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995章 活埋
明明徐天伸手一指,飞剑就腾空而起了,怎么轮到自己就不管用了呢?宁东来的心情烦躁,都没有办法沉静下来了。

“啊……”宁东来吼叫了几声,一拳头打在了墙壁上,墙壁顿时四分五裂。

啪嗒!一本书从怀中掉落在地上,正是东方不群口述的那本《花间秘典》。刚好,书的第一页打开了,赫然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炼丹服药,内外齐通。宁东来一把抓起《花间秘典》,就要给撕烂了。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东方不群在人群中穿梭的身影,东方灼和宋祖、单玉妍、赵霸、吴天明等内隐门、外隐门的人全都围了上去。可是,根本就不能奈何得了东方不群。要不是他们拿着陆莲亭当要挟,恐怕连宁东来都伤不了东方不群。即便是这样,东方不群还是杀了赵霸和吴天明。

这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东方不群的那一件红色的紧身旗袍……好像是也挺好看的。宁东来盯着那几个字看了又看的,整个人就跟老僧入定了似的,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突然,外面传来了啪啪的敲门声,终于是将他给惊醒了。

宁东来打开密室的门,问道:“什么事情?”

站在门口的是韩冰,眼神中夹杂着喜色,恭敬道:“盟主,我们找到徐天的行踪了。”

“哦?他躲藏在什么地方?”

“在七七啤酒厂仓库的地下密室中。”

“好啊!”

宁东来喝道:“走,咱们现在就过去看看。”

韩玄机做事很老道,在徐天和乔欣去南通市的时候,他就在暗中调查徐天的行踪了。之前,徐天在滨江市待过一段时间,就是居住在别墅中,更是跟慕容熙月的关系密切。是,现在的慕容熙月和大鼎集团的生意都已经搬到了鲨鱼岛去,但还是有一些没有办法搬走的。比如说是大鼎大厦、七七啤酒厂和七七饮料厂的厂址。

韩玄机真是花费了心思,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翻找,一个人一个人的询问,竟然让他找到了贾成贵。七七啤酒厂的前身是百源啤酒厂,贾成贵是老板,慕容熙月收购了百源啤酒厂,他就当了副厂长。等到七七啤酒厂搬到了鲨鱼岛,他也跟着过去了。不过,他在北方生活的久了,不太习惯南方的生活。他的家人也还都住在滨江市,他就想着回来看看。没成想,就这么落入了虎口中。

极冰门挟持了贾成贵的家人,他哪里还敢不说。

在七七啤酒厂的仓库内有一间密室,要是躲人的话,绝对没人会找到那里。

韩玄机心思缜密,就这么派人过去了,再打草惊蛇了怎么办?他只是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查看七七啤酒厂的电表。哼哼,现在的厂子都已经处于关闭中,连个人都没有,电表又怎么可能会走动?这说明,有人躲藏在了厂子中。他再找人勘测电流,终于是锁定了仓库。

这可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即便是这样,韩玄机都没有什么动作,而是派人在远处用望远镜盯着点儿仓库。等到徐天离开了修者公会,他就立即打电话叫人盯紧了。这样过来没多久的时间,就传来了消息,那监视的人见到徐天走进了仓库中。

机会啊,哈哈……韩玄机大笑着,立即让韩冰过来通知宁东来,而他,叫来了一些枪手,把七七啤酒厂周围的制高点都给占领了。只要徐天敢蹿腾到半空中,子弹就会跟雨点一般倾洒过去,将他给打下来。

宁东来把东方灼、宋祖、范锡昭等人都给召集过来了,将仓库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逛!一脚踹开了仓库的大门,宁东来和身边的四个贴身侍女就走了进去。东方灼和宋祖、范锡昭、韩玄机,分别堵在了仓库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防御得跟铜墙铁壁一般,连只苍蝇都甭想飞出去。

韩冰押着贾成贵走了进来,冷声道:“说,仓库在什么地方?”

贾成贵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腿都软了,手指着一处角落,战战兢兢地道:“就……就在那儿。”

“你去过,将盖子给掀开了。”

“是。”

贾成贵哆哆嗦嗦地走过去,想要掀开盖子。可是,连续地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废物!韩冰上去给了贾成贵一脚,这个盖子是往外开的,这样强行冲进去,还真的有些难度。宁东来伸手将韩冰给拽到了一边去,脚跺了两下盖子,大声道:“徐天,我知道你在里面,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没人吭声。

宁东来呵呵道:“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吗?现在,我数三个数,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叫人用推土机和铲车,把整个仓库都夷为一片废墟。”

这等于是活埋啊!

徐天怒道:“宁东来,你枉为修者大联盟的盟主,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宁东来和韩冰等人都挺高兴,大笑道:“哈哈,徐天,手段卑劣不卑劣分是对谁,像你这种卑鄙无耻、丧尽天良的人,人人得以诛之。”

“哼,我想你已经看到了吧?宁千豪的身上有五根银针,除了我没人能将银针给拔下来。我要是死了,他也甭想活命。”

“你又来要挟我?”

宁东来挺直了胸膛,正气凛然地道:“徐天,我这样好说歹说地劝你,你竟然还是执迷不悟……好,好,我今天就替五毒教、拓跋部落、双煞门、飞鹰门等等让你给灭掉的外隐门势力,灭了你。”

他就在这儿盯着地下室的盖子,一辆辆的推土机、铲车、钩机轰隆隆地开过来了。

宁东来喝问道:“徐天,我最后问你一句话,你甘愿伏法吗?”

徐天骂道:“放屁,你有种就放马过来,看我会不会怕了你。”

“好,好,这都是你自找的。”

宁东来和韩冰等人全都撤了出去,暴喝道:“给我将仓库给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