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711章 大师姐,我来了
为什么师傅费那么大的力气,开启上古传送阵,把徐天和师姐传送到了花花世界?说白了,就是为了《鸿蒙衍生诀》而来的,这是一本上古大能流传了下来的修炼秘法。据说,修炼了《鸿蒙衍生诀》的人,就是天地第一人!

世间万物,从一衍生到万物,这不过是一个推衍的过程。

淬体、鬼经……徐天都不知道往后怎么修炼了,要是有《鸿蒙衍生诀》的话,他就可以自己推衍出来了。虽然说是跟正本不太一样,但从自身的意义来说是相通的。

徐天问道:“顾姐,你说咱们现在是去滨江市,还是去欢喜宗?”

“我想宁姐了,咱们还是先去滨江市吧?等回来了,再去欢喜宗也是一样。”

“好……”

徐天答应着,给胡杀打了个电话,让胡杀自己去岭南找贾老板。他和顾朝夕脚踩飞剑窜逃了半空中,刚刚飞出去没多远,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这能会是谁呢?

徐天接通了电话,从里面立即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徐大哥,是你吗?我是聂无双。”

“哦?无双啊,我终于是联系上你了,七七在欢喜宗怎么样了?”

“我……徐大哥,我对不起你。”

说着说着,聂无双还哭了。

上次在南丰市,徐天救了南丰聂家的人,聂老爷子和聂荣显、聂锋、聂远等聂家上下,全都跑乡下去了,算是躲过了一劫。当时,聂无双许下了诺言,等回到欢喜宗,一定帮徐天打听王七七的事儿。可是,这丫头就跟石沉大海了似的,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她不给徐天打电话,徐天也一样联系不到她。

王七七是让李瓶儿带到欢喜宗的,她的资质很不错,掌门单玉妍很器重她。可是,自从李瓶儿跟顾小白订婚了,事态的发展就不一样了。谭清素和顾希武、顾小白等人来到了欢喜宗,谭清素对王七七横眉冷对的,怎么都能挑出毛病来。

偏偏,王七七还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两个人终于是发生了冲突。现在……唉,王七七被关押进入了寒阴洞中,每天饱受寒潮的浸泡,痛不欲生。而掌门单玉妍又在闭关中,整个欢喜宗的上下都是谭清素说了算,聂无双也是敢怒不敢言。如果,徐天再不来搭救王七七,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又是谭清素,这个娘们儿!

徐天冷声道:“你在欢喜宗等我,我现在就赶过去。”

本来,他和顾朝夕想着从东北回来,再去欢喜宗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那就新账老账一起算好了。他立即调转方向,按照顾朝夕手指的方位,飞了过去。欢喜宗就在江南省,赶在中午的时候就飞到了。

一样是在崇山峻岭中间,不过,相比较伏龙寺,欢喜宗要繁华热闹得多了。在山脚下,就是一个小镇子,镇子中的宾馆、酒店、超市等等产业都是欢喜宗的。进出只有一条道,一旦有陌生人进入到了镇子,欢喜宗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拖延的时间越久,对王七七越是不利。

徐天没有任何的停留,脚踩飞剑直奔欢喜宗的后山。只有一条山道,哪有怎么样?谁能想到会有人从半空中飞过来呢?恐怕,现在的镇子中都是欢喜宗的眼线,就等着徐天过来了。不过,他们等也是白等,徐天已经落在了寒阴洞的洞口。

后山很是荒芜、偏僻,只有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蜿蜒而上。寒阴洞在一处山壁底下,洞口宽敞幽深,就跟一只张开大嘴的巨兽似的,透着一股是阴森的寒气。周围杂草丛生。只是站在洞口,就感觉到阴风阵阵,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顾朝夕的心下激动,迈步就冲了进去。

越往里面走,寒气就越重。等到了深处,已经能听到了潮水涌动的声音。没有光亮,顾朝夕的神识也挺厉害了,一下子就扫视到了在潮水中锁着的一个女人。她的大半边身子都浸泡在了潮水中,双臂被人用铁链子锁着,一动不能动。她披头散发的,脑袋耷拉着,头发把脸蛋儿什么的都给遮掩住了,发梢都接触到了水面。

顾朝夕愣了一愣,噗通下跳入了潮水中,喊道:“师姐,师姐,你快醒醒啊,我是顾朝夕。”

连续地喊了几声,那女人终于是悠悠地醒转了过来,声音很虚弱:“朝夕?真……真的是你吗?”

“我是来救你的,徐天,快过来救人啊。”

“好。”

徐天的神识扫视着,寒阴洞中只有这么一个女人,却没有看到王七七。这样只能有两个可能:第一,谭清素将王七七关押在了别的地方。第二,聂无双在欺骗自己。

现在,徐天也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他也跳进了潮水中,把元气注入了钥匙孔。咔哒!锁头被打开了,他弯腰将那女人给背在了后背上,蹚水走了出去。潮水寒彻入骨,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徐天就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冻僵了。可想而知,大师姐被关押在这儿了好几年,遭受着怎么样的痛楚。

走出寒阴洞,徐天将大师姐给放在了一块石头上。阳光不是很强烈,可大师姐还是受不了这种光线的刺激,双手遮挡着眼睛。这一刻,徐天和顾朝夕才算是看清楚,大师姐的双腿连血肉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两条森森白骨。

大师姐的双眼白蒙蒙的,明明顾朝夕就蹲在她的面前,她也看不到。

顾朝夕再也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抓着大师姐的手,激动道:“大师姐,我来晚了。”

大师姐摇着头,抚摸着顾朝夕的脸蛋儿和头发,轻声道:“朝夕,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是,我来了。”

“我是一个早就该死的人了,没有咽下这口气,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大师姐喘息着,咬牙切齿地道:“你帮我废了谭清素的功夫,再打断她的双腿,一样把她锁在寒阴洞中,我也要让她尝尝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