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727章 造化弄人
是该到清算总账的时候了,不过,王七七还是不要去了,她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这次跟往常都不太一样,赵无极、边烽火、陈出渔、谭清素等人个个都是高手,一旦打起来,徐天总不能再次脚踩着飞剑溜掉了。

王七七嘟囔着道:“那我去哪儿?”

“我们把你送上车站,你自己回岭南找熙月吧?看看我们的熙月城。”

“不要,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又要分开?王七七当然不同意了。那样,她还不如就在山顶这儿等他们回来了。这儿又高又陡峭,谁也甭想爬上来,这才是安全。这样也好,徐天把储物戒指中的那些吃的喝的等等都给王七七留下来了,这才和顾朝夕脚踩飞剑来到了欢喜宗。

现在的欢喜宗聚集了更多人,黑山派和百花山庄、无极门、谭家、彭家、罗家……他们还邀请来了助拳的人,有铁拐三、北宫横、潘妲花等散修,还有修者公会十大长老中的魏松竹,伤势痊愈了的张善功,鹰组的组长黄妃、副组长迟之建,还有一些暗卫,这些都是徐天的老朋友了。天魔教的大龙头、逍遥大仙座下的六大仙人之一的半月仙,他们也分别混站在了无极门和黑山派的队伍中。

这些人中,有的是来开眼界的,有的是为了飞剑,有极少数人是来帮徐天的……北宫横和潘妲花就是这样。特殊神盾局的曾应龙、武统和一些特殊神盾局A组的人,也都赶过来了,一个个端着枪,扫视着周围的情况。

一旦发现了徐天的行踪,立即开枪!

这么多人,能挡住徐天吗?欢喜宗的总舵是在一个大院中,朱漆的大门,高高地院墙,中间有一条青板石铺成的甬路。甬路的两边种植着一棵棵的树木,两边的院子都是练武场,厢房中住着的是一个个的女弟子。

穿过正房,往上就是一段山路,半山腰还有两栋房子,那就是欢喜宗掌门单玉妍闭关修炼的地方。这里是欢喜宗的禁地,一般人很少过来。可现在大敌当前,谭清素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把所有的女弟子都召集过来,守护着大院儿。

顾希武、顾小白、谭清素、李瓶儿住在正房中,旁边就是谭清素的两个师妹,一个是陆清萍,沙清河,只可惜祝清华让顾朝夕给废了一身功夫。要不然,绝对是一个不可得多的帮手。

陆清萍个性平和,沙清河性情火爆,是那种沾火就着的女人。往日里,陆清萍跟谭清素就不太对付,但这事儿关系到欢喜宗的生死存亡,她当然也不能坐视不理。现在,她们就等着徐天和顾朝夕、王七七过来了。

唉,这才多久的时间,顾朝夕竟然把祝清华都给打败了。当初,要不是因为谭清素的关系,把顾朝夕给逐出师门了,现在的顾朝夕肯定比边烽火、边连璧、卫悲生、沈欺霜、陈落雁等人更要出色。

造化弄人啊!

陆清萍盘膝而坐,微闭着眼眸。

沙清河一样盘膝坐在那儿,但是她的膝盖上横放了一把长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

顾小白担忧道:“娘,徐天说七天后回来……你说,他会过来吗?”

“哼,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着。”

“可是,我这两天都坐立不安的,总是感觉像是要出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

谭清素冷笑了一声,现在,黑山派和百花山庄、无极门等等外隐门的势力都在这儿,还有铁拐三、北宫横、潘妲花、修者公会、特殊神盾局的人。徐天要是赶过来,跟送死没什么两样儿,她甚至是都有些期待。

不过,她又有些不太明白,上次徐天跟谭今朝、罗章等人单挑,不过就是一个武尊六层的实力,像他这样子,又怎么可能会灭掉了金刚门和双煞门、飞鹰门、雷门等等外隐门的势力呢?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什么隐情。

窗户都上了防盗网,这样至少是能让她们的心里稍微得到安慰。

两个女弟子就站在门口,一样挺紧张的,是不是地往天空中张望两下。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是来什么。突然,她们就看到两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她们的面前。

他们,正是徐天和顾朝夕。

一个女弟子结结巴巴地道:“二师姐……哦,顾……你来了。”

顾朝夕冷声道:“我们是来找谭清素算账的,跟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让开路。”

“可是……”

“跟她啰嗦什么!”

另一个女孩子叫做孟娇,她是谭清素的真传弟子,一身修为也已经达到了内劲九层的魔皇,算是相当厉害了。哼哼,有黑山派、百花山庄、无极门等等那么多的外隐门势力在这儿在,还有陆清萍和沙清河两位师叔在楼上,徐天和顾朝夕过来了,就等于是蚊子找蜘蛛——自投罗网。

孟娇叱喝道:“顾朝夕,你就是我们欢喜宗的叛徒,还不束手就擒?”

顾朝夕迈步向着孟娇走了过去,不屑道:“来,你有本事就来抓我。”

“我现在就废了你……”孟娇一剑,疾刺向了顾朝夕。

顾朝夕连躲闪都没有,上去就是一个神识撞击。在神识的修炼上,顾朝夕没有徐天厉害,但是炼气期三层就会神识撞击了,她现在已经是炼气五层大圆满,终于得心应手了。孟娇就感到神识一阵剧痛,让顾朝夕一脚踹在了胸口上。

孟娇惨叫了一声,愣是让顾朝夕生生地揣进了一楼大厅中。

另一个女弟子吓得倒退了两步,紧张道:“顾姐,你还是赶紧走吧?现在的欢喜宗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你逃不出去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朝夕上去一巴掌将那个女弟子也给打晕了,这才和徐天走了进去。

这么一闹腾,楼上的陆清萍和沙清河,还有谭清素等人全都惊动了,一个个从楼上下来,刚好是看到顾朝夕一脚将孟娇给踢到了一边去,简直是嚣张至极!

沙清河叱喝道:“顾朝夕,你太放肆了!”

“放肆?”顾朝夕冷笑道:“沙师叔,这是我跟谭清素之间的事情,你们最好是别掺和。”

“我不是掺和,我是清理门户!”

沙清河横刀立马,堵在了楼梯口,自有一种“一妇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