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044章 别有洞天
这个漩涡太厉害了,别说是这艘小船了,就算是一艘邮轮很有可能都得给卷进去。徐天要是跳进去了,还能有命吗?阮小八和那几个水手更是吓坏了,拼命地往回划船。可是,漩涡已经影响到了周围的海水,任凭着他们怎么挣扎,船只还是一点点地往前走,而且还是越走越快。

辛芷若惊慌道:“徐天,咱们现在怎么办?”

徐天道:“不要惊慌,我跳进海水中把船只绑在礁石上。”

“不要……”

“没有别的法子了。”

徐天将一根绳索系在了船尾上,纵身跳进了海水中。在船上的感觉可能还不是那么明显,等到了海水中,他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水流的快速流动,有着一种强大的牵扯力。徐天不敢怠慢了,将元气都击中了起来,跟游鱼一般快速地往后游动。

终于,让他看到了一块礁石,立即将绳索绑在了礁石上。一瞬间,绳索顿时绷紧了,他这才快速地游回去,跳到了甲板上,喝道:“怎么样,大家伙儿没事吧?”

辛芷若摇着头:“我们没事。”

船就跟定在了海面上似的,但还在摇晃着。一旦绳索崩断了,或者是船尾的钩子坏了,船只将再也没有停下来的可能。辛虎丘和唐静斋、胡三太爷等人都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厉害,别说是封印阵法了,他们想要靠近漩涡都不太可能。

徐天沉声道:“我自己进去看看,你们在船上等我。”

“不行,咱们一起去。”

“现在不是说计较的时候,时间紧迫,我能御剑飞过去。”

“可是……”

怎么说也是一起来的,既然帮不上什么忙,他们还过来干什么?几个人正在这儿争执的时候,就听到“嘣”的一声响,绳索断了。在海水的带动下,这艘船就跟离弦的箭矢一般冲向了漩涡。这一刻,就算徐天和胡三太爷等人有通天之能,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船只往前蹿腾着,没有任何的法子。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辛芷若有些惊慌,一把抓住了徐天的胳膊。轰的一声巨响,连人和船只终于是被卷入了漩涡中。四面八方全都是高速旋转着的海水,他们的头上还有一片圆圆的天空。渐渐地,天空越来越小,终于是彻底地消失不见了。

漩涡还在旋转着,船被吹得七零八散的,人也一样被吹散了。

徐天想抓着纪纤纤,可纪纤纤距离他挺远,他的手只能是紧紧地抓着辛芷若了。他又想用神识扫视周围,可是他的神识刚刚释放出来,就让漩涡给绞碎了。没有时间概念,没有方向感,任何的反抗和挣扎都是那么的徒劳无力。这样持续了也不知道多久的时间,轰鸣的一声,徐天紧紧地抱着辛芷若,翻滚了出去。

他的身体终于是着地了,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周围空荡荡的,好像是有两间房子大小的空间,只有他和辛芷若,却没有看到其他人。这个空间的四周全都是海水,就跟在海底世界中似的,那些鱼儿在外面游动着,就这么被隔离开了。

辛芷若看得目瞪口呆,问道:“徐天,咱们跑哪儿来了?”

“我也不知道。”徐天苦笑着,他的神识扫视出去,除了海水就是海水,别的什么也看不到。

“我爹和纪姐姐等人呢?他们怎么没有跟咱们在一起?”

“可能是被漩涡卷到别的地方去了吧?”

徐天不敢去想那么多,这个地方好像是有人居住过,还有桌椅板凳、床什么的。在四边的角落摆放着几颗夜明珠,将这儿照映得通明瓦亮的。徐天来回地走了两圈儿,也没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辛芷若伸出手,轻轻地触摸海面,海水竟然还微微荡漾着。手可以都伸进去,抓到海水中的鱼儿,但水就是没有渗透进空间中。这种地方……也太神奇了吧?辛芷若都忘记了害怕,问道:“徐天,你说我能不能跳进海水中去?”

“你别乱动,我跳进去试试。”

“小心。”

徐天嗯了一声,几乎是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走进了海水中。他的浑身上下顿时让海水给浸透了,那些鱼儿被惊动了,立即跑到了一边去。他又跳回到了空间中,身上还是湿的,双脚站着的地方都有了一滩水。可是,海水一样是没有渗进来,看得徐天也愣头愣脑的。

看来,这应该是在海底的一个地方,也不知道有多深。

辛芷若问道:“徐天,我的身上有氧气瓶和潜水服,咱们看不能游出去。”

徐天点了点头:“好,咱们到海面上去看看。”

两个人跑出空间,快速地往上游。这样游了一段距离,头顶上的海水就形成了一个漩涡,将周围的海水都给带动起来了,面积极大。他们要是再往上游的话,就还得再次落入到漩涡中,不知道会被卷到哪里去。

看来,这是出不去了。

两个人都有些丧气,又回到了空间中,浑身湿漉漉的总不是法子。徐天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来了木炭和火盆,点燃了篝火。空间中顿时暖和起来了,徐天将衣服裤子都给脱了,挂在了架子上,在那儿烘烤着。

“辛芷若,你也把衣服脱下来烤烤火吧。”

“啊?我……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我这儿有。”

徐天冲储物戒指中摸出来了一套女装,丢给了辛芷若。

别看之前,辛芷若跟徐天发生了关系,可当时……她是把他当成了陆冠雄啊!每当回想起这事儿来,她都是又气恼又羞窘,都不知道怎么再去面对徐天了。不过,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对徐天再也恨不起来了。

现在,跟徐天独处一室,当着他的面儿脱衣服,她就感到脸蛋儿一阵火辣辣的滚烫。没有去照镜子,但是她也能想象得到,肯定是红到了耳朵根。

徐天还是挺心细的,又摸出来了一个帐篷,放到了地上。这回,辛芷若可以进帐篷里面去换了。她都没敢去看徐天,抓着衣服就钻了进去,耳边传来了徐天的嘟囔声:“看又看了,摸又摸了,亲又亲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