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888章 捉双
连宫天娥都说话了,沈欺霜终于是走了出去。

李瓶儿和李妙彤等女孩子们,望着沈欺霜的背影,心中都泛起了小嘀咕。哼哼,百花仙子又怎么样,整天高高在上不可攀的模样,还不是一样让男人给骑在了身下?李妙彤轻笑道:“你们说……沈欺霜是不是第一次?”

“可能是吧?我没听说过她有男人。”李瓶儿道。

“你们想不想知道百花仙子的第一次是什么样儿的?走,咱们去听墙根儿啊?”

“好哇!”

在李妙彤的建议下,李瓶儿等几个女孩子纷纷响应,她们立即跑出来,远远地跟在了沈欺霜的身后。很快,她们就来到了那栋小楼的楼下,一个个贴在了墙根儿,把精神都集中了起来,立即听到了从二楼传来的喘息和呻/吟,还有床板嘎吱嘎吱的声响,很激烈。

这……这也太快了吧?

她们一路尾随着沈欺霜过来,沈欺霜应该是刚刚上楼才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跟卫悲生干起来了?不过,她们也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听房上。李妙彤和其他的几个女孩子都是过来人,就感觉身体的某个地方都有了微妙的变化,不由得夹紧了双腿。而李瓶儿,别看她修炼的是姹女大法,但还没有跟男人亲热过,脸蛋儿都红到了耳朵根,一颗心更是怦怦地乱跳着,再也抑制不住了。

突然,传来了卫悲生的一声低吼,整个人趴在了陈落雁的身上。陈落雁还有些意犹未尽,自从跟欧子羽丧命在了苗疆的十万大山,她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每天晚上独守空房,有够煎熬的。现在,卫悲生在她的身上卯足了劲儿似的拱着,让她整个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跟卫悲生上床了呢?今天,不是他的大喜日子吗?每个大家族都有各自的悲哀,兴许卫悲生不喜欢沈欺霜,而是喜欢自己呢?真要是那样,她会当小三儿么。不行,不行,她这样做又怎么对得起丁小乙。

无极门是外隐门,太乙门是内隐门,不管是从身材、相貌、家室等等各方面,卫悲生都不如丁小乙啊?这一瞬间,陈落雁才算是从亢奋中缓过神来,这一切就当做是梦好了。只要她不说,卫悲生不说,自然是没有人知道。

她有些气恼了,拍着卫悲生:“卫悲生,你快起来,还趴在我身上干什么。”

卫悲生什么反应都没有。

哎呀?这还耍赖了呀?陈落雁正要用力将卫悲生从身上给掀下去,突然,门口传来了沈欺霜冰冷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啊?不是,不……事情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儿,你倒是跟我解释清楚了。”

“这个……”

这还怎么解释啊?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儿。陈落雁哪里还有刚才的兴奋和舒透劲儿,整个人都吓傻了。要是搁在以往,她就算是睡了沈欺霜的男人,又怎么样?这说明她比沈欺霜更有魅力,高兴还来不及呢。可现在不一样,她刚刚跟丁小乙好了了,这事儿要是让丁小乙知道了,她下半辈子的终生幸福可就完了。

越想越是害怕!

陈落雁用力拍打着卫悲生,可卫悲生竟然还趴在她的身上没有起来,这家伙……他是羞于见沈欺霜吗?毕竟,两个人的身上都光溜溜的,总是有些不太好。陈落雁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用力将卫悲生给推了下去,急道:“欺霜,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有意抢你的男人,是卫悲生……对,他给我下了药,我对不起你。”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跟我说对不起?”

“真的,我真的对不起……啊?卫悲生,你怎么了?”

卫悲生是顺着床铺滑落到地上的,他的下身流淌出来了一大滩,整个人紧闭着双眼,连点儿反应都没有。怎么可能会这样?陈落雁也是过来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立即弯下腰把手指放到了卫悲生的鼻孔下。就在这一瞬间,她整个人跟遭受到了雷击似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颤声道:“他……他死了,没有呼吸了。”

沈欺霜也吓了一跳,这事儿徐天整的也太大了吧?难怪他让沈欺霜别太担心了,他能帮忙把事情给解决了,敢情是将卫悲生给解决了。她退后了两步,这事儿已经远远不是她和陈落雁所能担得起的了,必须得打电话给无极门的卫西和百花山庄的宫天娥。

“啊?”陈落雁吓得不行,上前抱住了沈欺霜的大腿,哭着道:“欺霜,看在咱们都是百花山庄同门的份儿上,你千万别往出宣扬啊。”

“我不宣扬……难道说,你让我把这个事儿给担下来吗?卫悲生是我的男人,却死在了你的肚皮上。”

“你就说,你跟卫悲生洞房的时候,卫悲生太过于激动了,就马上风死掉了。”

“你真是太可笑了!”

这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内心狭隘的女人,在她的眼中只有自己,才没有顾忌过其他人的感受。在百花山庄,陈出渔和陈落雁就一次又一次地排挤她,而上次在苗疆的十万大山,陈落雁还故意挡住了沈欺霜的去路,害得沈欺霜差点儿丢掉了性命。现如今,陈落雁竟然还想着自己,让沈欺霜把雷给扛了。

就你聪明,别人都傻,是吧?这等于是毁掉了沈欺霜的清白名誉。

沈欺霜嗤笑了一声,立即拿出了手机。

陈落雁急了,纵身跳了起来,伸手来抢夺手机,叫道:“你快把手机给我。”

沈欺霜往后退了几步……陈落雁一把抓起了放在床边的长剑,疾刺了出去。她是盘算好了,哪怕是杀了沈欺霜,她也不能让人知道卫悲生是惨死在了她的肚皮上。这得是怎么样的晦气?要是让丁小乙知道了,肯定不会再要她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陈落雁想得都不错,却忽视了一点,她的那两下子又怎么可能是沈欺霜的对手?更何况,在一楼的墙根儿底下,还有李妙彤和李瓶儿等几个女孩子,在那儿听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