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681章 扬名立万
有人来闹事了!

钱万贯皱眉道:“怎么,那个打伤了张善功的人,又过来了?”

张善功的修为不低,怎么说也是内劲三层的武尊,竟然让人一巴掌跟拍苍蝇似的给打成了重伤。而且,那人在邱汉宗、马友、马明楼等人的围攻下,还是能从容逃掉,说明修为很是不简单。

贾老板是饵儿,把他吊起来,就是想要让那人上钩。

马明楼苦笑道:“不知道是不是打伤了张善功的人,对方是一群人……肯定不简单了。”

“哦?静观其变,做好一切的防范工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是。”

“汉宗,你陪着马老板下去看看。”

邱汉宗是内劲八层的武尊,这就是一尊大杀器,这让马明楼的心里踏实了不少。同时,钱万贯的身边还有十来个保镖,有六个是武尊、魔尊初期、中期境界的高手,还有几个是武皇、魔皇巅峰的,修为一样不简单。

有这么一群人存在,就算是打起来,相信他们也不至于吃亏了。

当然了,在没有摸清楚对方是什么来路之前,还是尽量不要动手的好。现在,局势动荡,金刚门和西宁王家、双煞门、飞鹰门等等外隐门的势力,都惨遭灭门了。说是徐天干的,但是钱万贯觉得事情的背后,远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越低调越好,千万别坏了上头的大事。

马明楼和邱汉宗等人来到二楼,看着一楼大厅中的这些人。金虎没有过来,徐天又是本来面目,邱汉宗一下子还真没认出来。毕竟,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大金爷的身上,谁都看得出来,大金爷是这帮人的头头儿。

蛇羹,怒江金沙大虾、高黎贡山烩双宝、大理夹沙乳扇……一道道的菜肴,可以说是相当丰盛。大金爷和驼爷、烈风寒等人吃得很尽兴,有的抹着嘴巴子,有的叼着牙签,有的干脆把鞋子给脱掉了,就坐在那儿抠脚丫子,反正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马明楼皱了皱眉头,走了下来,笑道:“这位爷儿,我们这儿的饭菜,你吃着还满意吗?”

“满意倒是满意,但是吃的不痛快。”

“怎么说?”

“你看,我们在这儿吃饭,你们弄个人在那儿吊着干什么?影响我们吃饭的心情啊。”

“就是,就是,整的我吃饭都没有胃口了。”

大金爷和驼爷等人都吵吵嚷嚷的,气氛又再次紧张了起来。

烈风寒拔了一根头发,丢到了菜中,大声道:“你看,菜里还有头发,哪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

我勒个擦的,就算是找麻烦也没有这样的找法儿吧?马明楼是真的忍不住了,冷声道:“我看你们就是纯心来找茬的吧?我马明楼该请的也请了,该说的也说了,你们别太过分了。”

驼爷一脚将桌子给踹翻了,骂道:“我们就是过分了,你又能咋的?”

“好,这可都是你们自找的。”马明楼退后了两步,暴喝道:“兄弟们,并肩子上。”

“杀啊!”

那些客人们早就看得不耐烦了,一个个从桌子底下抽出刀子,照着大金爷和驼爷、烈风寒等人就劈了过去。大金爷等人也不是善茬子,双方立即战到了一处。只是一照面儿间,一个又一个的客人们就被挑翻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是大金爷等人的对手。

马明楼看得血脉贲张和邱汉宗、还有钱万贯的几个保镖,一拥而上,算是稍微稳定住了局势。徐天将带着尖刺的护盾,戴在了肩膀上,一个冲冠一怒,狠狠地撞向了马友。马友让烈风寒给牵制住了,在烈风寒的攻势下,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现在,徐天又撞上来,马友几乎是连挣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让徐天一下子就给撞飞了。

噗!护盾上的尖刺,刺入了他的小腹中,汩汩地血水流淌了出来,他瘫倒在地上,愣是没能爬起来。

徐天和烈风寒互望了一眼对方,又同时扑向了钱万贯的一个保镖。

哪有这样打架的?随随便便的任何一个人单挑,徐天和烈风寒等人都稳占上风。可是,他们还两个人夹击一个,有点儿耍无赖了。那保镖是武尊初期的境界,躲过了徐天,又躲不过烈风寒的狂风刀,一刀就劈在了后背上,鲜血喷溅。

人往前踉踉跄跄的两步,扑倒在地上,当场毙命身亡。

这两个人的组合,近乎于无敌一般的存在了,几乎没人能挡得住他们的一招攻势。这些人中,邱汉宗的实力最强,是内劲八层的武尊。可是,大金爷是内劲九层的武尊,驼爷是内劲八层的武尊,一样能扛得住他。

邱汉宗对上了大金爷,马明楼对上了驼爷,都占了下风。

“你来冲锋。”徐天低喝道。

“好嘞!”

烈风寒夹杂着一阵疯狂,攻势相当凶猛。徐天跟在他的身边,飞剑不住地翻飞。一个又一个的人被挑翻了,栽倒了下去。没多久的工夫,大厅中只剩下邱汉宗和马明楼等几个人在挣扎反抗了,其余人尽皆被灭掉了。

顾朝夕和金虎早就等得不耐烦急,跟着冲了进来,叫道:“徐天,你……你怎么没给我们留几个啊?”

徐天笑道:“呶,不是还有邱汉宗和马明楼吗?你们还不上去帮忙。”

“好!”顾朝夕扑向了邱汉宗,金虎扑向了马明楼。

“你们……太卑鄙无耻了。”

邱汉宗和马明楼都很是恼火,本来就已经占了下风,他们竟然还叫帮手过来,还讲江湖道义吗?可是,大金爷和驼爷的攻势相当凶猛,他们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是疲于迎战。照这样的架势,他们恐怕是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烈风寒去找钱万贯了,徐天丢出去飞剑,斩断了吊着贾老板的绳索。

现在的贾老板已经陷入了昏迷中,没有了绳索,他整个人直接就摔落了下来。徐天立即抱住他放到沙发上,把了把脉。还好,他的脉相弱是弱了点儿,但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徐天摸出银针,刺入了贾老板的穴位中,三两下,贾老板就悠悠地醒转了过来。

“你是……”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贾老板有些茫然。

“我就是猛虎帮的二当家,我的真实姓名叫做徐天。贾老板,我和金虎过来救你了,让你受委屈了。”

“你就是徐天?果然是厉害。”

贾老板挣扎着站了起来,喝道:“把马明楼给我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