时么,叶无双的产造什么都出问题,质量工艺等等比许浪山的厂差太多。

    所以先入为主的观念,让抚宁军系的人始终把西北投行看做是山寨。但其实测试下来也没大问题,很好用,作战效率大幅提高。

    更坑爹的是,听说定装弹是曹集制造的,杨小双有些想哭晕在厕所,如此看来陆军真是后娘养的,为毛海军的炮弹是工业司出品且是铜弹壳呢?

    打仗是把好手的杨小双,关于这些枝节问题却花费两日也没想通,还在纠结要不要换装,他真的很怕纸造的弹壳。若自己的队员怀揣着子弹自爆出了问题,那麻烦就大了。

    但密集性的测试下暂时没问题,的确相比燧发枪好用太多了,如果上一场、永平谷战役有这样的后膛枪,那么即便少民联军怂了,杨小双也敢在战象的搅和下以三百骑兵碾着两千交趾军打,代价甚至会低于穿插战象阵地。

    “到底会不会坑爹,要不要换装,将军你怎么看?”副官也是抚宁军出身,对此非常担忧。

    “认命吧,把装备换了,打仗本来就是很看脸的事。大魔王亲自抓的这事,两山寨工厂应该不敢耍花招。质量不会很好,但坑爹应该不至于。另外我听说负负得正,你们怎么看?”

    杨小双也只能叹息一声,安利队员换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