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修真强少 >章节目录第1116章 威严
喝了水,又吃了粥,大阿爷和赤力的精神恢复了不少。

徐天怕他们的身体再有什么异样,又从小参那儿弄来了两滴参汁,给两个人喝下去了。小参委屈得不行,自从跟了老大,一次又一次地割它的身体,一点儿也不顾及它的感受。

石皮焰上下蹿腾着,骂道:“小参,你要是觉得委屈就赶紧滚蛋,有我照顾老大就行了。”

“凭什么你让我走,我就走?我愿意跟着老大。”

“你愿意?我告诉你,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既然我是先来的,你要是不走的话,就得什么事情都听我的。”

“放屁!”小参冷笑道:“我什么要听你的?你……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告诉老大去。”

“随便你,你去告诉啊?”

石皮焰的火焰更盛了,外焰都散发着一种黄金色的光芒。怎么说它也是七十二天地异火之一,那是于天地同在,于日月同辉的存在。是,排名老末了,那又怎样?跟它比起来,小参的千万年修行,还真的不算什么,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一瞬间,小参当即就蔫儿了,连忙凑了过去,陪笑道:“石皮焰……哦,我往后叫你火爷,或者是焰爷都行,我刚才就是心口一说,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哼,什么火爷,焰爷的,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这样,你往后就叫我大哥好了,你是我的小弟。”

“是,是,我往后肯定听大哥的话。”

小参点头哈腰的,心里都要哭了。什么叫你看上去有那么老?你压根儿就是一簇火焰,连个人模样都没有,自己至少有胳膊有腿,看上去是个娃娃呢。不过,它真怕石皮焰一发飙了,一把火把它给焚化了,那它可就得不偿失了。

算了,这笔账先记着,往后慢慢算。

徐天的心思都放在了大阿爷的身上,也不知道小参和石皮焰闹出了什么事情。不得不说,参汁确实是厉害,服下了没多久的时间,大阿爷和赤力就恢复如初了,一扫之前的颓废和阴霾。

徐天问道:“大阿爷,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吧?二阿爷走的时候,让任屠和十几个犯人在这儿看守着。咱们得想办法摸进去,把他们一个个都给你收拾了。”

“还摸进去干什么?打进去就是了。”

“啊?这个……”

“不就是一个任屠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走。”

不愧是审判者的大阿爷,还真不是一般的霸气。

徐天嘿嘿道:“大阿爷,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们从正门出去。”

龙牢的大门是从外面打开的,一旦锁住了,任何人都甭想出去。如果能从正门走,当然没有必要钻地洞了。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才敞开着。大阿爷这一辈子都行得正,走得端,当然不想低头做人。不过,他和赤力也想知道,徐天是怎么让他们从正门出去的。

这事儿也简单!

徐天要是用石皮焰的话,一下子就能将大门给划开了。可是,那样就破坏了龙牢厚重的大铁门,显不出来手段。等走到了门口,徐天的元气融入到了锁芯中,咔哒的一声响,门锁就打开了。

一道,两道……连续地过三道门,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在门口的四个犯人见大门突然开了,还有些纳闷儿。他们刚刚把脑袋探过来,赤力抡圆了金刚降魔杵,直接将一个人的脑袋给打烂了,他跟着又扑向了另外的一个人。徐天的脚步闪动着,弯刀也跟着劈了出去。

说实话,这四个犯人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一则是没有任何的心理防范,二则是赤力和徐天的修为也都相当精深。这么一照面儿间,赤力就将两个人给撂倒了。等到他转过身来,就见到徐天好整以暇地望着他,在徐天的脚下也躺了两个人,都是一刀毙命。

赤力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盯着徐天看了又看的:“徐天,你很不错。”

徐天耸着肩膀,嘿嘿道:“也不行,喝多了也吐,看到美女也迈不动步。骑着摩托车,要是开猛了也敢上树。”

大阿爷瞪了眼徐天,笑骂道:“油嘴滑舌。”

可能都是姓徐的缘故,大阿爷看着徐天是越看越顺眼。唉,只可惜他的儿子跟儿媳妇私奔了,这么多年都了无音讯。要不然,他的孙子应该也有徐天这么大了。大阿爷叹息了一声,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是想想了。

四个人往前走着,沿途那些站岗放哨的人看到大阿爷,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都不敢吭气了。

大阿爷哼道:“张望,你不认识我了?给我过来。”

那站岗的人赶紧跑了过来,紧张道:“大阿爷,我……”

“之前的事情都是二阿爷干出来的,我都可以既往不咎。我命令你,现在就去把审判者的人都召集起来,快去。”

“是。”

张望打了个立正,立即跑进了一边去房间。没两分钟的时间,警报声就响起来了,响彻了整个大湾村。从明处、暗处,跑出来了几十个人,见到大阿爷的时候跟张望的反应是一样的。他们都没敢吭声,立即排好了整齐的队伍。

这么多年来,大阿爷的威严已经在每个人的心中根深蒂固的了,什么都不用说,只是咳嗽一声就能把他们给吓尿了。如果不是大阿爷被困在了龙牢中,他们也不可能听从二阿爷的差遣。既然现在大阿爷回来了,自然还是以大阿爷唯命是从。

大阿爷扫视了这些人一眼,就跟两把刀子在他们的面前闪过似的,喝道:“你们都给我端好枪,跟我一起去灭掉了任屠。”

“是。”

“走!”

这些人跟着大阿爷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一栋楼房前,任屠和手底下的十来个犯人还在房间中花天酒地的,听到警报声,一个个也都吓了一跳,立即从房间中跑了出来。而此时,他们的面前已经聚集了几十号人,每个人都端着枪,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大阿爷哼道:“任屠,你行啊,把这儿当成了你的家是吗?”

“大阿爷,你……你怎么从龙牢中出来了?”任屠也吓了一跳,顿时都醒酒了。

“哼,你们现在就给我回到龙牢中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你……你以为你是谁呀?”

任屠咆哮道:“兄弟们,难道你们愿意在暗无天日的龙牢中过一辈子吗?每个人都给我抄起家伙,咱们跟他们拼了。”