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857章 激活
逍遥大仙座下的六大仙人,都有各自的本事。

半月仙的头脑敏捷,善于出谋划策。

独角仙是个武痴,嗜杀成性,打起架来不要命。

金牛仙善于各种消息机关埋伏,阵法。

亢星仙的干爹是逍遥大仙的师弟五毒真君,杀人于无形。

土貉仙善于驯兽,比泽犬和飞天鹰都是他精心训练出来的。一个在地上跑,一个在空中飞,让人防不胜防。

木蛟仙是神枪手,双枪指哪儿打哪儿。他的心思歹毒,狡诈,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有这样的六个人跟在逍遥大仙的身边,铸就了逍遥大仙的千秋霸业。逍遥大仙一心想着修仙得道,才会让六大仙人去把西宁王家、双煞门、飞鹰门、铁枪门等等外隐门的势力给灭掉了,来栽赃嫁祸徐天。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徐天陷入到孤单无助的境地,逍遥大仙再出手救了徐天。哈哈,那徐天还不得感激涕零的?他会心甘情愿地拜入到了逍遥大仙的门下。什么修真秘笈、什么飞剑……这些东西都会落入到逍遥大仙的手中。

等到那时候,可真是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了。

徐天和顾朝夕、丁卯等人看着茫茫的沼泽地,心中也都有些发怵。第一,行军速度慢,危险系数大。第二,一旦进入了沼泽中,飞天鹰在空中巡逻,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落入到视线中。

丁卯苦笑道:“这种飞天鹰个儿头极大,有枪手骑在上面,跟航天飞机差不多。别说是一般人了……徐天,我真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连我自己都不敢冒然地闯进去。”

徐天大笑道:“哈哈,那又怎么样?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好,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陪你走一遭。”

“等一下!”

顾朝夕突然喝了一声,激动道:“徐天,你说我要是能控制飞剑了呢?这样,你现在帮我炼制一个,我打入神识烙印试试。”

这样当然好了,要是顾朝夕也能御剑飞行,他们几个就不用走沼泽地了。什么比泽犬、飞天鹰的,根本就不在话下。丁卯更激动,这可是他一直向往的事情啊?有朝一日,他也要脚踩飞剑,在空中飞行。

在不远处有一片树林,几个人钻了进去。大颠和乔欣也都是第一次看到怎么炼制飞剑,他们睁大着眼珠子,连眼珠子都不舍得眨一下。

炼制飞剑最好是用天外陨铁,或者是飞星石。当然了,一般的长剑也可以用来炼制,就是效果要差一些。现在,徐天的身上又没有别的,他将灵山八卦炉放在了地上,又摸出来了一把工艺品剑,这才把石皮焰给呼唤出来,让石皮焰把这把工艺品剑给淬炼出来。

石皮焰蹿腾着火苗,还有些不爽:“老大,炼制这把工艺品剑?这也太差了。”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快点儿。”

“好吧,我就怕把这把剑给炼没了。”

在这些人的目瞪口呆中,就见到石皮焰裹着那把工艺品剑,蹿腾到了灵山八卦炉的正上方。趁着这个机会,徐天把八卦炉给点燃了。呼!火焰蹭下蹿腾起来了,和石皮焰融为了一体。徐天的心中一动,又丢进去了几块灵石,灵气瞬间蔓延。

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丹炉上的八卦竟然在灵气下快速地旋转了起来。很快,就将石皮焰和火焰、那把工艺品剑都给包围在了中间。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不断地将八卦封印在那把工艺品剑上。

那把工艺品剑就是普通的钢铁锻造的,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样强大的火势和压力,轰下报废了。剑身夹杂着火苗,炸得四分五裂。这一幕,别说是丁卯和大颠和尚、顾朝夕等人了,就连徐天都吓了一跳,那些树木也都跟着燃烧了起来。这要是不尽快熄灭掉,让逍遥山的人察觉了,他们的行踪就暴露了。

徐天和顾朝夕丢出去了一个又一个的水球术,终于是将火势给扑灭了。

没有了灵气,灵山八卦炉中的八卦也不旋转了,只剩下是石皮焰在半空中蹿腾着,很委屈地看着徐天:“老大,这事儿真不怪我,我早就提醒你了,这把工艺品剑的质量太差……”

“少废话!”徐天又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来了一把工艺品剑,让石皮焰自己慢慢去炼化,骂道:”要是练废了……哼哼,你就看着办吧?”

感受着徐天的眼神,石皮焰吓得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这算是什么事儿啊?怎么说,它也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徐天动不动就吓唬它,真当它是吓大的呀?算了,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它不能不给老大面子,还是乖乖地去炼制飞剑好了。

他俩是用神识沟通的,别人自然是什么也听不到。

这回,就连丁卯都看出灵山八卦炉的不同寻常了。他在太乙山用了这么多年,炼制了不知道多少次丹药,怎么就没想着丢两颗灵石进去,激发了八卦炉呢?他咳咳道:“徐天,让我再好好看看这个八卦炉……”

“大哥,这可是你送给我的。”徐天赶紧将灵山八卦炉给放进了储物戒指中,这要是再回到丁卯的手中,他肯定是越看越喜欢,很有可能就不吐出来了。

“你这家伙,你还怕我不给你了呀?”

丁卯骂了两声,徐天才不在乎。

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人有些时候就要有这种不要脸的精神!

幸好,这些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石皮焰炼制那把工艺品剑上,丁卯也就没有再纠缠。噼噼啪啪!在石皮焰的淬炼下,工艺品剑上的杂质不断地脱落,终于是让它给炼制成功了。顾朝夕又惊喜又激动,试着将神识烙印打入到了工艺品剑中。

一次、两次,连续地几次都没能成功。

顾朝夕苦笑道:“徐天,我看来还是不行啊?”

徐天道:“可能是这把工艺品剑不行呢,这样,你用我的这把飞剑试试。”

他抹掉了飞剑上的神识烙印,顾朝夕再次把烙印打入到了飞剑中,试着驱物,那把飞剑突然腾空而起,擦着乔欣的耳朵飞过去,扎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这一幕,把在场的这些人都吓了一跳,乔欣更是脸色惨白,好半晌都没能缓过神来。

顾朝夕愣了一愣,尖叫道:“耶,我成功了,我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